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雷卡】雷总的一百种花样告白方法2

据说之前的太甜了(?)
甜???
既然太甜了,那就虐吧,如果看得出来是虐的话
最后两段是回忆(不包括恶搞部分)时间线不要弄错了






chapter three———the hero saves a beauty(黑道)
(为了剧情需要,此章里面,卡卡很弱很弱,真的很弱,身娇体柔易推倒什么的......)
雷狮:你来干什么?
卡米尔:我可以帮你
雷狮:我不需要
卡米尔:不相信我吗?
雷狮:不是不信,而是,不需要!
卡米尔:好的,我知道了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雷狮都没有看到过卡米尔,虽然他不是特别在意这个人,卡米尔人看上去瘦瘦小小,实际上也没有多大的力气,当初雷狮跟他打架的时候,几乎可以说是随随便便一挥锤就把卡米尔打倒了,武力值低到不忍直视的地步。
所以雷狮很自然的忽略了他,他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卡米尔又出现在了他的队伍里,明明当时是他亲自除名的。
“帕洛斯。”雷狮叫住了抱着文件从门口路过的人。
刚准备悄无声息飘过的某人猛的一顿,帕洛斯快速回想自己最近做过的坏事,确定没有任何漏洞后,走到雷狮面前,尴尬的笑了声,“老大,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到帕洛斯的声音,雷狮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可是,虽然帕洛斯替他管理了海盗团很多事,但并不是所有的事帕洛斯都能管到,更何况卡米尔那低到可怜的存在感。
也许是不小心放进来的,雷狮最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那就不管了吧,反正也没多大影响。
“老大?雷狮老大?”
帕洛斯迟疑了一会,还是觉得提醒对方的好,虽然打断雷狮思绪的后果有那一小点可怕,虽然他一点也不想去触雷狮的霉头,但是他真的不闲好吗,他是真的有事情要处理好吗,好吧,最重要的还是不想面对面前这位肆意妄为的主,即使他现在的存在对他们海盗团不可或缺,但,总之,架不住他们老大的无所顾忌和肆无忌惮。
所以.....硬着头皮上的帕洛斯很快就遭到了报应———更多的工作量。
没办法,哪怕雷狮再不在乎他人的看法,因为某个人而引起的异常还是让他觉得很不爽,忍不住想发泄。他只是有点可惜,刚刚出现的为什么不是他的另一个手下,佩利。这样他就可以毫不顾忌的打一场,没有什么比战斗更能让雷狮心情愉悦的了,更何况和佩利对打,完全不需要找什么理由,佩利找他约架在海盗团内部已经众所周知了。

这天,和平常一样,天依旧很蓝,水依旧很清,我们雷狮海盗团的团长心情依旧是那么的......不好,咳咳,画风错了,重来。
总之呢,雷狮海盗团锲而不舍的做着“烧杀抢掠”的活动,雷狮团长也坚持不懈的继续他的“成长之旅”,这一切的一切看上去和以前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差别,可帕洛斯,雷狮海盗团的副手,团长的左膀右臂,却莫名感觉到了一种违和。
事情好像进行的太过顺利了。
“喂,佩利,你有发现什么异常吗?”帕洛斯捅了捅身边报怨无架可打的佩利。尽管他一点都不想理这个战斗狂人,但帕洛斯却不得不承认,对方的直觉在某些时候精准的可怕。
突然被帕洛斯点到名,佩利不满的嘟囔了一句,本就杂乱的长发被他揉的更乱,他往前倾了倾,鼻尖微耸,深吸几口气嗅了嗅,然后转了个方向,又闻了几下。
淡色的眉毛皱起来,佩利不耐烦的瞪了帕洛斯一眼,无所谓的说道,“帕洛斯,你最近是不是用脑过度,这里没有其他的味道啊。”
帕洛斯奇怪的盯着空无一物的天空看了会,倒是没有反驳佩利的话,无视对方智商上的硬伤是一回事,最主要的还是那无法忽视的感觉,尤其是随着海盗团的撤退,这种预感更甚。
雷狮蹲在高处台阶上,白色的发带随风在脑后飞舞。这次的劫货他连雷神之锤都没有放出来,对方弱的可怜,和帕洛斯分析的一样,他们海盗团毫无损失,只他一个就干翻了对面几乎一半人马。
他感觉到了不对劲,从最开始的收集情报,到现在的压倒性胜利,一切都进行的太顺利了。
可是,这样才有趣不是吗?
黑发少年勾起一抹邪肆的笑,突然,他眼睛一眯。
来了!

“怎么?还是不说吗?”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监牢,雷狮被吊着双手挂在斑驳的墙上,头无力的垂下,一直绑在头上的发带不翼而飞,黑色的头发湿淋淋的粘在脸上,血水从发梢滴落,顺着雷狮凌厉的脸部线条,在他的下巴处汇集,然后受重力作用向下,滴在他的衣服上,白色的衣服脏乱不堪,皱巴巴的沾满了血迹污渍。如果不是他的胸膛还在微微起伏,没有人会觉得他还活着。
可是当另一个声音在这安静的只能听见水滴声的地牢响起时,锁链碰撞的声音突兀而沉重,墙上的人挣扎了许久,都只能看见轻颤的手臂,头颅始终低垂。最终,雷狮似乎放弃了,金属刺耳的声音渐渐止息,牢房里又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只是这安静没有持续多久,干涩嘶哑的嗓音虚弱却也不羁。“哼,不过是条狗罢了。”
不屑的口吻,嘲讽的语气,很容易就让来者变了脸色,男子阴着脸,眼角调高,紫色的眼眸里扭曲着阴狠的算计,他打开牢门,几步走到雷狮身边,一把抓起对方的头发迫使雷狮仰头面对他。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看看你现在的模样......”男子贴近雷狮的脸,眼中的恶意毫不掩饰,他嘲笑着,讽刺的看着雷狮,“一个阶下囚,还想着能翻身?没有人会来救你的,你的手下死的死逃的逃,难不成你还指望有谁会来救你吗?别痴心妄想了!你以为你是谁,你很了不起吗,不过就是受了点宠爱,就以为自己很强了吗......”男子越说越激动,手上的动作也越发粗暴,他狠狠把雷狮的头往墙上撞,一下一下,沉闷的撞击声,听的牙酸。
他以为他可以听见雷狮的求饶声,他以为雷狮会向他低头,可他终究是失望了,由始至终,雷狮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越是沉默,男子手下的动作越狠。通红了一双眼的男子把雷狮折磨了个半死,吊着一口气不让对方死绝。
“你......咳咳,傻....逼。”说完这句话,雷狮晕了过去。

雷狮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被打的皮开肉绽的伤口因为没有处理,在潮湿的环境中溃烂化脓,又因为长期没有液体的补充,雷狮只觉得喉咙火辣辣的痛,少的可怜的唾液随着喉结滚动想尽自己最后一份力,却不想,这种徒劳的行为不仅没有半点缓解,反而加剧了疼痛。他撑着最后一点力气抬起头,这个动作艰难而漫长,最终,他还是飞快的扫视了一圈,却没想到他这一眼,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一双手缓缓的拖住雷狮的脸,雷狮猛然撞进一片湛蓝的天空,广袤无垠包罗万象。
雷狮的目光有些呆滞,长久的被困,他的脑袋好像也生了锈,齿轮咬合间,混乱的思绪被收集,梳理。他张了张嘴,声带轻微的颤抖,干涩的喉咙仅发出“嗬嗬”的声音。这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绝望,饶是雷狮自己,也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
“怎么了?”
卡米尔歪了下头,不解的看着“乱动”的雷狮,他的动作很轻很柔,可即使是这样,雷狮还是时不时的颤动,伤口太多也太密,卡米尔尽量避开的,只是他看到的伤口,更多的伤隐藏在皮肉下,没有划开肌肤,谁也察觉不了那些伤口究竟有多深有多重。
可是雷狮发不出一点儿声音,他现在半分力气都没有,更何况,就算他能开口,他也不会说,在两人安全离开之前,最终,雷狮闭上了眼,示意卡米尔继续。
两人的逃出异常顺利,雷狮虽有所觉察,可到底他被折磨的太厉害了,所有的气力都用来支撑着不晕过去。卡米尔扛着雷狮,带着他躲过监控巡逻,有惊无险的走出敌人的势力范围。
外面的阳光是那么的刺眼,雷狮恍惚了一瞬,然后再也撑不住,晕死过去。

雷狮是在卡米尔的帮助下回归的,这点雷狮海盗团内部人员都知道,有的可以说是亲眼目睹的,所以当雷狮宣布海盗团的军师——卡米尔拥有一半管理海盗团的权利的时候,海盗团的人都没有出声。
佩利还是有点生气的,他一向崇尚强者为尊,雷狮是他认可的老大,帕洛斯自身的实力也不算太差,可这个卡米尔,到底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的,这么弱,他佩利凭什么服他!
刚想站出来,佩利还没嚷出声,嘴巴就被一只手捂住,他挣扎了几下,耳边是帕洛斯轻生的呵斥,“闭嘴!”
卡米尔站在雷狮身后,默默瞅着底下众海盗团成员,他大概能猜出他们的心思,但他什么也没说。

雷狮第二次被困的时候,卡米尔正在另一个地方执行任务,他听到这个消息时,那笔的手不自觉颤了一下,顺畅的笔画中多了一个突兀的墨点,他安静的低着头,下属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战战兢兢的看着他把完成了大半的图纸撕碎,再取出新的一张,继续。
雷狮被抓住了,这回卡米尔没有单枪匹马闯入敌营,他带领着一大堆人,和帕洛斯制定了周密的计划,万无一失的闯进去。
然后,全军覆没。

雷狮和之前一样被吊在墙上,卡米尔坐在他对面,双手交叉撑着下巴,安静的望着雷狮,一如他之前跟在雷狮身后,乖巧又温顺。
卡米尔轻轻开口,语调轻缓,“你说过童话吗?童话故事里,王子解救了公主,而公主对王子一见钟情。”
这次雷狮并没有受伤,但他低着头,拒绝和卡米尔交流。
卡米尔等了很久,雷狮动都没有动一下,他拒绝的姿态如此明显,卡米尔闭上了湛蓝的眼睛,毫不犹豫的起身离开。
就在卡米尔离开后不久,房间里响起了雷狮低沉的笑声,声音越来越大,低着头的雷狮猛的扬起脑袋。他笑着,闪着白光的闪电在他身旁炸裂,紫色的瞳眸不知在何时氤氲上一层水汽,深紫的颜色像极了夜晚的天空,深邃的引人探究,却在深入后突然惊醒,心悸的感觉随之而来,那一瞬间的茫然,似乎可以让人忘却一切。

雷狮是由卡米尔照顾的,佩利的脑子里只装得下战斗,帕洛斯找各种借口拒绝和老大近距离接触,唯有卡米尔,细心的记录医生的嘱托,照顾起雷狮来体贴的挑不出一丝错,雷狮也乐得享受卡米尔的照顾,毕竟能从他一个眼神就看出他想表达的意思的,除了卡米尔,真的再找不出其他人了。
再过几天,雷狮就差不多痊愈了,他偏过头,卡米尔坐在病床边,专注的削着苹果,修长好看的手转着水果刀,薄薄的果皮一点一点落下。春日的阳光正好,金色的光透过窗户,懒洋洋洒在卡米尔身上。从雷狮这个角度看去,纤长的睫毛晕染着微光,精致的侧脸细腻的可以清楚的看见细小的金色绒毛,卡米尔微低着头,湛蓝的眼睛里,一汪湖水掩映着星星点点的光,静谧而美好。
呼吸被放得很轻,雷狮眼都没眨一下,他似乎看呆了。
“大哥?”
卡米尔刚处理好苹果就看见雷狮看着窗外发呆,他有些好奇的顺着对方的眼神望过去,什么也没有发现。伸出手在雷狮眼前晃晃,卡米尔再次出声,雷狮似乎还没回神,一瞬间惊慌的表情愉悦到了卡米尔,但他没敢嘲笑雷狮,只是眼里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
他还没见过对方这样不知所措的时候。
雷狮莫名其妙,但心虚的他并不想跟卡米尔搭话,他安静的啃着苹果,卡米尔也不是多话的人,病房内再次安静下来。

“喂,卡米尔。”
“大哥?”
“你听过白雪公主的故事吗?”
“......”大哥你什么时候变幼稚了?
“......”
“......”
“我是说,和我在一起吧。”
“噗!”
“不准笑。”
“嗯,都听大哥的!”



其实正常版本应该是这样的
卡米尔把雷狮救出来之后,雷狮康复之后,在某一天,卡米尔被他的上司兼大哥壁咚在了办公室。
雷狮:卡米尔,我帅吗?
卡米尔:......大哥你最帅!(大哥,别闹!)
雷狮:好,那我们就在一起了
卡米尔:谢谢
(os:hhhhhhhhh)

咳咳,这才是最正常的版本
壁咚后
雷狮:卡米尔
卡米尔:嗯?
雷狮:我有没有说过你很美
卡米尔:......没有
雷狮:在一起吧!
卡米尔:好
(os:所以,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作者已疯,好好的小短篇被拖成这个样子也是够够的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