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信邦】到底是怎样变态才会对书里的人物一见钟情!(上)

讲真,写着的时候就想啊,要是跳跳是本书怎么办,hhhhh,没辣么高的水准,所以跳跳就是书中的一个人物吧,君主一见钟情(??),之后,之后就看脑洞吧

那本书不是什么人物传记,也不是什么史书杂记,而是........买个关子

人物也许会ooc,大概就着个人的理解来的

放荡不羁爱调戏人的君主,和严肃正经(?)很温柔的将军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没有波折,怎么狗血

前世什么的,略略提一下,不要太在意,最重要的是现在啊,给君主加点愧疚心而已

差不多就这样?另外,张良不是喜欢君主,萧何......也不是(保持最后的倔强)




如果信仰光明,是不是就能够得到救赎,那他呢,看见一本书里的人,他如何才能触碰到他,如何才能和他相知,更如何和他长厢厮守,难吗?如果有信仰,如果信仰是一本书,如果信仰是书中的那个人,他能不能得到,他的救赎!



“良良,把这本书借给我看嘛,我又不会把你的书弄乱,对吧?萧何。”
刘邦趴在张良的桌前,手里死死吧啦着一本书,却又小心翼翼的护着,干净的书上,竟没有一点抓出来的痕迹。
张良看着这个低声下气恳求自己的君主,对方的脸凑的极近,一双紫色的眼睛努力睁大,里面有无辜也有着一丝微弱到难以觉察到的哀求。 在那么一瞬间,张良觉得自己的心抽痛了一下,那是很轻巧的感觉,很容易忽略过去,而他也确实当作了错觉。
怎么可能。
一旁冷眼旁观的萧何抬了抬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他扫了一圈周围,拍了下趴在桌上的某人,提醒,“君主,注意形象,还有,子房的书已经被你弄丢了不止一本。”无视刘邦怔忪的表情,萧何示意张良趁机拿回自己的书。
握书的手不知在什么时候悄然松开,刘邦看了看已然呆在张良手里的书,又顺着对方白皙修长的手,慢慢将目光移到对方的脸上。
属于深夜天空的钴蓝色,漠然的近乎无情,可偏偏让人觉得很温柔。
刘邦底下了头,喃喃自语,“可是,这次不一样啊,我怎么可能......”
但是下一瞬,刘邦再抬首,脸上软弱的的表情不再,紫水晶般的眼珠染上了厚重的色彩,深邃的紫眸透不进一点光,他笑着,嘴角是一抹戏谑的坏笑,眉眼微弯,伸出一根手指,轻佻的挑起了张良的下巴。
“良良,可是吃醋了?”刘邦再次凑到张良面前,状似认真实则无意的打量张良的脸,似乎想要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不同。他一直和张良对视,目光再也没有瞟一眼张良手中的书,好似刚刚抢书的不是他一般。
张良扭过脸,想要避开刘邦的呼吸,他不是特别习惯和人靠的太近,即使这个人是他们的王。


刘邦漫不经心的抛着一本书,在他的身后,萧何拿着一个文件夹,正认真的跟他汇报着什么。
“诶,萧何,你说,一本书而已,良良至于那么看重吗?”
刘邦似乎想到了前几天,被张良拒绝的事情,但他的声音太轻,语气也太过不经意,就好像他只是突然想到了这件事,然后就问了,随口的一问,并不在乎答案。
可萧何有多了解刘邦,他自己也不清楚,但刘邦的话他确实听见了,这句话也确实,引起了他的重视。
“您已经弄丢了子房的五十多本书,弄坏了七十多本,能从您手上还回去的书,据我统计,应该不到百分之十。”萧何习惯性的抬了下眼镜,他并没有近视,只是觉得这样能看上去严肃些,隔着一层镜片,整个人不至于被人看的透彻,被眼前的这人看破所有。
刘邦没想到萧何会听见,更没想到的是,萧何居然把这些小事记得这么清楚,他略觉尴尬的摸了下鼻子,说出来的话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嘿,萧何啊,我的事情记得这么清楚,说说看,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
刘邦没有注意到,他这句话寻常的调笑对萧何有什么影响,他只是专注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书,从空中落下,稳稳接住,转而又被他抛在空中。
站在刘邦身后的萧何嘴边不自觉溢出一抹苦笑,隐藏在镜片后的眼睛贪婪的盯着刘邦的背影,深紫色的头发有些长了,被扎成一小簇马尾,顺滑的搭在肩上,还是少年的刘邦经过社会的淬炼,窄瘦的肩膀不知不觉间变的宽阔,变得能承受更多的负担。他跟了刘邦整整六年,看着对方从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变成如今能挑起重任的青年。按年龄,刘邦实际上只能算是个少年,可现实不给他玩闹的时间,逼着他,压着他,让他硬生生的长大,不能躲不能逃,就连委屈了,都不能和任何人说。就像现在,明明心里藏着事,却不能任性,只能笑着,戴着他那张深植在血肉里的面具,以游戏人间的态度,应对着一切。
萧何知道,刘邦确实是一位好首领,杀伐果断,睿智冷静,理智到近乎冷酷,对敌人无情,对自己更甚。
也许他该好好休息了。萧何想。
“君主,子房他只是爱惜自己的书罢了。”所有如果你再去要的话,他肯定会答应的。
“我知道,只是这一次......”我并不想再次伤害他了。


“子房,你说,一本书,如果去买了另一本,他还是原来那本书吗?”
站在落地窗前的刘邦看着远处的灯火通明,轻轻摇晃手里的高脚杯,不经意的问了句。骨节分明的手指掐住高脚杯纤细的颈项,暗红的酒液随着杯身荡出好看的弧度,也衬的主人的手愈发的白皙诱人。
刚刚走到刘邦身后的张良愣了下,随即似想起了刘邦最近的不正常,知道对方并不是要自己的回答,便没有开口。
在他们身后,一对对男女相拥在舞池翩跹,或是几个人聚在一起攀谈调侃,富贵商贾的大型聚会并不常见,刘邦也只是借着合作方搭了条线,过来混个眼熟,看看能不能找到合作的机会。
但是此时,他却没了那个想法。
“萧何,走吧。”
被点名点人脸上的笑容一僵,下意识朝一个角落看去,在那里,原本站着一个人,一个他誓死追随效忠的人,然而现在,角落什么也没有。
顺着萧何的目光,张良很清楚对方在找什么,他冲萧何对面的人礼貌一笑,借着转身的动作,轻声提醒,“君主已经走了。”
离开宴会,两人并排走在马路上,两人的心情都不怎么愉快,萧何说一起散散步,张良没有拒绝。
“最近怎么了?”
“不是很明显吗?”
“也是。”
“顺其自然吧。”
看似毫无营养的对白,两个人却都心知肚明,但是,也只能看着而已。


刘邦做了一个梦,最近他一直在重复的做着一个梦,一个很熟悉却又陌生的梦。
彼时有人君临城下,倏忽间,又是长乐宫中的沉闷压抑,他忆得那人在战场上用兵如神,以一敌百,忆得那人雄姿英发,背水一战,他知道没有这个人,梦里的他也许不会那么轻易登上那至高无上的地位,可正因为此,才有了事后的种种。
到底是梦,所以他不会记得那人的长相,哪怕心涌动的再迫切,他也叫不出那人的名字。
直到他看了一本书。
有很长一段时间,刘邦都喜欢去张良那借书,什么书都借,感兴趣的借,不感兴趣的也借,他并不是对张良的书感兴趣,也不是其他的原因,他就是突发奇想,在某天突然心起,他们家军师每天带着一本书跑来跑去,如果把他的书都借光了,会怎么样。
当时他没多想,更没想书店那么多书,张良怎么可能会没书,只是觉得好玩,就做了。
然后,他后悔了。


to be continue
开学了.......时间都滚到宇宙外去了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