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信邦】峡谷采访第二弹

峡谷里突然来了一大群记者,几个月后,新鲜的报纸出炉,人手一份哦~


这期信邦,内含恶搞成分,注意避雷





楚汉之地最近极其热闹,那群记者蹲人的做法虽然有点烦人,但就他们搜集到的信息,确实让王者峡谷的英雄们吃了一惊。
比如刘备是西汉三傻里老大的后辈这回事,再比如刘邦抢了项羽媳妇这事,还有刘邦和他的韩将军相爱相杀的前世今生。
英雄们其实对自己的身世并不是特别的了解,他们好像也从未思考过他们以前是怎么样的,他们来的莫名其妙,唯一的记忆也不过几年,这群记者的到来,在另一种程度上来说,给他们提了个醒。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些曝光,比如说我们的刘邦君主。
最近刘邦正被一群人追杀,对,没看错,就是一群人,其中韩信,项羽首当其冲。
项羽会追杀刘邦不奇怪,毕竟两人为争地盘大打出手众人早就见怪不怪,但他追的这么凶还是头一次。
而韩信,想想在对战中两人的默契,围观群众表示他们真的不明白这两位了。所以这到底是秀恩爱呢还是秀恩爱呢还是秀恩爱呢?

#西汉君主和将军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楚汉之争的由来,项王被绿事件#
#每日出现在汉王门口的礼品,韩将军如何做到视而不见#
#蜀国国君拜访西汉所谓何事#
#为何对战之中,刘邦君主多次对孙大小姐手下留情#

西汉三傻日常
记者:三位看上去感情很好的样子,嗯......先来个自我介绍吧
刘邦:啧,我还要自我介绍吗,峡谷里哪个不认识我的,真是......诶,算了算了,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的要求了,我还是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吧,啧
记者:(好想一巴掌呼过去怎么破?)
刘邦:刘邦,西汉君主,信信的.....【偷瞄一眼韩信,秒怂】咳,恋人
韩信:韩信,西汉将军,阿季的老攻
张良:......张良(所以他是来看这两人秀恩爱的?)
记者:emmmm(他好像做错了什么事,算了,先不管,采访完再说)
记者:那请问三位的年......【捂嘴】,抱歉,你们什么都没听到
刘邦:喂,你这个记者也太不靠谱了吧
韩信:估计是他们那边没人了,或者也许他们都这样?
刘邦:【煞有其事】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来西汉呆几个月,我们良良可是什么都会
韩信:......(这话我赞成,可是莫名不爽是怎么回事)
张良:君主,虽然你是一国之君,但还是要有礼貌
记者:【默默看着韩将军手中的枪和对方眼中的威胁】(感情不是一国之君就可以没礼貌了?)
记者:跳过跳过,来,下一个问题......
刘邦:【接话】下一个问题?你问我们?我们又不是拿什么记者我们怎么知道
记者:.................
张良:君主你不皮这一下会死是吧?【举起言灵之书,蜜汁微笑】
刘邦:【理直气壮】会死!
张良:【着重语气】韩将军!
韩信:【回神】啊?我觉得阿季说的没错啊
张良:......(好气,但还是要保持风度)
记者:请问...
刘邦:【抢白】麻烦在前面加上我们的名字谢谢
张良:君主!!!
刘邦:又干嘛,不加名字谁知道他要问哪个?
记者:......
张良:......
说的好有道理,完全没法反驳
个屁!
记者:(心里默念十遍“沉默是金”?)刘邦韩信张良请问你们【争取一口气把整句话讲完,然而......】
刘邦:哇,你这个人唔!
张良:【捂住刘邦的嘴,对记者一脸歉意】那个......不好意思啊,浪费了你的时间,我们还是下次再采访吧,今天出门的时候忘了给君主吃药
记者:......好吧,还是谢谢你们了(大概今天不宜采访)
张良:嗯,那下次见
张良:韩将军,我们走吧
韩信:......嗯【全程一直在神游】
刘邦:【努力挣脱张良的手】记者,下次记得有礼貌一点
记者:......
张良:......
韩信:......
没礼貌的究竟是谁啊喂!

刘邦和韩信的异常记者无法得知,张良之后会怎样教训他们家君主记者们也探听不到。不过在第二天,那位被折腾的丧失工作热情的记者在出门的时候遇见了前来请罪的西汉三人组。
韩信和张良两人挟持着一脸不情愿的刘邦,等在记者房间门口,看见门打开,三人迎了上去。
韩信:那个,不好意思,昨天我和阿季的状态都不是特别好,给你添麻烦了
记者:【被吓到】啊,那个没事,嗯......你们今天来是?
刘邦:【刚想要说话,被张良眼疾手快的捂住嘴】
张良:是这样的,今天我们是过来道歉的,为了表达对你的歉意,除了我们三点采访外,你还可以单独采访君主
刘邦:唔唔唔!!
记者:那个......这个不用问问本人的意见吗?【用手指了指死命挣扎的刘邦】
张良:【微笑】不用,我们昨天就商量好了,没关系的,不信你问问韩将军
记者:......
韩信:我可以作证,昨天我亲口逼他,不,听见他亲口说的
记者:......(麻麻,他想换组,他想回家,为什么西汉组这么可怕)

邦哥的独家专访
记者:请问......
刘邦:刘邦,沛丰邑中阳里,汉国国君,恋人韩信,目前已经正式确立关系,身高一米七九,体重六十八公斤,无不良嗜好,有责任心,家里有车有房还有一群忠心耿耿的属下,对感情专一,最喜欢的人是信信,最信任的人是信信,最爱的人也是信信......
记者:......
一分钟后
刘邦讲他和韩信的相遇ing
两分钟后
刘邦讲他和韩信一起在峡谷并肩作战ing
三分钟后
刘邦讲他和韩信生活发生的事ing
五分钟后
记者忍无可忍
记者:停!
刘邦:嗯?我有什么让你不满的地方吗?
记者:【懵】啊?
刘邦:不回答就是默认,既然我没有让你不满的地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记者:【继续懵】啊?
刘邦:还啊,不想承认吗?没关系,我是个大度的人,良良说过对人要有礼貌,那好,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记者:【持续懵】我哪样对你了?
刘邦:什么哪样对我了?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不清楚吗?
记者:(我还真就不清楚了)emmm......我做了啥事?
刘邦:呵,记者!
记者:???

以上纯属恶搞,接下来是正常(?)的采访

记者:【狗腿样】刘邦大大,据说前世你亲手杀了韩将军
刘邦:我杀了信信?怎么可能,我对信信的爱天地可鉴,我怎么可能会去杀他
记者:但就我们采集到的信息,确实是您杀了韩将军,信息经过我们的确认,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是真的
刘邦:真是,我不可能杀信信,我怎么舍得,【声音低下去】要杀也不会亲自动手【嘀咕】
记者:那就是真的有这件事的咯?
刘邦:......对
记者:能请您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吗?当然,我们不会强人所难,如果您不愿意的话,也可以不说
刘邦:没有的事,反正信信迟早也会知道
记者:......
刘邦:前世的时候,我和信信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其实当时我对他并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他部兵打仗很厉害,两人的交集也不是特别多,后来他不是被人弹劾,说他谋反吗,我当时也没怎么在意,降了他的职位,然后等我再收到他的消息的时候,他已经被吕后赐死了
记者:这么说的话,您对韩将军的死毫不知情?
刘邦:怎么可能,其实......如果没有我的授意,就算借吕后一万个胆子,她也不敢这么做
记者:那您当时的确是想让韩将军死是吗?
刘邦:......对
记者:方便告知为什么吗?
刘邦:那个年代......
记者:功高震主?
刘邦:差不多这个意思
记者:嗯,谢谢君主的配合,下面我们有请在一旁旁听的韩将军说几句话
刘邦:!!!
刘邦: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韩信:哦?君主跟他说好了什么?
刘邦:......
记者:没有啊,我可没有违反约定,现场只有我们两个人
刘邦:......(这是报复吧,绝对是)
韩信:君主,我们的账,是不是该好好算算了
刘邦:咳咳,韩将军......
韩信:将军?
刘邦:信信~
韩信:【挑眉】
刘邦:ಥ_ಥ
韩信:【慢慢靠近】
刘邦:(。┰ω┰。)
韩信:【靠近ing】
刘邦:o(╥﹏╥)o
韩信:【靠近】
刘邦:老......老,
韩信:嗯?
刘邦:啊呸,爸爸不陪你玩了,爸爸不要你了
韩信:真的?
刘邦:不然还是假的?【直接开大逃走】
韩信:!
韩信:刘季,今晚你别想睡觉了!
记者:(他会不会被灭口,yes or 是)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