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信邦】想不出标题(下)ⅰ

这节会有点点良邦,当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反正,我觉得他们两个是纯基友关系,不听反对意见,我就是这么认为的_ (:3」∠)_
这是真人鱼梗,所以此节be,嘤,好想直接be哦

以上

阴森潮湿的洞穴,恶心粘腻的海洋生物,紫发小人鱼厌恶的皱起眉,小心翼翼避开这些东西,向着更深更暗的地方游去。
“小公主光临寒舍,请问有什么需要良的吗?”冰冰凉凉的声音突兀响起,正在打量四周的刘邦一个激灵,下意识往前游了三米。
金色的如阳光般的发和黑暗的海底格格不入,柔和俊美的容貌更是和传闻中邪恶阴险的海巫相差甚远,刚成年不久的小人鱼可爱的歪着头,纯澈剔透的紫眸里写满了对这个温和的海巫的好奇和困惑。
“你是那个传说中喜欢虐待人鱼,然后被关起来,可以实现人鱼的愿望,但报酬高的要死,活了很久很久很久的阴险狡诈卑鄙无耻的海巫吗?”
活了很久很久很久的阴险狡诈卑鄙无耻的张·海巫·良嘴角抽了抽,他不断告诫自己面前这条人鱼是人鱼族最受宠的小公主,自己不能动怒不能发火。
海巫和小人鱼“深情对视”,面对小人鱼越来越古怪的目光,张良最终还是选择放弃,他深呼吸口气,还没等他想好要怎么说,某位姓刘名邦的人鱼脱口而出的话差点没把张良给噎死。
“海巫姐姐你长的好漂亮,做我的人鱼好不好?”
天真无邪的口吻,带着还没完全脱离孩童范围的脆脆的嗓音,小人鱼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一点调戏的感觉,漂亮的紫色眼眸一眼就可以看到最深处,可张良偏偏感受到了来自这条小人鱼深深的“恶意”。
手中的言灵之书蠢蠢欲动,浑身的灵力也开始躁动不安,一缕薄薄黑雾从张良的脚踝顺着裤角慢慢悠悠往上爬,又被他发现,不动声色的踩了下去。
见张良不理会自己,小人鱼瞬间不乐意了,他瘪瘪嘴,眼中泛起一层水花,“你是不是,呜……是不是不,喜欢我……呜呜呜……”
略带哭腔的声音乍然在耳边响起,听清对方在说了啥的张良沉默了良久。
“你别哭了!”等了半天也不见刘邦停下,忍无可忍的张良实在没心情维持他温和的表象,恶狠狠的说道。
哪知,对方哭声更大了,“呜呜呜……你居然凶我,明明说好做彼此的小可爱的,嘤嘤嘤……你居然还凶我……呜”小人鱼哭的惊天动地,泪珠不断在眼角聚集又瞬间融入海水。
张良左哄右哄也不见对方有停下来的意思,心一烦,手一甩,你爱咋办咋办,良不管了!
被无情抛下的小人鱼抽噎着抽噎着,突然发现身边没人了,他不安的动了动尾巴,小心翼翼的把两只手盖在眼睛上,手指悄悄分开,很快又闭上,如此反复几下,还是不见对方有什么反应,小人鱼伤心了,郁闷了,生气了。
然后,那就是一场灾难。张良做海巫做了那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鱼,千哄万劝,磕磕绊绊进行完所有应有的剧情。
终于将大麻烦送走,张·海巫·良摸了摸额头不存在的汗,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放下。
哪知,石头还没完全放下,而是狠狠的砸在了张良脚上,传说中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个,海巫,不,良良,你要等着哦,我一定会回来娶你的~~~”荡漾着的甜腻腻的话顺着海水飘荡飘荡,附近的鱼儿听到,抖落一层鱼鳞。
妈妈咪呀,这太肉麻了。
而张良,我们亲爱的海巫大大,已经摊在了自家的书上,生无可恋。
求问,作为传说中阴险狡诈卑鄙无耻下流的海巫,如何在被人鱼族最小的据言眼高于顶的掌上明珠告白之后,保持他原有的“高贵冷艳”的形象。
这大概是个世界未解之谜。
张良:我有句mmp一定要讲!
时间继续游走,每个人心中都有那么一份纯真的爱恋,就如小人鱼爱上落水王子,就如被人鱼救起的王子爱上在海边游玩的公主,误会的产生不是不能说话,只是不想而已。人鱼有人鱼族的骄傲,王子有王子的坚持,终究是一个人类和一条人鱼的差别,哪怕他不知道,但总是会下意识排外,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多么合理,又多么扭曲。
所以,当红发的王子在船上迎娶邻国公主的时候,小人鱼微笑着搭上了海巫略显瘦弱的肩膀,朝夕相处的人,再难过,也还是舍不得下手,这也许是他最后的善良。
“喂,我明天就会消失对吧。”人鱼紫色的眼眸依旧清澈见底,里面认真的意味偏执的让人心疼,可是个人都看得出他浑身上下笼罩着悲伤,偏偏那个他最关注的,红色的身影没有半点觉察,依旧亲密的揽着公主,俊男美女宛如一对璧人。
也许是不忍心,也许只是单纯的不想看到自己族人为一个人类伤心伤神,张良动了一点点手脚,两人携手离开大厅,居然也没一个侍卫拦着。
一把匕首,一个美人,在这种时候,刘邦竟然还有心情开起了玩笑,“如果我杀了他,你会嫁给我吗?”
张良蓝色的眼睛闪了闪,“不会。”毫不留情的拒绝,不给对方一点希望,明明他不会杀那人,还在做这种无所谓的假设。
言灵之书忠实的描述着面前人内心的想法,张良烦躁的翻了翻书,不管怎么翻,都是一样的内容,一样的结局。
“嘤嘤嘤~良良你不爱我了,居然,居然,不要我,我这么可怜,把他杀了的话,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你居然,这么冷酷无情的拒绝我,嘤嘤嘤嘤……”
人鱼装模作样的哭的伤心,眼神却时不时瞟一下白发海巫,饶是挑剔如刘邦,也不得不承认,海巫长的很精致,很俊美,可惜……
第二天到底还是来了,掐着时间过的感觉真的很糟糕,小人鱼坐在甲板上,长长的鱼尾一晃一晃的拍打着被自己调上来的海水。
人鱼都是海的子女,对他们来说,大海就和他们的母亲一样,每天畅游在母亲的怀抱,和母亲亲密接触,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幸福。而刘邦,生生斩断和大海母亲的联系,在陆地一呆就是一年。
“呵!”
站在他身后的张良发出意味不明的冷哼,刘邦诧异的挑了下眉,却也懒得再说什么。
这是他最后的时光,和母亲交流的机会。
百般哀求得来的好处自然得付出不小的代价,感受着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还有大脑一阵一阵的钝痛,刘邦也还是笑得跟没事人一样,只是如果仔细注意的话,还是可以看见他血肉模糊的双手和眼底隐藏的极深的难耐。
“哗啦!”船上的人鱼不见踪影,不远处的海面上也是一片平静,一切都好像只是下午在阳光照耀下的梦境,蔚蓝的大海,透明的浪花,金色的沙滩,还有一块礁石上,惊鸿一瞥,紫发神秘,紫眸通透,修长的紫色的鱼尾,看上去强壮有力,那是惊艳到极致的诱惑。
――――――
tbc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