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雷卡】诱捕一只卡米喵

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

私设卡米尔是一只喵,嗯......被雷总捡回去

大概就是雷总捡回一只喵然后花时间攻略(?),不,讨好(??).......自认为俘获一只喵心的故事

文不对题什么的,大纲不对文什么的,人物ooc什么的......卡米尔负责可爱,雷总负责宠喵

另有,帕佩,瑞金(一晃而过的)





雷狮海盗团的团长最近有一个小小的烦恼,真的只是个很小的烦恼,不是他们的海盗船又不见了,也不是帕洛斯中二病又犯了,更不是佩利又跑出去挑战强者了,这些都不是烦恼,只能被称为日常而已。
所以说,团长的烦恼到底是什么呢?
据星月魔女记者团统计,在最近的一个月里,雷狮海盗团无视安迷修八十一次,路过嘉德罗斯和格瑞的战斗没有观战五十九次,最最重要的,从来都是正面迎敌的雷狮海盗团,居然临阵脱逃了,还不止一次这种偶然事件,而且经常是明明优势的情况下,还是走了,这可是一个大大的新闻。
为了调查这件事,记者团团长星月魔女凯莉亲自上阵。要知道,星月魔女可是很久没有这样兴奋了,她嗅出这件事背后的大阴谋,这种预感,就和当初听说格瑞神秘出入跪舔盟一事一样,后来的事实证明,她的预感没有错,凹凸世界第一大cp就此诞生,她可是功不可没。

外界对雷狮海盗团的各种猜测暂且不说,雷狮海盗团现在可以算是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帕洛斯,帕洛斯,他哭了,怎么办?”
“那瓶奶呢,刚泡好的奶,您试试,看他是不是饿了。佩利,快把那个体温计拿来,就在你旁边的桌子上。”
“帕洛斯,帕洛斯,他又哭了。我不是刚给他喂完奶吗,怎么还哭。”
“佩利,别玩了,你手里的梳子,拿过来。”
“老大,他可能是无聊了,你把这里拿过去,陪他玩玩。”
“不行,他还在哭,怎么办,不会就这样哭死吧?”
“......老大,目前为止我还见过哭死的人,虽然他和我们不是一个物种,但是也不会哭死吧。”
雷狮海盗团的基地不可谓不热闹,雷狮抱着一个团状物坐在唯一完好的沙发上,一双紫眸死死盯着怀里的东西,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召唤帕洛斯过来看。帕洛斯则是时不时跑到雷狮身边看看,指挥佩利帮他递东西搭把手,而佩利,身上挂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左手右手也没有空闲,这边雷狮递过来的奶瓶拿去洗,那边把温度计送给正在整理帕洛斯。总之,基地里混乱到了一定的境界,不止是地方乱,人也乱成一团,哪怕人只有三个。

把手里的东西再次递回给帕洛斯,佩利挠了挠脑袋,看似的思考了会,逮住帕洛斯好不容易的空闲时间,连忙开口,“帕洛斯,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啊,我还想要和雷德好好大一场呢,上次居然直接让他们走了,真是的,那只......唔!”
“呸,帕洛斯,你捂我嘴干嘛。”佩利一把扯下帕洛斯的手,低啐一口,骂道。
帕洛斯把佩利拉到一边,悄悄朝沙发那边看了一眼,见雷狮专注于逗弄怀里的团子没有注意到这边后,这才扯过佩利,压低声音靠近佩利耳朵,“小点声,你想死吗!没看见现在老大对那很关心吗?还这么说他!”
佩利撇了下嘴,目光也往雷狮那看了一眼,血橙色的眼里闪过淡淡的不屑和藐视,“嘁,那么弱的存在,也不知道老大看上了他哪里。”
帕洛斯无力扶额,“听我的,照顾好他,很在他身边,保证你会有很多架打。”
佩利狐疑,“真的吗?这么弱,谁会来挑战他?”
这次帕洛斯是真的想撬开佩利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全是浆糊了,但最后,面对佩利无辜的眼神和蠢萌的表情,帕洛斯还是给他好好的解释了一下,用佩里式思维,“你想想,老大这么喜欢他,别人不会注意到?一旦他们注意到他,肯定会想用他来威胁老大,那样,不是有很多人都冲着他去,你不就可以借着保护他的名义光明正大的打架了吗?”
听帕洛斯斯说完,佩利撑着下巴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然后他转头,看了会雷狮,又看了会雷狮怀里的团子,又撑着下巴重新思考起帕洛斯说的话。
帕洛斯见他仿佛被说服了,放下心来刚准备走就被佩利一把抓住胳膊,帕洛斯没有准备,整个人往前倾了一下,他手忙脚忙的稳好自己,回头就想骂佩利。结果他还没有转过头,佩利就一把抱住了他,佩利的语气有些激动,也有对帕洛斯的感谢,“哈哈哈,帕洛斯,这主意真不错,你人真好。”
闻言,帕洛斯只是笑了一下,他的脸掩藏在阴影里,谁也看不清他真正的神情。
“帕洛斯,佩利,你们两在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小家伙又哭了。”一边,雷狮见两人一直没有过去,终于不耐烦的开始叫人。
佩利被帕洛斯瞪了一眼,不情不愿的跟在帕洛斯身后,嘴里还在不满的嘀咕,“真是的,一只小猫,也不知道老大哪只眼睛看出他在哭......”

雷狮海盗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件事,还得追溯到几个月前,雷狮海盗团刚刚抢完一个星球的那个时候。
海盗团的情报打听到某颗星球上有一种很神奇的宝物,作为凹凸世界标准的海盗集团,雷狮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结果几人紧赶慢赶赶到那颗偏僻的星球一看,星球体积小不说,上面稀稀拉拉就住了几户人,土地也是贫瘠的不行,不要说宝物了,那些人生活必须品有没有都不好说。作为情报管理者的帕洛斯看到这颗星球的一瞬间,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差点没喷出来。他悄悄看了一眼自家老大,雷狮依旧瘫着张脸,从表面上看不出他的心情到底如何。佩利在一边嚷嚷好无聊,说没架打没意思,帕洛斯稍稍松口气,不动声色等着雷狮的命令。
但是呢,既然已经来了,他们就不可能空手回去,雷狮命令一下,做苦力的做苦力,打探消息的打探消息,势必要把情报里说的宝物弄到手,虽然几人对这个宝物根本没报希望就是了。
然后雷狮就消失了,再然后,雷狮又出现了,在帕洛斯诱劝佩利抢了海盗船跑路的时候,雷狮突然出现,只是这回,他的怀里多了一个东西。

之后雷狮海盗团就变了个样,不再是不管不顾四处闯荡,抢的东西,也慢慢变得,呃,有些......奇怪,比如奶粉?比如毛线团?再比如,逗猫棒?最最神奇的,连金豆觉得不对劲的,是雷狮海盗团居然开始买甜点了,注意注意,重点不是那个海盗团买除了烤串和啤酒以外的东西,而是雷狮海盗团买东西了!是买啊!紫堂幻跟金说的时候格瑞差点没拉住他,凯莉笑眯眯的在一旁煽风点火,金说服紫堂幻再勾搭上艾比姐弟偷偷混进雷狮海盗团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雷狮真的只是有个小小的烦恼而已,好吧,他得承认,这对他来说,是个很让人不爽的烦恼——他的小宠物不亲近他。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身上的戾气太重,可面对卡米尔,雷狮自认为已经把他所有的温和耐心都给了他的小宠物,但是,对方并不领情。
是的,不领情。甚至相比于雷狮,卡米尔更喜欢佩利,每次佩利出现的时候他总是往佩利那边扑,要不是雷狮死命抱着,这只“忘恩负义”的小喵铁定跟着佩利跑了。这也间接导致佩利被自家老大无视,以往佩利找雷狮打架,雷狮心情好的时候还会跟他过几招。现在,除了打架的时候没有佩利,其他的不管什么事佩利都有他的份,生活简直丰富到不行。
“卡米尔,起床了。”雷狮轻轻的推了推怀里睡得正香的小喵,声音也尽量放的很轻很柔。
可惜,小喵根本就不买他的账,小小的身子朝另一个方向挪了挪,毛茸茸肉乎乎的两只前爪胡乱的在空中挥了挥,像是想要赶走打扰他睡觉的人。没有扑到实物后,他轻轻喵了声以示警告,但那声音细细软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像裹着蓬松软绵的棉花糖,丝丝甜腻渗入心间。雷狮听的心下一软,紫眸的颜色深了些许,无垠空洞的宇宙蓦然点亮了星光。手不知不觉揉上小喵的脑袋,卡米尔看上去只有几个月大,包括尾巴体积也不过雷狮的两只手掌大小,他看上去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弱到雷狮只要轻轻加重力道就可以把他的脖子拧断。
小喵的毛柔软细腻,雷狮摸的爱不释手,也忘记了小喵还在熟睡,手掌尽可能多的贴着小喵,从脑袋摸下,顺着脊背,就连卡米尔蜷起尾巴也没有放过,一遍又一遍,自娱自乐玩的不亦乐乎。
可是他显然忘记了,卡米尔还在睡觉。被吵醒的卡米尔很愤怒,挣扎抗议,没有用,喵叫警告,也没有用,终于,在雷狮的魔爪不安分想要揉他的肚子的时候,卡米尔爆发了。利爪从肉垫中亮出,毫不留情狠狠的给了雷狮一爪,趁着雷狮吃惊的当口,卡米尔灵活的从雷狮怀里窜出,优雅的在床上走了几步,最后在雷狮对面昂首挺胸的坐下,慢条斯理的伸爪舔了舔刚刚动手的那只爪子。湛蓝的眼瞳静静的盯着雷狮,然后歪了歪头,无辜的和雷狮对视。
很奇异的,雷狮看懂了小喵眼里的意思,心里最后的怒火被那双水润的眸子浇熄,他朝卡米尔张开手,“来,睡觉。”雷狮指了指自己,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知道小喵听得懂他们的语言。
小喵轻轻的喵了一声,确认般的看了看雷狮那只被自己挠出血丝的手臂,然后又把目光投向雷狮。
知道小喵在顾虑什么,雷狮扬了扬手,轻声安抚道,“没事,这点小伤。”然后他再次张开手,继续哄骗,“过来,你不是很困了吗,我们一起睡觉。”
小喵摇了摇脑袋,偏着头似乎在考虑雷狮的话,两人对峙了好一会,小喵吧嗒了下眼皮,舔舔爪给自己洗了个脸。
卡米喵:还是不要过去了,都起来了,嗯,去吃早餐吧,甜点~(≧▽≦)/~
雷狮诱捕行动,失败!

我们的雷总就这样放弃了吗?
怎么可能!
俗话说的好,从哪里跌倒的,就从哪里站起来,虽然雷狮死也不承认他失败了,但他也确实再接再厉去了。
记得有人说过,要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
所以,当帕洛斯看到雷狮在厨房摆弄围裙的时候,他的内心那叫一个波涛汹涌,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简直是惊悚了。
“帕洛斯,你来了。”
熟悉的雷狮老大的声音让帕洛斯清楚了解这不是他的幻觉,默默的看着雷狮诡异的穿围裙方法,帕洛斯觉得,一件看上去那么一目了然的围裙被雷狮穿成那样也是不容易。
“老大,你要干嘛?”
帕洛斯的声音有些颤抖,当他看到雷狮打开冰箱,拿了十多个鸡蛋的时候,他瞬间觉得厨房给了他一种勇气——反抗雷狮的勇气。
听着帕洛斯声音有些不对,雷狮莫名看了帕洛斯一眼,手上的动作不停,一边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剁鸡蛋,一边理所当然的回答,“给卡米尔做好吃的啊。”
帕洛斯:......
卡米尔:喵喵喵?
“咳咳,老大,卡米尔已经吃过饭了。”您真的不是想毒死卡米尔吗?求您放下餐具,绕过食材吧!
“这是饭后甜点。”雷狮顺手拿起一罐白色的调料,看也没看,倒了一大半。
眼睁睁看着雷狮放了一大罐盐,帕洛斯默默考虑了下他再做一份调包的可能性。

“卡米尔,看看我给你做了什么。”手里端着一团歪七扭八的“甜点”,雷狮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小心的把盘子放到桌子上后,转身去找自家小喵。
悄悄跟在雷狮身后的帕洛斯,眼见着雷狮走远,轻手轻脚走到餐桌边,以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盯着雷狮做的“甜点”足足有一分钟,然后才从身后拿出另一个一模一样的盘子,里面的东西也和餐桌上的大致相同,在外表上。
另一边,好不容易从佩利手里“抢”小喵,本想发火的雷狮转念想到餐桌上自己做的“甜点”,啥也没说啥也没做,抱着怀里挣扎抗议的小喵直奔餐厅。
“卡米尔,吃了我的甜点,就是我的人了,不准你和佩利走的那么近,也不准给帕洛斯摸,你是我的,知道吗?”
看着小喵趴在桌子上小口小口快速的舔着自己的成果,尽管样子不怎么好看,可是味道还不错不是吗,卡米尔吃的多开心。雷狮轻柔的给小喵顺毛,边还信誓旦旦的宣誓主权,告诫卡米尔离别人远点。
蹲在墙角的帕洛斯看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又低头看了看时间,佩利差不多进去半个小时了,不得不说,老大的威力果然无人能及,就算是料理。
甜点诱捕行动,暂时成功?

其实卡米尔对佩利并没有很黏,只是佩利身上经常挂着吸引他的东西,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性的往佩利那边凑。至于雷狮,卡米尔眯了下眼,从蜷着的软垫上起身,前爪后爪尽量往外伸,脑袋下压,尾巴极力上翘,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把他从水深火热中救出来的大哥他怎么可能会忘记,只是有的时候,那大哥也着实太讨厌了些,打扰人睡懒觉也就算了,他们和自己不是一个物种他可以不去计较,但耳朵尾巴肚子这些地方是可以随便摸的吗?摸也就算了,还揉,每次卡米尔都忍不住炸毛,可对方偏偏还以为他喜欢这样。
语言不通怎么沟通!
不过,大哥真的好温柔啊,会给他准备甜点,还特意打听跑去别的星球去买,喵......跟大哥睡觉也很舒服,大哥的怀抱好暖,喵,温度刚刚好。
卡米尔在雷狮怀里翻了个身,尖尖的小耳朵抖了抖,吧啦着又往雷狮怀里钻了钻,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后,安心的睡熟了。
end

评论(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