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信邦】时溯3

一直都很忙,各种乱七八糟的事,也不知道忙啥

想了很久还是得快点把这篇填完

这次算是以跳跳的角度,事情会变得不一样,一些细节因为时间久了,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想的了,如果逻辑不通请见谅

另外加了一些元素,大概能和君主的那条线连在一起……吧

还有终于有副cp了,比如吕婵,比如瑜乔(大概是真喜欢瑜乔这对吧,主要是……没有主要!),张良和虞姬真不是一对,只是没写揽着小姐姐腰的项羽而已,哇咔咔

新排版,不知道效果怎样

以上

两个人之间的联系可以维持多久,不算意外,不算离别。从出生到父母老去,从相识到再也不见,从一个眼神到一个转身。可对刘邦和韩信来说,他们之间太短太短,不止是时间上的差距,还有空间的错杂。

“你真的决定了吗?”

“就这样吧。”

到底是什么事让这人露出如此无奈的表情,其实都不用想,肯定和那人有关。李白微微叹了口气,属于狐狸的狡黠在这一刻是那么的无用,任何言语都是苍白的。

“不后悔?”即使知道答案也忍不住再确认一次,李白极其认真的看着好友,不错过对方的任何细微的表情。

“不后悔。”对方也同样认真的回答,眼里的光很坚定,对李白近乎逼视的视线不躲也不闪。

李白深紫的眸子闪了闪,又突然晃了下头,似乎对好友的行为有些不解。

过了许久,他迟疑的开口,“你……为什么……?”

没头没脑的问句,要不是对方和他真的很熟,恐怕也听不出来李白的疑问。毫不意外阅遍花丛的李白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的这个好友是撩妹高手不假,但那也仅仅只是撩罢了,一个恋爱都没谈过的傻子,还能指望他能问出什么高深的问题不成。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白痴”往往才能看清事情的本质,一句话道明问题的关键。但是,事情不总是想像中的那样简单,更多的时候,不是当局者迷,而是,旁观者未必清。

寒风凛冽,传闻中的斩妖台只有见到的时候才知道它的简陋,十方米的平台,周围寸草不生,寂静荒凉,和其他普通的地方没有任何区别,不管是谁经过这都不会认为这里有什么特殊。但,它的确是令无数妖魅胆寒的斩妖台,一个让他们望而却步的地方。

“不后悔?”李白最后一次问。

“不后悔。”没有一丝停顿的回答。

风起云涌,天地一片黑沉。

此后,妖界少了一位神勇无匹的白龙殿下,青丘的族长失了一个相谈甚欢的知心好友,人间的帝王再也没见过那条极肖自家将军的妖怪白龙。

浑浑噩噩,日复一日,他生于混沌之中,最后又归于混沌。然而,总是有未做完的事,就好像那日在迷途的黄昏,一道声音自虚空中来,陌生又熟悉,引发灵魂的颤栗。

不如归去……又何以维系……

真的可以离开吗?

不后悔吗?

空间被撕裂,他在废墟中醒来,在王朝的覆灭之时,见证一个朝代的兴起,惋惜一个时代的消亡。

曾经有人对他说,他是一个异类,本不该存在。

可真是这样的吗?

每当韩信产生这样的怀疑的时候,总有一个人,很轻易的就拨开了那层浓雾,投入进来的光并不强烈,但是对他来说足够了。

是的,够了,真的够了。

他的要求不高,那么说此生无憾也不为过吧?

他的……王。

风不知从哪吹来,凌乱了特使的金发,也迷了他深邃幽暗的眼眸。

有人划破虚空,撕碎了时空。

在一个不易被发现的角落,一抹黄色一晃而过,没人注意。

韩信说在一阵嘈杂中醒来的,周围很吵,熙熙攘攘的人影在他眼前晃动,这让本就不舒服韩信更加难受了。不过到底是上场杀敌的将军,韩信很快就冷静下来,沉下思绪,努力适应现在莫名的状况。

昏沉的感觉终于消下去了,韩信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柔软的锦被,简单的床铺,还有围在床边的人。

“快去通知神医,说韩信醒了。”一位身穿蓝色衣裙的女子对身后的人说道,那人一听,眉头皱了下,却也没说什么,在女子头上揉了揉就走了。

除了这位女子,其他人早在韩信睁眼的那一瞬间围了上来,每个人都是生面孔,每个人眼里都透着好奇,只是有些人藏的深,有些人写在脸上。

“嘟嘟,这次来的也是一位小哥哥。”身后背着个与身形不符的大扇子的萝莉仰头跟站在他身边的男子说。

穿着披风的英俊男子宠溺的拍了下萝莉的头,笑着反问,“难道婉儿不希望来小哥哥吗?”

粉裙萝莉低头认真思考了一下,左手拖着下巴,另一只手敲着脑袋,这是她最近跟别人学的动作,觉得好玩。

“唔……还行吧,只是想多来几个小姐姐一起玩,峡谷里的小姐姐太少了。”双手一拍,小萝莉自顾自的点了下头,那模样,看上去特别乖巧。

喂喂,你们这样旁若无人的聊天真的好吗?人家正主还躺在床上盯着你们呢。

到底这里还是有正常点的人,身穿绿色裙装的女子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站在她身边的白发男子探了下他的额头,冲女子点了下头。

“既然韩信已经没事了,那大家就先出去等着吧,在这里会打扰他休息的,更何况,这么多女孩子呆在这也不适合。”温柔的女声轻缓柔和,像森林里吹过的一阵风,舒缓着在场所有人的情绪。

很熟悉的人,但是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韩信仔细翻找自己本就混乱的记忆,然后惊恐的发现,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明明就在那里的,也隐约可见的,可就是怎么都碰不到,他身处记忆之流,用手抓住的,全都变成了空气。

后悔吗?

什么后悔不后悔?

迷茫吗?

哈哈,笑话!

想要找回记忆吗?

不!

失去记忆的感觉是那么的难受,可韩信一点都没有想要去记起来的想法。

只是刚开始的时候有点不可置信罢了,他这样想着,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韩信?韩将军!”外界的声音硬生生打断了韩信的思索,他偏头,看着这个被留下来照顾他的男人。

很眼熟。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他认识他。

“有事?”韩信问。

不知道为何,他对这人一点好感都没有,但却会下意识的回应。

张良张了张嘴,眼里的神色很复杂,他不知道该不该对这人说。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在沉思,他没多想就打断了,可是现在两人视线相撞,他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最终,张良还是选择了闭嘴,回忆起某人悲痛欲绝的模样,他想,这些事,还是当事人自己处理比较好。

“没什么重要的事,既然你累了,那就继续休息一会吧。”

到底是谁说的旁观者清,背过身的张良嘴边泛起苦笑,他们未必比他糊涂。

所以最糊涂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莫名其妙的人,这是韩信对张良的评价。

房间里终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韩信这时候才彻底放松下来,一双眼睛快速扫过屋内的摆设,不放过一点细节。

他没来过这。这在他睁眼的那一瞬间就知道了。

可是为什么会感觉这个房间很熟悉?

大脑再次像韩信提出抗议,韩信揉了下额角,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好像还不止一个。

总算知道了这里的情况,等韩信彻底好起来的时候,也到了王者峡谷一年一度的王者之战开始报名的时间。

“韩信哥哥,要一起吗?”小乔蹦蹦哒哒跑到韩信跟前,手里的捧花一甩一甩的,炫耀着她的甜蜜。在她的身后,一个身披白色礼服的男子紧跟着,脸上带着宠溺的笑,眼睛也是无时不刻不注意着他的小娇妻。

不久前,小乔和周瑜的新皮肤上架,而那几天刚好是乔婉的生日,两人身上的情侣装,就是周瑜送给小乔的生日礼物。

对身边充斥着粉红泡泡的情况,韩信早就把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这项技能练就的炉火纯青,不听不看直接无视,然而却怎么也忽略不了心中绵密的痛,像丝线一样的包裹着他,很不舒服。

身为峡谷里少的可怜的单身狗,长的不错即能打又能抗的韩信没少被那些八卦的女孩子游说,说什么峡谷这么多还单身的女孩子,韩信哥哥看上哪个了,我们帮你追。说到底,他们想让他融入这里。

可是这怎么可能,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不是这儿的人,可是呢,究竟是什么让他来到这里?

直到那一天,他在一场比赛中看到了一个人。

tbc.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