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信邦】中秋礼物

嘛,中秋节也过去那么几天了,迟到的贺礼
传说中的文不对题,ooc有,剧情没有,副cp有,主cp没有(当然不可能)

以上

到了中秋,我们可怜的狄大人终于迎来他短暂的假期,恩,晚上一个小时的吃饭团圆时间。
“大人大人,刘邦君主说今晚中秋一起出去玩,你要一起吗?”刚回到家,狄仁杰就听见自家下属叫叫嚷嚷,语气兴奋的不得了。
一身官服还没换下来,狄大人就这样被拖着拽着去了长安街,恩,连喝口水休息一下的空闲都没有。
撇开累死累活只剩下一口气的狄大人,小耗子一点看人眼色的自觉都没有,兴冲冲缠着谈笑风生的刘邦,同时也果断忽视掉一边韩将军冷的吓人的眼神。小动物直觉什么的,密探警惕性什么的,那是啥,肯定没糖葫芦好吃!
而我们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刘邦君主,怎么可能注意不到自家爱人的眼神,但是,哼哼,谁叫这人昨晚上得罪了他,不让他吃点瘪,这人还不得骑到他头上去。撇眼瞪了紧跟在自己身边韩信,对上对方无辜的眼神又恶狠狠斜了他一眼,刘邦一只手隐晦的抚了抚自己的腰,顺手还掐了一把韩将军结实的腰身。让你也体会体会我的痛苦,西汉君主如此想到。
莫名被瞪了俩眼又被掐了一把的韩将军更懵了,他完全不明白自家君主在生什么气,明明该生气的是他好吗,每天看见自家爱人四处撩,男女不限,荤素不忌。哭笑不得的将军瘫着一张脸,垂在身侧的手却慢慢搭上身侧人的手,然后,十指相扣。
不管怎样,这人和该是他的。
正在拿糖葫芦逗弄李元芳的刘邦被韩信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怔,随即反手扣住对方宽厚温暖的大掌,面上没多大反应,耳根却微微泛起了红色。
就算是大街上人太多没谁会注意,就算两人的手有宽大的衣袍遮掩,但是这样大胆的行为,饶是刘邦脸皮比城墙还厚也禁不住羞赧。
不过,君心难测,韩信垂眼盯着两人相交的袖袍,一抹愉悦自眼底浮现。
这厢两人如胶似膝,那边狄仁杰可是没那么好过了,本来就只有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如今是休息也没休息,还得跟在别人身后当个亮光闪闪的电灯泡。偏偏自家这个蠢萌下属半点自觉都没有,要不是怕自家下属吃亏,他至于这么憋屈吗。
眼瞅着元芳快被这两无耻君臣拐到西汉去,狄大人终于是忍不了了,一把拉过顶着两只大耳朵的小少年,在刘邦两人诧异的目光下施了个礼,歉意道,“两位,我们还有要事在身,请原谅鄙人的失陪。”
“哦?可我听元芳说,他是您特意派过来给我们当向导的。”刘邦笑的跟个狐狸一样,紫色的眼眸眯起,卷翘的长睫遮盖了里面的神色。
这样危险的感觉,就算是自认阅人无数的狄大人也不禁抖了抖身体,好在他的官服足够宽大,这轻微的胆怯并没有被人觉察。果然不愧是和西楚霸王周旋多年的君王,想到自己服侍的那位对此人的评价,狄仁杰终是正了心态,严阵以待起来。
“别紧张,我们不过听闻长安中秋节热闹非凡,想过来见识见识,并无其他。”低沉的声音悄然传入耳中,狄仁杰微眯起眼,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竟是没想到,他的心思被对方看的这么透彻,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这两人的身份摆在这。得到他们的肯定,狄仁杰也懒得推辞了,虽说元芳确实是被他推举过来当向导的,毕竟这个长安城,没有谁比一天跑十几遍的密探更熟悉了,可元芳同样也是密探,探听消息收集情报的手段都是一流的,外表也足以迷惑别人。“既如此,元芳还是继续陪着你们,女帝那还需要我打点,就先告辞了。”再次拱手,狄仁杰逆着人流融入人群。
身后,刘邦跟韩信吐槽道,“这女帝也真吝啬,连放个假都不给。”此时狄仁杰还未走远,听到这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撞倒身旁抱着孩子的妇人。
关于狄大人如何劳心劳力于假期也殚精竭虑暂且不提,这边甩掉碍眼的一个电灯泡,刘邦兴致勃勃的拉着李元芳问东问西,什么长安的特色美食,什么中秋节有什么特殊活动,还有长安是不是真如传闻中的一样美女众多。东拉一句西扯一句的,李元芳被问的眼晕,但又不好意思回绝,眼见对方问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心里的警惕是越来越低,最后几近于无。
“元芳啊,你平时都做些啥事啊,听说你也是狄仁杰的手下,你这么小的个子,能做啥?”不经意的,刘邦这样问道。
李元芳生平最讨厌别人拿他的个子说事,可这人是西汉的君主,他不能得罪。小少年的脸瞬间垮了下去,魔种不是特别会掩藏情绪,他们更多的,是信奉力量。撇了撇嘴,李元芳随便的敷衍几句,而刘邦见对方兴致不高,也不再多说。
长安街是真的很热闹,尤其是中秋节这种传统佳节,各色各样的人齐聚长安,民间的艺人卖工艺品卖字画的小贩也在自己的小摊子前吆喝叫卖,街上人来人往,老人小孩,侠客才子,甚至是平日久居闺阁的少女,也在这一天被特许出来逛逛,看看花灯烟火看看胭脂饰品,又或许会碰上个如意郎君,在街头相遇,在长安街的尽头分别,再过不久,成就一段佳话。
三人行行走走,这里看看那里逛逛,可他们几人的样貌实在太过招摇,刘邦容貌俊美,气质雍容,韩信虽然一身肃杀之气让人忽略掉他本身精致的容貌,但跟在刘邦身边,韩信身上的气息不自觉的收敛,面部表情也是柔和的可以,单这两人其中一个足以吸引一大片眼光,再加上一个娇小可爱的小男孩,几乎是每经过一处都会引起混乱。李元芳几次欲言又止,都不知该如何开口,索性刘邦在逛了一会后终于意识到不妥,三人一合计,买了点东西回了客栈。
“重言……”
“重言。”
“重言!”
喊了几声,也不见对方回应,刘邦心里纳闷,转了个身,身后那张椅子上哪还有人,他又在房里晃了一圈,还是没有看见人。
等了很久很久,等到刘邦快睡着了,“吱呀”,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房内昏昏欲睡的人一个激灵,直起身,眨也不眨的盯着进屋的人。
看着他轻手轻脚的关门,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把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放在桌上,看着他慢悠悠的挪到床前。
“人呢?”房间里的灯早就熄了,黑漆漆一片,韩信在床上小心摸索半天,也不像是有人的样子,嘴里嘀咕了句。
这还没意识到呢,一反身,黑暗中,一双紫色的眼睛幽亮亮的,没把这位在战场上百战百胜的韩将军吓个半死。
“!”
“阿季,你怎么坐在这?”这话问的有点心虚。
刘邦翻了个白眼,当真对自家爱人的情商感到绝望,不过这也算是对方可爱的一面就是了。
我们不知道韩将军如果知道他家君主评价他可爱有何感想,但在此时,他的内心是极度慌乱的。
出了一趟门被抓包了怎么破?好不容易的惊喜快要变成惊吓了怎么办?
其实这很好办。如果对方是受,没有什么事情是压倒艹一顿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行,那就两顿。但如果对方是攻呢?好吧,假设不成立,我们亲耐的刘邦大大确实是受无疑,哪怕他很会撩。
所以,情商极低的韩将军,默默的回到他放东西的那张桌子面前,拿起盒子,以一种慷慨赴死的决心走到刘邦面前。
“阿季,中秋快乐!”
刘邦:……(我家爱人脑回路大概和普通人不一样,如此清奇,让我……受宠若惊)
end
――――――
真以为有礼物,那是不存在的,所以,肉也没有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