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策约】采访第三弹

#每次采访都会出状况#
#为什么记者越来越少#
#新年快要到了,能不能给记者一条活路#

这期的报纸主要报道的是百里兄弟(///▽///)




继上次送报纸事件后,百里玄策过了一段黑暗的日子,据和他最亲密的哥哥百里守约反映,那几天玄策每天早出晚归,在家的时间少的可怜。
这只是小事,毕竟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日子,让百里守约担心的是,这次百里玄策居然连他最喜欢吃的肉都不感兴趣了,这可吓坏了百里守约。
要知道,百里玄策对肉的执着程度和他对他哥的执着程度差不多,对肉不感兴趣了意味着什么,百里守约不敢想他家弟弟到底经历了什么。(乱入:意味着百里玄策对他哥不感兴趣了,啊哈哈哈)
他想问,但每次看到百里玄策累的要死的萎靡样子他只能把到嘴的话咽下去,给他揉揉酸痛的肌肉,给他准备更丰盛的晚餐。

又是一个月,长城守卫军聚在一起开会。
“报———”一个小兵拿着一张报纸掀开帐篷。
花木兰挑眉,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小兵......手里的报纸,“虽然我知道你们不服我,但好歹讲一下基本的礼貌吧。”
听到花木兰的训斥,小兵脸有些红。其实如果真要说他并没有不服花木兰,反而他十分佩服她,但这次,他真不是故意的。
虽然想要解释,但在场的几人都盯着他,小兵有些不好意思,匆匆把报纸交上去落荒而逃。
“哈哈哈哈哈,木兰姐,你太凶了,别人都被你吓跑了。”百里玄策丝毫不放过嘲讽花木兰的机会,被压迫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能报复回来,记仇的小狼崽一点都不愿放过这个机会,即使他哥哥在一旁揪他的耳朵生疼。
“木兰,这上面写了什么,可是和我们有关。”相比百里玄策铠显然更关注报纸上的内容,前两份报纸他们可都看过了,里面的描写绝对可以引起轰动,各种意义上的,可偏偏他们拿那些人半点办法都没有。
一目三行把整张报纸的内容大致浏览完,花木兰勾起一抹坏笑,目光在百里玄策和百里守约两人之间流转,“没想到啊,我们家狼崽子这么狠的。”
百里玄策:嗷?
百里守约:狼崽子?弟弟?
铠秒懂,猥琐笑
苏烈:......
隐藏在暗处默默目睹一切的兰陵王:小青年的世界,大概真的不是他的年代了

报纸上第一次有了图片
小狼崽和大狼崽在荒漠中嬉戏,小狼崽一个猛扑的动作,似乎要把大狼崽整个吞掉,而大狼崽并没有躲闪,他朝小狼崽伸出手,眼里满是纵容和宠溺。
小狼崽扑在大狼崽身上,恼怒的咬住大狼崽尖尖的耳朵,大狼崽吃痛,身后蓬松乖顺的大尾巴竖起来,柔软的毛炸开,整条尾巴撑大了一圈。
大狼崽的尾巴被小狼崽抱住,小狼崽火红的耳朵抖啊抖的,尾巴也欢快的在身后摇晃,大狼崽看上去不是特别好受,脸上泛出红晕,耳朵也耷拉着。
两只狼崽相拥在星空下,额头对额头,鼻尖对鼻尖,他们之间的气氛太过静谧美好,仿佛世间只剩下他们二人,再也容不下其他。

再次看到这几张图,尤其想到这些图片会被其他人看到,哪怕有了心理准备,百里守约还是羞红了脸,平日里的冷静啊,淡定啊,不知被遗忘到了哪里。
他匆匆瞥了百里玄策一眼,却不想自家弟弟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还颇有些自得的冲他眨了眨眼睛。
百里守约一口血哽在喉咙,强忍下给自家弟弟一个爆栗的冲动。如果他的狙击枪还在手里的话,毫不怀疑他会用它来敲醒这个乱来的人,即使他之后要花大力气保养他的武器。
“哥哥哥哥,看,这样多好,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了,再也不会有人把我们分开了。”百里玄策撒着娇,尾巴一摆一摆讨好的蹭着百里守约的尾巴,一双眼睛亮晶晶期待的看着对方,等待着来自哥哥的夸奖。
百里守约拿自家弟弟没办法,用力揉了揉百里玄策那一头乱翘的红毛,揪着他的耳朵微微用力,却又在他扭曲的脸色中放柔了力道,温柔的安抚被捏疼的耳尖。
百里玄策眯着眼享受来自哥哥爱的抚摸,眼睛瞥向被自家哥哥嫌弃的丢在桌角的报纸。他不觉得仅凭这几张图片就能让其他的守卫军露出那样的表情,以那群记者的尿性,他们肯定还写了什么。
想到前不久在战斗中碰上的诡异情况,百里玄策只能庆幸他们和其他人牵扯不多,不然照刘邦那种拉仇恨的,几个哥哥都不够折腾。
但是......唔,刘邦皮厚,自家哥哥可是脆的很,他是个好弟弟,不会让哥哥受伤的,最多......只是起不来床而已。

寻亲之旅
百里玄策:喂,你拦着我们干嘛!
记者:额......我们是来自峡谷外的记者,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百里玄策:【皱眉】请教?我们没时间,哥哥还要回去给我做饭,再见
记者:......
百里守约:......
百里守约:玄策,要懂礼貌
百里玄策:【不情不愿】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没事对吧,没事我们走了,再见,好走不送
记者:......
百里守约:玄策!
百里守约:不好意思,我弟弟任性惯了,希望没给你带来麻烦
记者:......没事
百里守约:你有什么事吗?
记者:嗯,我们是过来采访你们兄弟二人的
百里守约:采访?
记者:对,简单来说吧,就是我们问你们问题,然后你们回答......很简单的!
百里守约:......随便什么问题吗?
记者:当然不,我们已经把问题都整理好了。放心,我不会问太过私密的问题,如果我问的问题你们不想回答,也可以不说
百里守约:......那好吧,不过我觉得我们需要换个地方
百里玄策:哥!
百里守约:乖~【揉耳朵顺毛】
记者:【赶紧补充】问题很少的,不会耽误你们太久
记者:嗯,自我介绍就不用了,直接进入正题吧
记者:请问两位,对对方的了解有多少
百里玄策:哼,我是最了解哥哥的,不管是哪个方面
百里守约:【抖耳朵】我也算是所有人中最了解玄策的吧,虽然曾经和他分开过一段时间
百里玄策:哥~【瞪记者】
记者:呃......抱歉,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伤心事
百里守约:没事,这本身就是我自己的错
百里玄策:哥哥,我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强了吗
百里守约:可是你也长不大了【摸了摸百里玄策的头】
百里玄策:(哥,不谈身高我们还能做好兄弟)
记者:呃,那个,请问一下,两位能说一下......呃,当年的事情吗【瑟瑟发抖】
百里玄策:【亮出武器,危险的看着记者】
百里守约:【拦住】没事的,这是我该面对的
百里玄策:【一咬牙,揪住自家哥哥的尾巴微微用力】
百里守约:【低头,瞬间被百里玄策勾住脖子】唔!
百里玄策:【舔舔牙尖上的血,邪笑】我现在在哥哥身边,所以不准你想那些有的没的【看向记者,眼底的冷光一厉】
记者:(我什么都没看见)
记者:嗯......那下面问你们几个简单点的话题吧
记者:请问两人是什么时候确定的关系?当时的情况如何?第二个问题可以选择回答。
百里守约:......
百里玄策:【拉住哥哥的手】就在我来到这里不久,就跟哥哥告白了,哥哥也答应了
百里守约:!!!【耳朵支棱起来,快速抖动几下】
记者:!!!
记者:这么快?
百里玄策:没有啊,当时哥哥没有把这当回事来着,但我那个时候真的是很认真的说【睁大眼,耷拉着耳朵,委屈吧啦的瞅着百里守约】
百里守约:玄策,乖啦~
记者:(十万伏电灯泡他真的好想走)
记者:那么,请问如果要送礼物,会送对方什么?
百里守约:大概......是一大盆肉吧,玄策好像只对肉感兴趣
百里玄策:哥哥送的什么我都喜欢,如果要我送礼物给哥哥的话,我想送一把狙击枪
记者:诶,为什么?
百里玄策:因为这样,哥哥就全部都是我的了啊,多好
记者:喵喵喵?
百里守约:......咳咳
记者:算了,下一问,对方说什么会让你没辙
百里守约:嗯......玄策撒娇的话,我一般都没辙
百里玄策:只要是哥哥说的话我都会听哦
记者:(单身狗一万点暴击)
记者已阵亡
百里守约:记者?记者?你还好吗?
百里玄策:哥哥别管他了,他还有呼吸,应该没事,反正他问问题的也问了,我们也回答了,那我们就别管他了,回去吧,我都快饿瘪了
百里守约:这样真的好吗,我看他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百里玄策:哥~你还不相信我吗?我怎么会骗你【耳朵尾巴都垂下,一副被主人抛弃的表情】
百里守约:没有,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只是......
百里玄策:没有只是啦,你亲爱的弟弟快饿死了,你就忍心看着我饿死吗
百里守约:好吧......我们要不要请一个医生过来看看
百里玄策:不用了,我帮他看过了,没事的,哥,你再不走我真的要饿晕了
百里守约:好吧
记者:......


———————
呃......还有什么想看的采访么,嗯......比如......比如......比如......_(:_」∠)_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