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雷卡】救赎

新人......算是新人吧......凹凸第二季新人也是新人啊

第一次写雷卡,嗷嗷嗷嗷,被卡卡迷的不能自己

这么可爱的卡卡肯定要哥哥来疼啊

卡卡这么可爱当然要虐一虐啦

卡卡是最可爱的不接受反对意见

咳咳,正事

设定:原设定加虚构想象,这里卡卡小的时候和麻麻住在别的地方,然后被雷王接回去,之后就碰上哥哥了

人物ooc什么的不都是正常的嘛,只能说一切看设定,已经尽量在挽救了,差不多没救了








黑暗的天空,沉黯的浓云迫近地面,闪电闪现穿梭在云层中,轰隆一声,淅沥的雨连成无数条细线,最后大雨倾盆,哀嚎遍野。
一个墨绿的身影在森林中狂奔,雨水打在他的帽子上,脸上,身上,他却浑然不觉,像逼至绝境的困兽,只知道本能的往前跑,不停歇的跑,用尽全力的跑,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逃出去,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逃到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地方。只有这样,他才能放下心,才能安定哪怕半秒。
森林的边缘,带着白色头巾的少年焦躁的盯着面前漆黑的森林,一道闪电打下,惨白的光映照出少年的表情,阴沉邪肆,深邃的紫眸一片平静,没有人清楚那恍若星空的眸子底下到底掩藏了什么。
雷狮望着卡米尔刚刚跑过去的方向,那里早已没了那抹墨绿色的影子。头巾的飘带在风雨中肆意飞舞,沉凝了许久的少年,最终还是选择回头,他手中那柄代表着力量的锤子闪着电花,蕴含着巨大能量的银丝在白色的锤子上起舞跳跃,照亮少年刻意流露出来的霸道和嚣张。
“有种你就别回来了。”
他低声说了句,跟在他身后的仆从都没听清,却莫名觉得他们这位殿下生了气,心底升腾起刺骨的寒意。

温暖的卧室,雷狮靠在床头,破天荒拿了本书在看,一直戴在头上的头巾被摘下,少了管束的头发跟主人的脾性一样,杂乱的四处乱蓬,却也少年柔和了少年原本冷厉的线条,在偏暖色调的灯光下,就连少年的深不见底的紫色瞳孔也是暖的。
卡米尔打开门看到的就是雷狮苦大仇深盯着书看的模样,好看的剑眉纠结的拧在一起,认真的表情不管怎么看都只会觉得好笑。
而卡米尔确实也笑出来了,一声轻哼,他反应极快的捂住了嘴,可那双眼睛里的笑怎么也藏不住。想拉下帽子挡住,结果一抬手,才记起帽子早在进屋的时候摘了,自然,围巾也同帽子被雷狮取了,挂在门口。
没有遮挡物的卡米尔被雷狮抓了个现行,本来就没在看书的雷狮随手把书丢在一边,朝呆站在门口面露惊慌的少年招了招手,“过来。”
“大哥......”虽然有些犹豫,但凡事以雷狮为优先的卡米尔还是没有一丝停顿的走了过去。
看着卡米尔乖乖的走过来,雷狮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无奈。
他这个弟弟呀,有时候真的是傻的可爱。
少年脚下的动作越来越慢,雷狮等得有些不耐烦,终于卡米尔挪到了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再也懒得等的雷狮倾身一把扯过少年的手,用力往怀里一带。
“唔!”
毫无准备的少年就这样落入了猎人的怀抱,雷狮顺手揉了揉卡米尔柔软的黑发,手下的触感好的出奇。有时候雷狮挺纳闷的,明明两人用的是同一个牌子的洗发露,为什么他的头发必须靠头巾来固定,而卡米尔的头发却服帖顺滑的不可思议。
雷狮闷闷哼笑一声,瞥见怀里人略带不满的表情,原本松懈的手下意识就是一压。
冷不丁的,少年的脑袋再次被迫埋进雷狮的胸口,雄性的带着极强侵略性的气息猛然窜入口鼻,卡米尔不适应的动了动脑袋,雷狮见此又是一声闷笑。
鼻腔里属于雷狮的专属气息霸道而不容拒绝的侵袭,推拒的双手压着的胸腔微微震动,薄薄的衣物根本隔绝不了对方炙热的体温,卡米尔只觉得自己整个被雷狮的气味笼罩,脸上的温度烫的有些吓人。
怀里的人没有抬头反而越发往深处钻,雷狮看着卡米尔红透的耳尖,白皙精致的耳朵染上红晕,晶莹剔透的煞是好看。缓缓低下头,雷狮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了,薄唇轻轻碰了一下吸引他全部视线的肌肤,几乎是同时,雷狮感觉怀里的身体轻微的颤了一下。
“好可爱,卡米尔。”雷狮贴着卡米尔的耳朵,说话间湿热的吐息全都喷洒在那只羞涩的耳朵上,嘴唇若有若无的碰到耳上敏*感的肌肤。卡米尔缩了缩脖子,耳朵上的颜色更艳丽,鲜艳的红像极了血液,带着致命的吸引力,以一种绝烈的姿态,燃放着最后的热情。
“嗯......”
卡米尔往日的冷静早随着雷狮的靠近消失殆尽,更何况他们两现在还如此的贴近,肌肤之间只隔着几层轻薄的布料。对方的体温毫无阻隔传递过来,酥麻的感觉顺着脊柱蔓延到尾椎,卡米尔抖了抖,腰上没了力气,软倒在雷狮身上。
感受到卡米尔乖顺的屈服,雷狮得逞的笑了笑,搂着少年的手托在腋下往上提了提,身体顺势倒在床上,方便少年更好的趴在他身上。
“卡米尔.......”
雷狮眼中溢满了温柔宠溺,一双紫眸剔透了黑暗的天空,一眼望去,星辰在起舞,银河在跳跃,在他的眼中,一个清秀少年通红了脸,精致的容貌像极了黑夜中最亮的那颗星。

白雪公主在森林里遇见了小矮人和王子,灰姑娘在舞会上遇见了老婆婆和王子,而他,只有大哥而已。
在肮脏的角落的相遇,他的狼狈不堪,他的光鲜亮丽,他被鄙视被侮辱被践踏,他受关注受夸赞受追捧。
那是怎样的黑暗,少年弓着背,捂着头,绝望的只能护住自己的脑袋,无数拳脚棍棒招呼在他身上,单薄的脊背弯曲的像一把绷到极致的弓,随便一点的异动都可能成为压死他最后一根稻草。
雷狮一直都觉得,弱者没有必要存在于这个世界,尤其是他们所在的雷王星,更是不需要弱者!可那天,他看到了一个弱小的男孩,对方脏兮兮的躺在地上,一群衣着整洁的孩子,他所谓的兄弟,嘲笑着恶毒的诅咒着,他们对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男孩拳打脚踢,一声声沉闷的,打击在皮肉上的闷响听的人胆寒。
不知为何,雷狮走了过去。

卡米尔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多特殊,小时候,他和妈妈生活在雷王星旁边的一颗小行星上,那里的东西少的可怜,他和妈妈在一起,为了生存努力,努力的活着,心中唯一的信念也不过是活下去。
直到母亲被据说是父亲的家伙杀掉,自己和母亲居住多年的地方消失在雷光中,卡米尔内心也是平静无波的。他躺在雷王星皇宫的浴缸里,透明的水没过他的口鼻,清澈的蓝眸被水洗的愈发透彻,就像广袤无垠的天空,空明轻盈,可以容纳万物。
被孤立被排挤,这些都是卡米尔早就预料好的事情,他可以暴露出其他地方,只为保护好最重要的大脑,他可以装出软绵怯弱的模样,只为对方放松警惕给他准备的时间,他可以无视“父亲”失望狠戾的目光,只为能够更安全的活着。他苦心经营,甚至是步步为营,一点一点,谨慎而小心的算计一切,所有的事情都在可掌控的范围内。
除了雷狮。

卡米尔是知道雷狮的,当他知道他是皇族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后,皇室所有成员的名单,他都记在脑子里。
在卡米尔的算计里,他和雷狮不会有任何的交集,可他显然忘记了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然后?
雷狮多了一个小跟班,卡米尔多了一个盾。

end


—————
最后那里解释一下,比较极端,卡卡一直都想活着,只是活着(这是设定,真的qaq),所以他会不顾一切的活下去,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是伤害自己,然后就是因为雷狮,兄控都懂得,所以卡卡为了哥哥,当然是选择保护哥哥顺便保护自己啦

差不多就这样,瞎jb乱写,也不知道写了啥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