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策约】每天标题总是最难的

迟到很久很久很久的万圣节贺文,就差没到圣诞了

第一次主写策约,人物ooc,只能说尽量不偏

温柔小哥哥百里守约,任性嚣张弟弟百里玄策

讲真,骨科是大爱啊

不给糖就捣蛋!

以上





万圣节这天百里玄策他们还在上课。毕竟不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不放假似乎也理所当然。只是还是有不少人在这一天放松玩乐,学西方人庆祝的方式,彻夜狂欢。

很不幸,这天似乎是百里玄策的倒霉日,中午回家的时间被占不说,晚上还因为值日推迟了回去的时间。

等小狼崽赶回家的时候百里守约已经躺在沙发上睡了有一段时间了,晚归的孩子轻手轻脚穿过客厅,从卧室拿出一床毯子给自家哥哥盖上。

他放下书包,走进餐厅,餐桌上,果然又是一桌一点没动的晚餐。百里玄策无声吐了口气,试了下饭菜的温度,已经有些凉了。

看来,哥哥等了他很久。

本来百里玄策是要打个电话回家说一声的,但今天不知是小狼崽的运气不好还是八字与这天不符,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堆在这一天。

忍了一天情绪的人在看到自家哥哥安静的睡颜的时候平静了下来,可他抬眼又看到了百里守约眼底的青黑,和睡梦中也微拢的眉心。

狠狠的给某些人记上一笔,这只兄控晚期的小狼崽默默在心里盘算着如何去“报复”。

叮!加热的饭菜好了。

“唔……玄策回来了?”

迷迷糊糊的声音从餐厅门口那里响起,百里玄策收拾好脸上狰狞的表情,回过头给了自家哥哥一个灿烂的笑脸。

“恩,我回来了,哥哥睡的还好吗,等一会,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百里守约懒洋洋的应了声,揉了揉头发,又慢慢的伸了个懒腰,他的衣服因为睡觉有些凌乱,发皱的衬衫顺着他的手往上拉出一大截,露出精瘦柔韧的腰线。

看到如此美景的小狼崽眼里绿光一闪,舌头舔了舔嘴唇。

强忍着扑上去的冲动,他看着向他走来的哥哥,很莫名,“哥哥不去餐桌上坐着吗?”

此时,百里守约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他对自家弟弟温柔一笑,趁对方还沉浸在自己的笑容里的时候,接过百里玄策手中的手套,将人赶到餐厅外。

“还是你坐在餐桌上等着上菜吧,还有,我记得我有说过你不能进厨房的,玄策,要听话。”

等百里玄策从美色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餐桌前,隐隐约约,他好像听见了自家哥哥低声的嘟哝,“明明就是我做的饭,这样感觉好像是玄策做的一样。”

哥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啊,只有哥哥身边才感到放松的小狼崽日常对着自家哥哥犯花痴。而把饭菜全端上桌的百里守约对自家弟弟时不时抽风的行为早已无感,端着最后一盘菜――专为小狼崽准备的肉,轻飘飘慢悠悠的从小狼崽身后走过,期间还故意停了停。

对肉味异常敏感的小狼崽眼睛刷的一下亮了,他将头转向百里守约……手里的肉的方向,bulingbuling闪的目光,差一点点就控制不住口水的分泌。

百里守约满意的看来对方一眼,放下盘子,在那一头乱翘的红毛上揉了揉。

手感真不错!

哪怕再不喜,百里玄策还是顺从的被摸,毕竟是自家哥哥,要是别人,估计这个时候小狼崽的爪子已经抵在那人的脖子上了。

安安静静的吃完晚饭,两人难得的享受安静时刻,平常百里守约做饭的时候总是会来那么几个蹭饭的,毕竟是公认的大厨,铠曾经还说出五星级大师都没有百里守约做的饭好吃。

似乎是看出百里玄策的疑问,百里守约轻笑一声,“今天你回来的太晚了,他们来的时候,我还没开始做饭。”

原来是这样。百里玄策因为晚回家而郁闷的心情突然好了点。

等等!

哥哥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要回来的?

再次心有灵犀get到自家弟弟的想法,百里守约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的很开心,“就是你们班班主任啊,今天打电话给我我还以为有什么事呢。”

小狼崽愕然,班主任?兰陵王?高长恭突然打电话给哥哥干嘛?

被心里的想法惊了一下,百里玄策突然想到在学校值日后发生的事情。

他有些迟疑的开口,同时默默祈祷某姓高的班主任不要那么多管闲事,“那……他有跟你说什么吗?”

“没说什么,就是跟我说你今天值日会晚点回来。”

百里玄策松了口气,没说什么就好。

哪知百里守约的话还没说完,“还有,玄策你最近唔!……”

剩下的话没有再出口的机会,百里守约的嘴被自家弟弟用手捂住。

手心的触感柔软,小狼崽大大的眼睛眯起,眼底危险的光被遮住,他伸出舌头,缓慢的舔了舔嘴唇。

这么美味的哥哥,果然还是一点一点吃掉的好。

卡――

以上均属想像阶段,真实的情况

晚饭后,百里玄策被百里守约拖进房,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再次出来的百里玄策顶着臭臭的脸,很不高兴的模样。

至于为什么……

眼前的小狼崽已经没了往日嚣张的气质,身上的衣服换了一套,黑色的小西装穿在身上帅气又可爱,背后还披了件同色的斗篷。头顶乱翘的红发被扎进一顶宽大的帽子,脸上画了吸血鬼的装扮,尖尖的犬齿加上小狼崽别扭的表情,任何人看到了都忍不住把这个小吸血鬼抱进怀里好好揉搓一番。

其实百里玄策是不介意扮演吸血鬼的,尤其是这些东西都是他哥哥亲自准备亲自给他穿上戴上的,至于他现在为什么这么抗拒。

小狼崽狠狠的蹬了一下地面,皮鞋敲击地板发出清脆的声音。

为什么他要穿这种一点跟都没有的鞋子啊!

仰起头看向自家亲亲哥哥,小狼崽百分之百肯定,这个平时很温柔的哥哥此刻一定在心里笑他,别以为他不知道!

突然,他灵光一闪,兴冲冲朝自家哥哥勾了勾手。

百里守约顺从的低下头,毕竟自家弟弟逗一逗可以,要是逗过头了,那吃亏的还不一定是谁。

嘴唇被狠狠的咬住,百里守约吃痛的呼了一声。

小狼崽咬了一口就放开了对方,在百里守约看过来的时候还得意的扬了扬眉毛。

整装完毕,两人很快就确立了目标。

第一家,自然是他们的队长,花木兰的家。

“不给糖就捣乱!”

花木兰不愧是战场上的女将军,只是呆了一秒,她就反应了过来。

“哟,我当是谁呢,但是我家可是没有糖的,毕竟你们知道,我不喜欢吃糖,高长恭,他更不可能喜欢那种甜的东西了。”

双手抱胸,花木兰背靠在门口,一脸戏谑,“不过守约你怎么也学小孩子啊,还有这身装扮……难道是玄策给你弄的?”

百里守约:……

百里玄策:……

这件事的来源……还真不好说,虽然整个过程看上去像是百里守约逼百里玄策,但真的要追根溯源……嘛,我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总之,最后百里两兄弟没有在花木兰这里要到糖,走的时候还被提醒了一句不用去兰陵王那里了。

所以说,他们是应该感谢兰陵王在花木兰家所以不用多跑那么远的路,还是应该抱怨花木兰把他们拿到糖的几率又缩水了很多。

第二家,苏烈家。

其实百里玄策一直很好奇苏烈和铠到底谁上谁下,咳咳,这件事不能让哥哥知道。因为不管怎么看,苏烈不像是被压的,铠也不像被压的。所以他们……百里玄策想到了某个可能性,也许在今晚能够被证实。

事实证明,今天的确是百里玄策的倒霉日……苏烈家没有人,同样的,铠家里也没有人。

难道他们知道他和哥哥要来所以提前走了?百里玄策认真的思考这件事的可能性。

然而很快的,他的想法又被证明是错的。

苏烈回来了。

因为两人服装的原因,苏烈并没有发现百里兄弟。

“不给糖就捣蛋!”

猛地从苏烈背后窜出,百里玄策满意的看着苏烈手里的钥匙不受控制的掉落在地。他手刚搭上苏烈的背,下一秒,苏烈反手制住了他,把他抵在墙上,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

苏烈进了屋,从家里抓了一把糖递给百里玄策。

“你……”

百里玄策有些惊讶,在他的记忆里,苏烈似乎并不吃糖。

“家里有孩子,所以会准备些糖。”

百里玄策:!!!

十分了解自家弟弟的百里守约在百里玄策惊世骇俗的话即将脱口而出的那一刻避免了悲剧的发生,他捂住百里玄策的嘴,另一只手拖着他的腰,在苏烈诧异的目光下,用一顿饭挽救了自己的形象。

第三家,当然就是铠家里了。

看着百里玄策跃跃欲试的表情百里守约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他事先跟百里玄策嘱咐了几句,希望能让百里玄策冷静下来。

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铠的家门口多了一座雕像,百里玄策的头顶上也多了几个新出炉热气腾腾的包子。

等到铠把事情都解释清楚了,百里玄策还是一副不甘不愿的表情。他再三向铠确认俩男的之间不能生孩子后,在百里守约黑的像墨汁一样的脸色面前,很委屈的盯着眼自家哥哥,在无声的控诉。

百里守约简直被气笑。

他摘下百里玄策的帽子狠狠的蹂躏那头红毛,百里玄策更委屈了。

说好的做彼此的小可爱的,嘤嘤嘤,哥哥这个坏人!

顶着一张小正太的脸,百里玄策的年龄似乎也变小了,非要百里守约亲亲抱抱举高高。

无奈的百里守约在铠暧昧的笑容下,很羞耻的抱了百里玄策一下。

在最后,百里兄弟俩离开铠家里的时候,百里玄策偷偷把铠拉到一边,问,“铠,你和苏烈到底谁上谁下啊?”

这个问题至今还是个迷,百里玄策被自家哥哥强硬的拖走,并勒令一个月不能爬床。

这就叫,no zuo no die【摊手】

en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