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信邦】武力值论攻受

新手上路,不懂规则有,业务不熟练有,ooc有,排版不对有,乱来有,脑洞大开有,总之,该有的有不该有的没有,错,反了,不该有的没有,该有的都有,好像哪里不对?算了,以上

『正文』

要说韩信和刘邦是怎么认识的,说来都是巧合,本来嘛,乖乖好学生和地痞流氓混混是怎么也合不到一堆去的,八竿子打不到一撇,两人的作息时间都是错开的。所以说,缘分,那是注定,你在合计,都比不过巧合二字。

韩信是在一个下雨天看见的刘邦,在那之前,他只听过刘邦的名号,毕竟对方的事迹在校园都传遍了。在路过一个小巷的时候,本来不太在意周围的动静的韩信不知为何听到巷口传来的打斗声,心里忽然一动,然后他就看见了一抹亮眼的紫色。缘分有时候就是来的莫名其妙。

在很久的以后,紫色仓鼠球笑眯眯的问,如果当初他没有走过那条路,没有经过那个巷口,没有好奇的去看一眼里面的场景,他俩将会如何。

回应他的是红发将军极其认真的眼神,他看着面前痞里痞气的人,突然凑近,在某人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亲了他一口,然后趁刘邦愣神之际,他一字一顿在他耳边说,“没有如果。”

其实韩信自己也想过,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巧合,他还会不会和刘邦在一起。要是没有碰见过这个人,红发将军扫了一眼趴在身边毫无形象边啃零食边玩游戏的某人。对方就算玩游戏也不安分,一条腿斜横过来压在他身上,宽大的体恤也不知什么时候被蹭了上去,露出线条优美的腰线。认命的把不修边幅的某仓鼠球摆正,红发将军在心里默叹一口,也许他真的会和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平平淡淡过完一生。其实,当初就算他和刘邦在一起了,也没想过和对方过一辈子,毕竟,一辈子太长,时间又是最难以估摸的东西,意外随时会发生,没人能保证下一秒的事。他和刘邦之间从来没许过承诺,两人在一起太过自然,自然到分开仿佛也是一件简单的事。

“在想什么?”打完一局游戏,扭脖子的时候刘邦总算发现了自家将军有些不正常。

韩信怔了怔,很快回神,“啊,没什么。”

这么明显的敷衍,仓鼠球显然不乐意了,他不开心,他身边的人自然不会好过。就目前而言,仓鼠球身边……只有一个无辜的将军。

“停……哈哈哈,停!……唔,哈哈哈哈……”

被韩信压在身下的刘邦心里直骂娘,明明是他想要折腾对方,却反过来被他折腾。

猛然间他突然想起和韩信的初遇,下雨天,小巷事发点,情节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英雄救美,当然,刘邦不是那个英雄,他被一群人围殴。直到那个时候,他才理解了前辈们说的话,高手在民间,可不是,乖乖学生里也有武力值高的离谱的。

但打死刘邦也不会承认他那次被韩信救了,就算对方不来他也可以把那一群人撂倒,只是会狼狈一点而已,某人就是如此的死鸭子嘴硬。

不过傲娇嘛,理解理解。

然后刘邦开始后悔自己的这招,但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的。

于是,“韩信你敢不敢让我一只手。”

某君主就是如此的厚脸皮,如此的理直气壮。

韩信:……

“卧槽,为啥你一只手也……真变态。”话说到半路,刘邦觉得自己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拐了个弯,胡乱骂了对方一句。

韩信:……这没什么,仓鼠球疯了,艹一顿就好了,如果一顿不行,那就两顿。

有时候攻受就是这样简单粗暴分出来的,当然,这两人早就生米成熟饭很多年了,当下不过是更坚定韩大将军的地位不动摇而已。

完事后,不对,划掉,两只打闹完,趴在床上休息。贼心不死的刘邦转了转眼珠子,用手捅了捅躺在身边的红发将军。

“喂,要不,把你两只手都绑着?”

什么都别说,提枪,直上。

――――――
唔,第一篇,见谅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