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信邦】剧情的不可违抗性

玩了一个晚上橙光游戏,突然想到这个梗

邦哥和跳跳相互暗恋,但是都不肯说破的那种,当然,邦哥说那是情趣,跳跳……那是蠢

话说在我这里的跳跳都是那种情商低且蠢的跳跳,咳咳,那也是攻气满满的跳跳!

嘛,介绍一下剧情,不算剧透,邦哥设计了一个游戏,没告诉跳跳……

以上

『恭喜玩家攻略西汉君主―刘邦,顺利走完剧情,获得物品―书《仓鼠的饲养法则》。』

emm……什么鬼?

韩信一脸蒙逼的看着面前慢慢消失的君主,一股莫名的情绪在他心中微荡。

他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这件事很重要,但是他好像……不太清楚过程。

所以结局是……

看着电脑屏幕上灿烂的烟花,韩信觉得,他,大概,似乎,也许,是成功了吧?

第二天

“怎么样?这游戏好玩不?”

走在路上突然被人挽住脖子,韩信下意识躲了一下。可惜,那人好像知道他的动作,手跟着一起往旁边挪了下,准确无误的攀上韩信的脖子。

“……”韩信沉吟了一会,推开刘邦搭在他背上的手,很认真的看着刘邦。

刘邦不明所以,“那啥,咳咳……”面对韩信越来越诡异的目光,刘邦不知道为啥脸有些发红,不过除了他自己,韩信倒是没觉察到,只是盯着他,似乎在组织语言。

“你那游戏……”

恩?游戏?

刘邦眼前一亮。

韩信这是发现了什么吗?

不知想到了啥,刘邦突然笑的有点贼兮兮的,眼里不怀好意的光一闪一闪的,想让人不发觉都难。

韩信右眼角跳了一下,继续道,“是不是有点问题?”

诶?有问题?他怎么不知道?

刘邦愣了会,心里有些失望。

还以为信信发现了啥呢?没想到……果然是迟钝的比钢管还直(什么破比喻)。

话说……韩信真的没发现什么吗?

具体的,还真不知道,至少刘邦从表面上看不出来。

“有什么问题?是不好玩?”刘邦顺着韩信的话试探。

右手拖着下巴,韩信想了会,摇了下头又点了点头。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鬼意思哦,重言你敢不敢再混乱一点!

“咳咳,就是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了?”刘邦不解,不是很正常的游戏吗?

韩信认真的瞅了刘邦很久,久到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刘邦都红了耳尖,才慢悠悠开口,“算了,信还是自己摸索吧,不劳烦君主了。”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emmm……韩重言,算你厉害!

再次打开那个游戏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了,那天韩信闲的无聊,逛某站的时候看见一个主播似乎也在玩这个游戏,好像跟他玩的有点不一样,但看上去又看不出什么区别。

怀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心思,韩信找到了被放在角落的游戏图标。

咔哒咔哒,双击打开,登录。

游戏界面依旧是那个笑的猖狂的紫发男人,同色的披风被风吹得烈烈作响,在他的身后,是群雄逐鹿,百万雄狮,只有他,站在高高的城墙上,俯视众生,睥睨天下。

系统:秦王暴政,秦二世残暴不仁,酒池肉林,苛税重赋,募役刑罚,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幸有陈胜吴广等,不甘为奴,斩木为兵,揭竿而起。然,世事难料,起义失败……(哇,编不下去了,自行想像吧QAQ)

跳过一长串的背景,鬼使神差的,韩信点开了存档。看着某个被特意隔出来的角落,韩信愣了会,他记得他好像没有存那个档,怎么……

也许只是看到选项习惯性的存了一下,韩信如此安慰自己,并强行转移了视线。

所以……是直接读档呢,还是重新再来,韩信不确定,如果他直接读档的话,说不定最后还是那个结局,但要是重来的话……想到一周前玩了近乎一天的游戏,韩信默默的忽略掉了这个选择。

因为是头一次玩这个游戏,又听从了某人的意见,韩信是看到分岔口就把它存档,也没有去管另一个他在看来让人不爽的选项是什么意思。

反正就是看着不爽,再来几次他还是不会选另一个的,耿直的韩信先生完全不知道存档的意义,所以你不会选另一个选项你还存个毛线球球的档啊!!!

先不管为啥韩信能够这么顺利的一路走到黑,啊呸,一路走到尽头,呸呸呸,划掉,能够顺利达成结局,虽然这个结局有点点奇怪,但是,我们还是得恭喜韩信先生,他的运气不错。

再看看坐在电脑前认真思考的韩信先生,恩,很帅,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丫点开结局干啥?!!!
是的,我们的韩信先生点开了那个犄角旮旯里的存档。
在梦游的韩信看着电脑,亮着光的屏幕上,紫发男子笑的温柔。

刘邦:重言,你愿意与我共赏这江山吗?

屏幕上,能选的只有两个,是or yes。

mmp,这游戏真大丈夫,确定是选择?

那天玩的时间太久,韩信玩到后来都是凭着直觉去点的,根本没怎么仔细看那些选项,现在看来……

默默的关了电脑,韩信掏来放在桌上的手机,快捷键拨号……

嘟嘟……嘟……

“喂。”

对方很快接了电话,想来应该是在玩手机,韩信挑了下眉,并没有开口。

“喂,重言?”

“……”

“喂?”

“……”

“不说话我挂了啊!”

“……”

韩信一直没有说话,刘邦似乎也不急,虽然威胁说要挂电话,可手机一直没传来被挂断的声音。

长久的沉默,电话两头的人都没说话,双方静静的听着对方的呼吸,莫名的有种温馨的气氛萦绕。

最终,韩信还是开了口,直到电话被挂刘邦还是一脸蒙逼。

“刘季你丫的有毒吧,还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做了这么长的一个游戏,你丫的是想玩死我呢,还有最后那个选项,那是选项吗?啊!你英语是数学老师教的吗?yes和是是两个意思?那以后你跟我说不要是不是还要的意思?啊?”

咳咳……那啥,我们什么都没听见哈,最后一句什么的……

话说,王者学校的英语老师……好像是露娜来着,韩信大大,你确定你这样说诸葛大大你们的军师和猴子不会来找你?

end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