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谁说国庆七天假

这大概就是对国庆的怨念?当然,不止是放假
人物ooc,迷之剧情(就是没有的意思),嘛
以上

国庆有七天假,这是国家规定,然而并不是每个地方都会认认真真实施这个,比如说――

长安城
皇宫
我们长安最公正最敬业的狄仁杰狄大人此时恭恭敬敬的跪在大唐女帝面前,稍长的刘海顺着微低的头垂下,隐藏了那双毒辣锐利的眼睛。
“狄仁杰,国庆要到了,那时长安前来旅游肯定会有很多,长安的安稳,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能做好的。”威严的声音里透着信任,女帝高坐在大殿最尊贵的椅子上,如是说道。
让我们恭喜一下狄大人假期的泡汤。
狄仁杰心里有千万句mmp要讲,然而面对女帝的皇权,他只能把憋屈埋在心底,万般无奈装出样子领命。
七天长假,大概是狄大人最苦逼的一段日子,毕竟传说中的放假出游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作为王者大陆最有特色的旅游景点之一的长安,在国庆这几天,更是人潮涌动,街上几乎很少有能够落脚的地方。这种时候,当然不缺那些有心人混入皇城,在暗处伺机而动。所以真要说,狄仁杰是非常不愿意在这么敏感的时期工作的,可是,女帝发话,就算他怎么不情愿,也还是要做。
再次为狄大人默哀一秒。
不过呢,作为皇城护卫的头头,我们强迫症晚期患者断案大师狄仁杰狄大人手底下还是有一批可以调遣的人的,比如说……
“元芳,国庆七天假你怎么看?”随手翻着下属递上来的卷宗,狄仁杰空着的那只手上,红色的令牌一上一下的抛着。
习惯性默默蹲在屋梁上的某密探小耗子童鞋突然被点名,头顶大大的耳朵哆嗦了一下,连滚带爬的从梁上挪到书案边狄仁杰跟前,“大人……”直接告诉小耗子,他要倒霉了。
果然,下一秒,某头顶一撮绿的强迫症大师一句话把小耗子的国庆糖葫芦计划掐灭在萌芽之中。
“元芳,国庆加班。”狄大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QAQ……”小耗子表示,惊喜来的如此猝不及防,他可以选择狗带吗?(狄大人表示,当然不可以,小耗子乖乖跟在主人身后就好了,要什么狗用的东西)
也许因为实在看不过眼某耗子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狄仁杰一向平静无波的眼里突然泛起涟漪,微微带上一点转瞬即逝的笑意,“呐,糖葫芦加倍。”说完,还揉了把自家密探毛绒绒的脑袋,两个存在感极强的大耳朵自然是重点关注对象。
“唔……”舒服的在宽厚温暖的手掌下蹭蹭,在听到狄仁杰说的话后,小耗子的眼睛唰的一下亮了。
“真的?”满怀期待的小耗子。
“真的,不过糖葫芦不要吃太多,会长蛀牙的。”对自家密探反应很满意的狄大人毫不犹豫的肯定,同时还不忘提醒一下对方注意控制自己。
什么叫做抓住敌人的弱点,狄大人这招,坑人于无形之中,对方还对他一点怨言都没有,不得不说,不愧是坐镇长安的断案大师,手段无人能敌。
等到元芳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乖乖拿着狄大人特别供应的小本本穿梭在大街小巷之间了。
如此,为元芳小可爱默哀三秒钟。(小可爱当然得时间长点对吧)

楚汉之地
国庆放假对我们的双面君主而言绝对是个不错的机会,至于是什么机会,社会邦哥说,不要剧透太多。
所以当西汉军师同时也是刘邦好友的张子房张军师看到某人留下来的纸条后,油然而生出一种西汉迟早药丸的感叹,尤其是这位声名赫赫的君主的字还是如此惨不忍睹的情况下,张良第一次认真思考自家后辈提出的建议。
所以,到底要不要跳槽?
而事情的主人公,我们的刘邦大大,此时此刻正惬意的搂着自己的“爱妃”――国士无双的韩信韩大将军,带着自己的一小簇护卫队,舒舒服服的坐在很早以前就备好的马车上,整个人如人生赢家般,意气风发志得意满。
“阿季,国庆过后不久就是中秋,我们不是应该呆在西汉举办国宴吗,突然的拉我去长安干什么?”一边顺着怀人乱翘的紫毛,耿直的韩将军没有想太多,等两人单独共处一室才找机会问出了一直存在的疑问。
马车里只有刘邦和韩信两人,在外面的仆从都是守规矩的,知道不该问的不问不该听的不听,刘邦没了顾虑,自然是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他把头窝进韩信怀里,自家爱人的怀抱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使劲往里拱了拱,刘邦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身子的重心一半压在韩信身上,一半搭拉在榻上,“你又不是不知道,每年都举办一模一样的国宴有多无聊,这次我们玩点不一样的。”能把国家大事当玩儿一样的,估计除了刘邦这位君主,也是没有别人了。
韩信头疼的扶了下额,他是越来越不懂自家君主的心思了,你说好好一中秋,不安安分分呆在自己的国家和臣民过,反而利用国庆七天的时间(?)跑到敌国去玩?想也知道这个时候长安肯定人挤人,更别提那里的守卫了,绝对比平时多几倍不止,然后他们再鬼鬼祟祟的跑过去,这到底是羊入虎口呢,还是自投罗网?
如此简单易懂的道理就是脑袋一根筋的韩将军都懂,当然,这里没有诋毁韩将军的意思,可君主难道是前天晚上脑袋掉地上了,为啥这么想不开。来自西汉军师的原话。
这大概就是史上最折腾国庆假,和最苦逼国庆假,让我们给良良点上一排蜡,毕竟每天处理国事什么的,对,没看错,就是每天,只不过在这个国庆,我们的军师大人又多了一个烂摊子要处理,帮那个心血来潮突发奇想的无赖君主善后。
真希望狄大人和他的下属能给力点,这样的君主,回不来算了。什么?你说还有一个战名赫赫的将军,韩信是啥,能帮忙处理国事吗?能帮忙管束一下君主吗?反正西汉和楚国之间的战争打几百年都是一样,韩将军干脆就当作陪嫁的卖掉算了。
良良大人威武!不过能把我们原本纯良无比的军师逼成这样,不得不说也是一种本事。不过军师的另一半也占了部分原因就是了。

长城边境
放假这种事情,在长城这样的边塞自然是不存在的,但是中秋,身为守卫队队长的花木兰表示,团圆的日子虽然不能回去和家人团聚,但和伙伴一起吃月饼赏月还是必须的。
然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长城哪里有什么月饼,更何况他们守卫军没有几万也有几千,周边他们通常采购的小镇又不可能一次性拿的出这么多月饼。
几个领头人合计了一下,最终决定由苏烈和铠购买原材料,至于做月饼这种活,则交给了百里守约。为此,花木兰还特意给百里守约放了个国庆假,让他这几天安安心心的做月饼,其他的事都不用管。
这大概是长城守卫军唯一一个有国庆假的人,可是没有一个人羡慕百里守约,五大三粗的糙汉子真心做不出来这种细致活,与其在厨房里倒腾,还不如幸苦点累点守卫巡逻。
“哥哥……”红毛小狼崽每日例行找哥哥,在房间院子巡视一圈没找到人后,突然想起前几天队长宣布的事情,所以说……百里玄策眯起眼,也许他终于可以欣赏一下哥哥做饭时的样子了。
以前哥哥都以厨房油烟味重不让他跟着,这次,做月饼可没多少味道。这样想着的百里玄策脚底生风,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自家哥哥穿围裙贤妻良母的模样。
嗷嗷嗷,很期待啊,虽然说以前躲在暗处悄悄看过,但这次不一样啊,这次可是光明正大的看,嗷~
激动的狼崽子轻车熟路摸到了厨房大门,业务之熟练可见一斑。
然后?然后我们的狼崽子成功失血过多而昏厥,据说,他被路过的兰陵王发现的时候嘴角还挂着可以称的上猥琐的笑。

“兰兰,玄策他……没事吧?”
被吓了一大跳的兰陵王戳了一下躺在床上的小狼崽,语气里颇有几分怨愤。
兰兰都还没帮他包扎过,真是便宜这崽子了。绝对不承认自己吃醋的兰陵王想到这,一抹红丝悄悄爬上他的耳朵。
“没事的,队长经常帮我们包扎,更何况,玄策他只是有点点失血过多而已。”大大咧咧的铠替没时间开口的花木兰解释,跟在百里守约身后的露娜一听,停下了准备靠近自家哥哥的脚步,默默的往门边移了移。

等花木兰把百里玄策拾掇好之后早就没看见兰陵王的身影了,不仅兰陵王,连铠和苏烈都不在。
看着屋内唯二剩下的两个人,百里守约注意力全在玄策身上,就算问也是白问。
“露娜,你哥哥呢?”
其实花木兰更想问的是兰陵王,但是,花木兰也相信,如果兰陵王真的要躲,没人能够发现他去了哪。
露娜还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研究百里俩兄弟,她一直很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亲人,守约和玄策就在一起成了恋人,而她和哥哥却各自有了恋人。不要误会,她既不对自家恋人有意见,也没有对自家哥哥的恋人有意见,虽然,苏烈真的不是她心目中嫂子的人选,或者是哥夫?
直到花木兰又叫了一遍露娜才从自己的思绪里回神,也许大概百里兄弟是魔种的关系,露娜不自觉比较她和对方的差别,得出结论的露娜一拍手,张嘴就给花木兰来了句,“大概是去找魔种了。”
花木兰:你认真的?

稷下学院
国庆节嘛,对于学生来说,放假是肯定的,当然,这不包括即将毕业的学生。
老夫子的戒尺拍的啪啦啪啦响,老师哪有什么假期,院长姜子牙这话说的理直气壮,说完之后,他就拖着行李箱据说去看自己远在海边失散多年的亲戚。
这可苦了还在学校幸苦上课的学生,好端端失去假期不说,上课的时候还胆战心惊,生怕老师一个不注意就把自己给拴树墩上,打人贼疼不说,偏偏在之后还得承受风吹日晒雨淋。没人敢说老夫子体罚学生,他们都是自愿凑上去接受教训的,更冠冕堂皇的说法,在这种即将迎来结业考的紧张时期,适当的锻炼有利于头脑保持清醒。
对此,鲁班有千万句mmp想讲,他不过是在上课的时候一不小心睡着了,在被叫醒的时候又顺手放了个炮,还是不小心炸到了老师。
这真能怪他吗?
被连续绑了三天的鲁班不想说话并朝空气放了个二技能。
没打中人,真的!

评论(5)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