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信邦】时溯4

讲真,脑洞开这么大,圆谎成了一个大问题,一个脑洞的填补往往需要一个更大的脑洞

太久没写了,画风突变系列,欢脱一节,往后黑暗向,预感be,高能注意

另,加设定,不同皮的性格会有变化的,但是……好像这个解释有点牵强(?),不过从前面还是可以看出来的……吧


以上


峡谷人人都知道国士无双和双面君主关系不好。准确一点,也不能完全说不好,只是每次看到他们两同时出现的时候,哪怕那两人之间相互看都不看一眼,在场的人都会觉得很怪异。

久而久之,峡谷里的人都下意识分开这两个人,如果两人真的碰到了一起,周围的人会尽量避的远一点,人为的隔出一个不存在的隔膜。就怕一个不小心成了牺牲品,虽然总是相安无事,但那种胆战心惊的感觉,神经和鲁班身上电线一样粗的花木兰都会膈应一把,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同样,白龙吟和伯爵的关系是公认的好,曾经就有人调侃,说匹配的时候千万不要碰上对面有白龙皮的韩信,如果真的碰上了,那千万祈祷伯爵有事,如果你真的很不幸,那么,记住最重要的一点――离跳跳远点,离跳跳远点,离跳跳远点,重要的事情说三万遍都不够啊,要不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知道什么叫离跳跳远点吗?不要那么简单的认为只是远离那只在整个峡谷到处跳来跳去的白龙,更主要的是伯爵啊,只要有伯爵出现的路,最好不要走,能绕道就绕道,不能绕道,闭着眼也要绕道,至于为什么……看看堆在蓝buff旁边草丛的尸体吧。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白龙那令人发指的癖好了。

传说中,龙十分喜爱闪闪发光的宝石之类,峡谷里的妹子,不管是有对象的还是没对象的,都收到过白龙送的漂亮宝石。帅气潇洒的白龙,武力值高不说,又这么会讨女孩子欢心,不少女孩子都对这位新来的伙伴有很大的好感,私底下,芳心暗许,犹豫着该如何表白。

然而,这一切被破坏的是如此的快。

那天,峡谷又出了一款新的皮肤,从那以后,白龙再也没有给峡谷里任何一个女孩子送过宝石。有人说,白龙找到了他的真命天女,也有人说,白龙对宝石失去了兴趣,改送别的东西。

只有住在白龙旁边的张良看的清楚,白龙哪里是对宝石失去了兴趣,他把他收集到的宝石全都送给了一个人,伯爵德古拉。

只是,身为暗夜之族的吸血鬼怎么可能会喜欢这些亮眼的宝石,强忍着摁死凑到面前的人的想法,伯爵“很理智”的把白龙和他的藏品“请”了出去。

大概就是这样,白龙自此“改邪归正”,一门心思花在伯爵身上,仗着自己腿长的优势,这里偷偷,那里抢枪,峡谷治安官苦不堪言,连带着密探的糖葫芦也少了不是一点半点。

于是,关于白龙的各种消息更多了。

比如,白龙不顾峡谷贤者庄周的意愿,偷走了他心爱的坐骑――鲲,害得庄周睡眠不足,连输多场对局。结果第二天,众人有幸看到长着绿色犄角的龙。

再比如,白龙偷东西的时候总是会被抓到,不是偷小乔扇子的时候被周瑜烤成龙串串,就是在偷安琪拉的书的时候,在安琪拉夫妻合力之下被烤成火龙,在或者是偷张良的书的时候被狗链子拴的动也动不了,成功率直线下降,几乎次次都会被抓。

再再比如,不知从哪传来的谣言,白龙其实和昭君有婚约,但他居然为了一个并不存在的宝石抛弃了她,想当初,这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来哪怕昭君求着他,白龙也一如既往,理都没理昭君一下。对此,我们的昭君小姐姐只是邪魅一笑,在往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敌方阵营有白龙,昭君必定蹲他。一场对决下来,白龙的死全和昭君有关,不是在路过草丛的时候被定住打死,就是在丝血逃跑的路上遇上满血满蓝的昭君。

然而,可怜的白龙并不值得可怜。

实在是他太可恶,很多人对他的悲剧乐见其成,要不然就连峡谷里最最温柔的甄姬说起他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更别提其他人了。

后来,还是伯爵出面制止了事情继续恶化,当他被带到那个熟悉的蓝buff身边的时候,伯爵的内心是崩溃的。

那种赃物就在眼前却没有发现的感觉是什么,而且他还经常经过这!

“阿邦~”

白龙笑的谄媚,小心翼翼的注意伯爵的神情。

伯爵抚了下抽痛的额角,撇过脸,懒得看白龙脸上的贱笑。

见状,白龙笑的更欢了。

阿邦没有讨厌他,真好。

脸上笑嘻嘻心里也笑嘻嘻的白龙自动无视周围一圈人怨念的目光,兴奋的围着伯爵转了几圈。

伯爵对白龙这种近乎白痴的行为第一次没有制止,只是微微勾起的嘴角还是泄露了他的情绪。

全程关注的张良默默的抬起了手,刚结好的印被另一只修长的手打乱,白皙的手被那只手握住,张良诧异的偏过头,撞进了一片蓝色的海洋。

诸葛亮不赞同的皱着眉,眼底是对张良的担忧,他冲这位西汉的智囊摇了摇头,另一只手指向他们对面的一个角落。

在那里,穿着凤求凰皮肤的李白淡淡的看着韩信,下一秒,他表情一变,几步冲到白龙面前。

这个时候,周围蓝buff身边只剩下伯爵和白龙。

在这之后,白龙和伯爵的关系好了不止一星半点。

峡谷里的人戏称这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单身多年的龙终于有了伴侣。这不,爱情傻龙又一次在对面野区浪的时候被抓,同一队伍的伯爵见怪不怪。

红色血光乍现,几秒过后,这位拥有这特殊技能的伯爵传送到了丝血的白龙身边,他顺手用了保存很久的治疗,血雾氤氲中,一把利剑划破空气,紧追着的几人瞬间被定住。两人配合默契的完成一场完美的反杀。

而再次被伯爵抛下的adc,在呆愣了一下后,被对方的上单找住机会。

“韩信!你再不好好打,信不信我举报你!”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想他好好的在下路和伯爵就快把对面的上单给耗死了,对面的中单和打野也被缠住无暇顾及这边,哪知道,白龙他居然故意放水!!!

mmp,哪来的妖怪。

看着白龙殷勤的围在伯爵身边,两人夫妻双双把家还,手挽着手一起打蓝buff,一起的队友只有一个想法。

快来个神仙把这两个妖怪给收了去。

当然,白龙和伯爵的实力还是很强的,不然他们的队友就不是说说这么简单了。

心累的打完一场游戏,不管是队友还是对面的对手居然莫名达成一致共识――把白龙赶出峡谷!

话是这么说没错,峡谷里的人还是觉得白龙和伯爵就保持着现在的关系挺好,毕竟峡谷就这么大,照以前那双面君主和国士无双的默契度,一天不碰上个两回三回那就不正常。可他们又确实……

白龙是在很久之后才意识到一件事的,之前没人跟他说,他也没有去特意问,不知道似乎在情理之中。

去tm的情理之中!

他敢打包票,刘季那孙子肯定知道这件事,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

国士无双其实对以前的事情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但是他也不知道为啥,只要看到那抹紫色的身影,他就控制不住的痛。细细密密的感觉蔓延四肢百骸,没有很强烈的感觉,但很难忽略。

压抑,悲伤,还有不解,愤怒,单单没有,恨。

他醒来那天看见的那个人,据说和他一样来自西汉,还是他的好朋友。张良和他说了很多事,他的忍辱负重,他的战功赫赫,萧何的举荐,君主的赏识。他没多大感觉,好像在听别人的故事。

张良见他无动于衷,只是默默说了句,“何必在意过去。”

说完,他就走了。

韩信一个人坐在床上,只觉得脑袋被铁棒狠狠敲了一记,眼前发黑,心脏被一双无形的手紧紧捏住,绞痛不止。

――――――
to  be  continue(莫名出现标签)

最近一直在准备考试,见谅啊见谅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