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双兰】王者峡谷的采访

不bb,直接放文




某年某月某日,王者峡谷迎来了一批记者。
峡谷里几乎每个人都会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遇到一群或一堆陌生人,更准确来说,他们是被所谓的记者围堵。
那些记者装扮统一,装备统一,话筒摄像机从不离手,每天不分时间地点游荡在峡谷的每一个角落。一旦被他们逮住,很少有人能够从他们眼皮底下逃脱。
在这段时间,狄府的门槛几乎被人踏破,不只是有记者,更多的是打扮的奇形怪状的人。元芳更是忙晕了头,每天都有不同的人不同的信件寄到他这里,不停的追问他哪些地方比较隐蔽,哪些地方没有那些该死的记者。
索性记者们并不是在峡谷里常驻,半个月后,峡谷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几个月过去,峡谷里并没有什么变化,英雄也渐渐遗忘他们那东躲西藏的半个月。
这天,百里两兄弟照往常一样在长城边境巡视,最近塞外那些游民安分的很,百里守约和百里玄策聊着天,慢悠悠的像是在赏景散步。
“哥,那是什么?”
远远的,百里玄策看见一个东西在天边出现,看样子,似乎是往他们这个方向来的。
百里守约作为一个阻击手,眼神自然要比其他人好些,“那是信鸽,估计是朝廷那边有什么事吧。”
“不对啊,这个方向,是塞外的信鸽。”百里玄策抖了下耳朵,瞬间想到了自家首领那个神出鬼没的爱人。
百里守约怔了会,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仔细辨认了一下信鸽的方向,发现它确实是从塞外那边传来的,“大概是你师父有什么事吧......”
“可是......它朝着我们这个方向飞过来了。”
说话间,信鸽已经飞到了百里玄策头顶,在他脑袋顶上盘旋一圈后,落到了百里守约背在身后的阻击枪上。
“王者日报?什么鬼。”
取下信鸽脚下卷成一束的纸,展开,百里玄策被上面的几个大字惊了一下。
百里守约这时也凑了过来,本来他还想教训教训自己这个弟弟,毕竟随便翻看别人的信件是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哪知他的手才扬起来,百里玄策脱口而出的那几个字成功的让他的动作定在原地。
等两人把这份报纸读完,终于理解了几个月前那群人奇怪的举动。
“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个拿过去给木兰姐姐看一下,毕竟......这一期可是着重写他们两个。”百里玄策扬了扬报纸,对着自家哥哥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狐狸。
百里守约纵容的揉了揉他的头发,没有说话默认了他的提议。

#兰陵王和花木兰的漫漫情史,长城守卫军和楼兰国皇嗣不得不说的故事#
#花木兰新衣服上架,兰陵王疑似被绿#
#兰陵王花木兰主宰前约会,两人私定终身公然秀恩爱#
#兰陵王和花木兰,孩子究竟由谁来生#
#花木兰小迷妹说要给花木兰生猴子,这到底是人性的沦丧,还是道德的缺失#
#兰陵王被赶出家门,原因竟然是隐身逃避和花木兰睡觉#

采访时刻
记者:请问一下两位是兰陵王和花木兰吗?
花木兰:找姐有什么事?
兰陵王:......
记者:哈哈哈哈,不好意思,能耽误两位几分钟?
花木兰:唔......反正我们两现在没事,有什么事快说
兰陵王:......随意。
记者:诶嘿,花将军果然是个爽快人,那我就不客气了,是这样的,我们最近在做一个活动,就是对王者峡谷的各位进行一个独家采访,当然,如果是同伴或者伴侣的话,一起采访会更好。
花木兰:嗯,那你问吧。
记者:那好,首先,我想问一下,两人是怎么相遇的。
花木兰:相遇?我想想......大概是在长城的时候,我刚从战场上下来,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发现那里有陌生的气息,然后还和他打了一场。
兰陵王:......
兰陵王:长安街道,灯会。
记者:哦?看来两人的答案不一致呢,那到底......
兰陵王:小时候......
花木兰:嗯?我怎么没印象
兰陵王:......
记者:啊哈哈哈哈哈,我觉得大概是兰陵王单方面见过你,所以你才没有印象。
花木兰:是这样吗?【小声嘀咕】
记者:算了算了,下一问,请问两位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确立关系的呢?
兰陵王:......
花木兰:那个......那啥......
记者:怎么了?
花木兰:【用手挠了挠侧脸】咳,那啥,我们,那个......
兰陵王:我们还没有......【自动消音】
记者:诶,这样的吗?【突然坏笑】那择日不如撞日,来来来.......
兰陵王:......我没意见
花木兰:!!!
记者:哈哈哈哈哈哈....开个玩笑,下一题下一题
记者:如果要找一个动物形容对方,是什么?
花木兰:动物?兰陵王?
记者:有什么问题吗?
花木兰:如果非要用一种动物来形容的话,那应该是.......唔,兔子吧
记者:!!!(感觉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会不会被灭口)【偷偷往兰陵王的方向看了一眼,当作啥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兰陵王:【戴着口罩啥都看不出来,但是耳朵有些发热】
记者:嗯......那,咳咳,兰陵王觉得木兰将军像什么动物
兰陵王:......狮子?
花木兰:【赞赏的拍了拍兰陵王的肩膀】姐果然没有看错你
记者:咳咳咳咳!
天啊噜,这真的没毛病吧,他还能不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不会一录完这对就被灭口吧,嘤嘤嘤,他还只是个孩子,为什么要他承受这个年纪不该有的伤痛。
记者:好了好了,继续下一题吧
记者:嗯.....嗯......那个,木兰姐啊,我,我......兰陵王老大,这些问题都是别人让我问的,不关我事啊,求放过
兰陵王:???
记者:我就问这最后一个问题,真的是最后一个,那啥,这个问题可能也许应该会比较那......啊啊啊啊啊,不管了,我豁出去了!
记者:听很多人都说想给木兰生孩子对于这个问题我们想问一下兰陵王请问您怎么看待木兰将军的这些桃花债还有很多人都很好奇花木兰将军这么强势那么你们两...两......两,哇,不问了不问了,回答前面一个问题就好
花木兰:......
兰陵王:......
花木兰:其实我想说,兰陵王挺好相处的,虽然他看上去冷淡不爱说话,但是他其实是很容易害羞的,所以,你完全可以不用怕
记者:(容易害羞......他真的还能看见明天,不,今晚的月亮吗?)
兰陵王:花木兰是我的
说完这句话,兰陵王拉着花木兰转身就走。
记者举着话筒目瞪口呆,然后他看到花木兰转过头,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指了指兰陵王红透的耳朵,用口型对呆愣的记者无声说了句,“你看,我就说吧。”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我.....没想到师父这么纯情啊......”
“诶哟喂,真的太搞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百里玄策靠着百里守约,捂着肚子笑的东倒西歪,他身后毛绒绒的大尾巴也摆来摆去,就连耳朵也随着他的动作一抖一抖的。
百里守约无奈的把报纸放在一边,双手护住百里玄策以防他不小心掉下去。
这个场景已经持续很久了,百里玄策看一次报纸就要笑一次,一笑还根本停不下来。好在两人此时已经回到了长城守卫军的驻地,因为花木兰还没有回来,所以他们现在并没有把报纸交上去。
“好了玄策,不要再笑了,等下我要去做饭了,你也应该去训练了。”
听到百里守约略带警告的提醒,百里玄策立马停止了自己的抽风行为。
其实真要说报纸的内容好笑,百里玄策倒是不觉得,只是难得有机会可以腻在自家哥哥身边,百里玄策是一点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但是不能做的太过,看他多乖,多听话,哥哥一说他就不笑了。
所以他这么听话,哥哥就应该是他的。
所以哥哥都是他的了,为什么不放他和哥哥的采访,而先放师父和木兰姐的采访。
好气!
过来叫百里玄策训练的但看到百里两兄弟聊的开心而没有现身的兰陵王:......
他好像有了下一个暗杀目标。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