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信邦】时溯

矫情絮语
时间流逝,停停走走,每个人都是个独立的个体,但我们总会和别人相遇
如果发生让你后悔的事你会怎么做,如果有个机会,你可以弥补,但是,当你发现了时间的秘密,溯而上流而下,我们不在一个时空,但我们却因此而相遇

两条时间线:一条跳跳的,一条仓鼠球的
西汉君主―双面君主―圣殿之光―德古拉
白龙吟―教廷特使―国士无双―西汉将军

借鉴某看过的梗,具体到底是哪个我也忘的差不多了,人物不改继续ooc,嘛

以上

西汉
西汉的那个皇帝再一次见到韩信对方已经换了行头,脸还是那张脸,但气质,感觉,包括头发的颜色,眼睛的颜色,全都变成了刘邦陌生的样子。白发红眸的某人似嘲似笑,猩红的眼眸目不转睛的盯着躺在床上的刘邦。那片艳丽深沉红色里,没有刘邦熟悉的笑意,没有他熟悉的情愫,更没有对方习惯性的宠溺。只剩下几口气的西汉皇帝,混浊的双眼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他昔日的爱将,他只是木愣愣的看着对方,看着那双眼睛那张脸慢慢靠近再靠近。直到两人吐息混合在了一起,刘邦隐约之间似乎闻到了某种诡异又独特的血腥味。
突然,他双眼猛地睁大,他听见了,这个他觉得万分熟悉又万分陌生的人在他耳边轻轻吐气。
他说,阿季,我回来了!
轰隆,世界崩塌,黑暗降临……

教堂
特使最近很焦躁,这是每个教堂的人都看得出来的事,可是虽然他们都知道,但没一个人敢上去凑这个霉头,不,其实还是有的,他们教堂的主教――天堂福音。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这个时间点应该工作的特使,主教内心的不安渐渐涌出,他不是没注意到这几天自家好友的不寻常,原以为应该没多大问题,过几天就好,可是这么半个月过去了,好友依旧这样,教堂每天的工作全都堆在他一个人身上――就算让特使去做,他也会把事情搞砸,主教懒得给他收拾烂摊子,索性全接了过来――可他也不是很闲,自身的事本就不少,还再加一份工作量。主教觉得如果好友再不工作,他可以考虑一下把这人踢出教堂。
循着好友可能会去的地方走一圈,主教总算在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前看见了那抹熟悉的背影。特使高大挺拔,常年在外征战使得他看上去比常人要强大许多,给人很安全的感觉。只是现在的这个特使,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窗前,阳光好像抛弃了他,没有给他增添一丝温暖,反而在这种对比下显得无比的森冷,这种不应该出现在光明神眷顾的教堂的情况,莫名让主教心中一跳。
“最近怎么了?这可不像你啊。”主教温和的嗓音打断了特使的沉思,轻柔的声音就好像一阵清凉的微风,抚平了特使面上的烦躁,但特使丝毫没有转变,他的内心,还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情绪,他不懂的复杂的情绪。
该死,特使心里暗骂一句,什么也没说,转身就准备离开。
主教好不容易逮到的机会哪会这么容易放弃,他以和特使一样快的速度抓住了对方,就好像他知道好友会落荒而逃一样。
“shit!”这回,特使是真的骂了出来。他用力的想挣脱好友的手,可是,却发现怎么挣都没用。心里纳闷这人力气怎么突然间大了这么多,装着心事的特使并没有注意到,好友另一只打着奇怪姿势的手。
大概是看准特使不会再逃,主教慢慢松开那只抓住特使的手,另一只手却没有动,他不过是提前预防一下。
“有事吗?”
等了半天也不见好友说点啥,特使等的不耐烦了,粗声粗气的问道。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虽然很想讲这句,但熟知好友秉性的特使还是生生将其咽了下去。
这恶劣的态度并没有触怒主教,他那万年不变的温和笑容悲天悯人,就像是神,心怀天下却又高高在上。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柔和的嗓音带着不易觉察的蛊惑,主教固执己见的坚持自己刚才的疑问,装作没看到特使要喷火的表情。
“我有什么事关你什么事?”
“我是你朋友,还是你上级。”气定神闲。
“那又怎样?”
“不怎么样,既然你不肯说,那让我猜一下如何?”
“不如何!”咬牙切齿。
“呵,你是因为十五天前来的那个人才这样吧。”虽说是疑问句,但其实主教已经把事情猜了个大概,只剩主角的肯定了。
特使的身体僵了一下,主教神色一动,继续刺激对方,“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那人应该是紫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睛,穿了一件紫色的衣服……他这是多喜欢紫色……”
回应主教的是特使快步离开的背影。
“重言~”
“都说了我不叫重言!我是教廷特使,我叫韩信,不是你口中的重言!”
抚了抚额,特使再一次强调,可他对面的那人就好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哀哀切切的重言重言的叫。
“重言,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错了……”
“重言,你别不理我啊,你理我一下好不好。”
“重言……”
被这人扰的烦,特使索性不理这个人,可是对方死皮赖脸,根本不知道不好意思这两个字怎么写。实在是不堪烦扰,特使心一横,直接忽略掉内心那细细密密绵延不绝的痛,他抿了抿唇,认真的看着这个缠了他大半个月的人,说,“我真的不是你口中的重言,而且我对你也没什么印象,我压根就不认识你,所以,你找错人了,知道吗?”
凝视着眼前人清澈的眸子,看着对方一字一句说着两人毫无关系的话,刘邦只感觉天地之间,只剩下这人,而他唯一的感觉,就是从心底传来的一阵一阵的,闷闷的钝痛,很沉很沉。
也许真的是他找错人了呢?他是真的这么想过,其实他一直没有告诉对方,他们两相遇不是在教堂,那是的他刚到这个世界,什么都不懂,一路上跌跌撞撞乱闯,在他最落魄的时候,就是眼前这个人救了他。当时他是很惊喜也很恐惧的,本以为只有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却不曾想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也一起过来了。只是那时的刘邦还不确定,世界上长的想像的人不是没有,而且换了个世界遇上长的和重言一样的更有可能,所以那时他没敢相认,既怕认错了人,更怕对方还怨恨着他。一个人躲在暗处偷偷跟随,有好几次快被发现,又险险避过。跟了十多天,越来越熟悉的感觉告诉刘邦就是这个人没错,于是他拾掇了一下自己赶紧跑过来,千算万算,刘邦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失忆了。
这算好还是算坏?
走的时候刘邦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也因此,他忽略了来自身后的,充满了探究和复杂的目光。

教堂
双面君主成了圣殿之光,在教堂肃穆宁和的熏陶下,他的人越来越温柔,性格却也越来越淡漠。
教廷特使在一次人物中失去踪迹,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只有教堂的那位圣殿,一头金发璀璨,双眼明亮而漠然,他笑着说,坚定的,温柔的,“他会回来的。”如此笃定,却让人莫名觉得悲伤。

忏悔室
圣殿恭敬的跪着,骄傲的头颅低垂,透过栅栏的光打在圣殿金色的发上,柔顺而耀眼,折射出天上最纯净的光。
没有人知道圣殿在忏悔室干了啥,就像也没人知道他掩映在阴影里的脸色是怎样,只是听世人传言,在不久之后,在教堂和恶魔的又一场战斗之时,天堂福音失踪不见,圣殿之光彻底堕入黑暗。

“喂,韩信,你知道吗,圣殿堕落了。”
听到李白兴冲冲的消息,正在练枪的韩信充耳不闻,一套行云流水的枪法打完,红发将军随手擦掉额角的汗,走到树下的石凳上,掏出丝帕,细细擦拭自己的武器。
李白被无视了个彻底,倒也不是很在意,他知道这人的性格,所以也只是走到韩信那,找了个位置坐下去。
“你刚刚说了什么?”
一边擦枪,韩信头也不抬问身边的人。
李白盯着某人看了很久,直到某人不耐烦的抬眼,他才忍着笑说道,“圣殿叛变了。”
“哦。”不咸不淡的回答,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起任何的波动,但具体到底如何,恐怕只有本人知道。
――――――
tbc
本来想一篇完的,但是,呃呃……突然断灵感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