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信邦】想不出标题(中)

传说中面目全非的童话故事梗,然而至今未出现
人鱼形态邦哥,无属性人鱼,也就是传说中的,〔划掉〕雌雄同体〔划掉〕,其实就是可以生孩子的雄性人鱼,咳咳,不对,算了,就当这样
至于跳跳嘛,就是个正常人(说的好像有谁不正常一样,无语望天.jpg)
人物ooc,虽然只有两个人,哦,其中一只还是鱼
又是一通胡扯

以上

“阿爸,人鱼是生活在海里的吗?”小小的红发少年仰头看向自己的父亲,棕色的眼里除了疑惑,还有隐隐的兴奋。
望着全心信赖自己的天真无邪的儿子,男人微微叹了口气。他是改造人鱼,而改造人鱼,代表着生物之中,雌性的那一方。世界在人类恣意妄为中面目全非,自然规律被打破,世界命运被改写,在那一场几乎被毁灭的灾害里,极少数人存活了下来,而在那些人中,没有女人。
没有女人就没有后代,几个幸存的科学家极近可能的去研究去思考,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一度陷入绝望,也许是人类还没到灭绝的时候,也许是生命的奇迹,总之,将人类改造成人鱼这个做法不知在何时在何地出现,在第一个生命诞生的时候,待人们反应过来之时,那些研究的科学家早已消失不见。就这样,人类得以苟延残喘,但这毕竟不是万全之法,人类改造的人鱼身体太弱,孕育率极低,生出的婴孩又很脆弱,因为这些原因,人类堪堪维持着不灭亡的底线。
他儿子所说的人鱼,应该是传说中的自然人鱼,海洋的王者,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一类生物。
“是啊,但那终究……”最后的话没有说全,男人揉了下儿子的头顶,眼神不由自主的涣散开,显然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
那终究只是个传说罢了,心中最美好的幻想。
韩信还想问些什么,但看到自家阿爸的脸色,他很聪明的选择了闭嘴。
但是还是很好奇啊。
想到今天误打误撞碰见的东西,韩信晃了晃脑袋,一股脑从男人腿上爬下,兴冲冲的冲回自己的房间。
走路不看路的后果是额头上一片红,韩信撇起嘴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在看到挡住自己去路的人后,脸上的委屈立马收敛,身体不自觉挺得笔直,他板着一张脸,仰头和对方问了声好,“父亲。”很尊敬很严肃的语气,丝毫看不出之前的调皮样。
被称为父亲的男人点点头,随意瞥了他一眼,侧身让韩信过去。
“下次走路不要这么冲。”
结果还是在路过的时候听到自家父亲的警告,韩信苦着脸应了声是,待走到男人身后,他快速回头冲男人做了个鬼脸。
房间的门“砰”的关上,韩信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半晌回不过神。男人错愕的表情不断在他脑海闪现,而韩信没有看到的是,被关在门外的父亲露出的淡淡的笑容。
他往这片海域跑了将近三年,每次只要有空,他就会来到这,希望好运能够再次降临。可是,命运之神似乎不希望他梦想成真,除了那次的巧遇,他再也没有看到过那抹惊艳的身影。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短,但对一个成长中的人来说,足够他从小孩成长为一名少年。孩子都长的快,韩信也不例外,彼时他还只是个在阿爸怀中撒娇任性的孩子,现在,少年的身形拔高,红色的长发被他扎成一束绑在脑后,一身军装衬得少年无比精神,脸上的神情更是严峻肃穆。
明天,他就要离开这里,离开他熟悉的一切,去往最危险,也是每一个人必须去的地方。在那之前,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自己的未来是那么的模糊不可见,身处迷雾中的自己,只期望着,在陷入囫囵之前,见一见自己牵挂了三年的身影。
但他注定失望,这片被人们认定为最危险的海域,同往常一样,安静的可怕。
站在尽可能离海近的礁石上,海风吹起韩信长长的红发,如火的烈焰在身后飞舞飘散,手上的帽子被吹的猎猎作响。
就这样,韩信一动不动的在那站了很久很久,少年的身躯还很单薄,但强风之下,他岿然不动,完全不把这可以吹起人的风放在眼里。他静静的巡视海面,一遍又一遍,一丝不苟的,一寸寸,一点点,不放过任何动静。
没有,什么都没有,除了被风吹起的海浪,韩信一无所获。
“是你!”
韩信眼中瞬间迸发的光把刘邦吓了一跳,不过他好歹也是活了很多年的人鱼,眨眼的瞬间,他的脑海里想出了一个好玩的点子。
既然来了,就好好的玩玩,要不然,怎么对得起千幸万苦把他送过来的人呢,想到这,刘邦眼中闪过一抹伤痛,那些人鱼为了他,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可是他却不能为他们做点什么,更不用说回报了。
韩信时时刻刻注意着这条紫色的人鱼,眼尖的他自然没有错过刘邦眼中的情绪,但他没有多说,只是抱着对方一边听工作人员交代的注意事项,一边往人鱼中心外走。
“喂,我饿了,要吃东西。”
宽大的尾鳍毫不留情的拍在韩信的小腿上,不设防的韩信一个趔趄,差点没扑到刘邦身上。
恶狠狠瞪了对方一眼,韩信稳住身形,理都没理对方,继续为刘邦上药。
鬼知道这条人鱼为什么这么不安分,明明是条人鱼,想到自家的阿爸,又对比了一下浴缸中的这条,韩信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这条人鱼一定是变异了的。
距离接手刘邦的日子过了仅仅三天,韩信却从头到尾重新将刘邦认识了个彻底。撇开最初的乖巧,在刘邦把韩信家逛了一遍之后,这条人鱼就开始肆无忌惮,吆喝韩信做这做那不说,做完了还一个劲叫嚷着韩信做的如何如何差,要怎么怎么改,自己却像个大爷一样坐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喝着韩信倒的茶,吃着韩信洗好削好的水果,看着韩信打开调好的电视,指挥来指挥去,乐得看韩信累的半死不活。
好在韩信脾气好,被他这么折腾也没多说什么,最多认为这条人鱼在家被当宝贝一样宠着,习惯了全心全意的照顾。
然而,韩信还是太天真了。第一天,刘邦把韩信折腾的晚上沾床就睡,第二天,情景重现,韩信也就在心里诽腹了几句。可是第三天,韩信简直欲哭无泪,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传说中娇娇弱弱的人鱼会和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去干架,而且看对方表情,绝对是自家这条人鱼招惹了他们,还不是一般的招惹。
所以说祖宗你到底干了啥?
当时韩信是这么问了,结果……差一点他也加入那群揍刘邦的队伍中。
你一条人鱼去调戏别的人鱼也就算了,还特么调戏的全是有家世的人鱼,还特么一个一个的调戏,你丫的脑子没坑吧!
韩信内心简直快成喷火龙了,可他还是凭着良好的教养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了下去,然后将刘邦拉在身后,压着对方很诚恳的一一给人道歉。
好在刘邦是条人鱼,那些人虽然有怒火但还不至于跟一条人鱼置气,在所有人的观念里,人鱼是很娇弱的,是需要保护的,所以哪怕他们做了很过分的事,也是很可能被原谅的,况且,刘邦将他们的伴侣逗的很开心,这些人看在眼里,倒也没有太为难韩信,道了歉,事情便了解了。
可是韩信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刘邦,对方给自己招惹了这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说,还害得他担惊受怕,这口恶气不出,韩信自己都觉得对不住自己。
回到自己住的窝,韩信冷着个脸刚准备跟刘邦谈谈,哪知还没想好台词,手上的衣袖被轻轻扯了扯。
转过头,猝不及防看见眼含泪水的人鱼,刘邦精致完美的脸皱在一起,似乎很难过。
“我错了。”
他委委屈屈嘀咕了句,似乎不敢大声。
韩信耳尖,听到后愣了一下。
一股气愣是没发出来,他深吸一口气,手放在刘邦柔软的头发上,死命揉了几下。
对方乖乖任他发泄,还好死不死微眯起双眼轻轻蹭了蹭他的手。
得,这火是完全熄了个彻底。
韩信无法,只得任劳任怨安置好刘邦,拿出房里许久不用的医药箱,帮对方上药。
――――――
tbc
本来以为昨天可以写的,没想到,陪人去王者峡谷溜了一晚上,果然是我太天真
另,为什么没完,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多啊,明明来这儿就是想试试短篇,好委屈哦(自说自话.jpg)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