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雷卡】雷总的一百种花式告白3

感觉越来越ooc
算了,将就着吧......

不要怀疑掉了一段,five没打出来,跟seven合并

这篇末世,类养成
#雷总的另类告白方法#
#如何在死后让人接受告白#
#不管多少年,卡卡依旧是个可爱的小丧尸#



chapter six———cultivate(末世)
雷狮抓到了一只小丧尸,对的,就是小丧尸。他见到对方的时候,小丧尸蹲在墙角,旁边围着一大群龇牙咧嘴的丧尸,不要问雷狮是怎么在那些面目全非的脸上看出垂涎欲滴的表情,至少他清楚一点,如果他做点什么的话,那只可怜的小丧尸很快就会被分吃。
雷狮:卡米尔,要吃肉吗?
卡米尔:......
雷狮:真的不吃吗?这可是新鲜的人肉
卡米尔全黑的眼珠偏移了一瞬,但马上,他缩的更小了,双手环抱着膝盖,后背紧靠着墙壁。
卡米尔:嗬嗬......
雷狮:卡米尔真的不要啊,那真是太可惜了,我又不吃人肉,这么新鲜的肉,丢掉的话太可惜了
雷狮站起身,惦着手上鲜血淋漓的肉四处看了看,似乎在考虑往哪个方向丢比较好。
卡米尔:......
眼前一道黑影掠过,雷狮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掌,一抹自得自他眼底飞逝。
而角落里,小丧尸抱着肉狼吞虎咽的啃着,他饿了好几天了。虽然在他仅有的记忆里,这个人类救了他,可对方也把他困在这块小地方。每天一个散发着香味的活人在眼前晃,偏偏卡米尔只能看着,对方武力值太高,本能告诉卡米尔不要和这个人类动手,而他总感觉这个人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逃又逃不走,打又打不过,人类不但不给他吃的,还经常在身边勾起他胃里的馋虫,卡米尔果断愤怒了,等到雷狮终于意识到丧尸进食的问题后,卡米尔已经快饿疯了。
可是这个人还在逗他!
对此,卡米尔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不理这人!
但是太饿了啊,面对着墙壁,卡米尔委屈的揉了下肚子,他好饿啊。
最终,卡米尔还是没能抵御食物的诱惑,满足的把肉咽下去,卡米尔眯起眼睛,肉的口感很好,看得出来准备的人用了心,卡米尔眼睛转了转,悄悄转过头飞快看了一眼后,又转回继续啃手上的肉。既然对方“道歉”了,那他就好心原谅这个人类吧。
自从雷狮把卡米尔捡回来后,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可是雷狮一个人随意惯了,现在带了个小拖油瓶,哪怕这个小拖油瓶是自找的,可他还是有点别扭。
末世人性泯灭,对待丧尸这种已经不算是人类的“东西”更是不会留情,可雷狮却反其道而行之,收留了一只小丧尸不说,还四处为他猎杀人类。他的行为太过肆意,没有人想死,更没有人想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一个陌生人,雷狮的存在就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
所以,当有人在雷狮身边看见别的人的时候,内心的震惊可想而知。
帕洛斯莫名的盯着眼前全副武装的只剩下两只黑黢黢的眼珠子的人,心中突然升起某些不好的预感。帕洛斯:这人是......?
雷狮看了卡米尔一眼,回道:我弟弟
帕洛斯疑惑:弟弟?
雷狮有些不耐烦:东西呢?
帕洛斯把东西递过去,雷狮懒得多呆,拿了东西牵着卡米尔准备走。
帕洛斯拦住雷狮:等等
他狐疑的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就在雷狮不耐烦想甩开他的前一秒,帕洛斯幽幽问道:他...不是人类吧?
雷狮瞬间觉得自己的手被狠狠的抓了一下,他安抚的捏了下卡米尔的手,对帕洛斯说道:你想太多了
雷狮再一次被卡米尔冷待,可惜的是,这次用食物求谅解并没有什么作用。
端着一盘刚割下来的肉,雷狮站在卡米尔身边,只是这次,卡米尔连注意力都没分给他。平时雷狮对他太好,所以现在卡米尔根本就不饿,更何况,为了卡米尔自身的安全,雷狮每天拼死命操练对方,就算没有雷狮,卡米尔也不用担心饿肚子的问题。
见卡米尔铁了心不准备理自己,雷狮无奈,将盘子放在卡米尔旁边,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听见雷狮离开的脚步声,卡米尔小小的翻了个白眼,别以为他不知道对方打的什么主意,真当他好欺负吗?

卡米尔:大哥!
雷狮咳了一口血,朝卡米尔笑了下。
雷狮:卡米尔,你来了
卡米尔:大哥......
他不应该赌气的,找到雷狮的时候,卡米尔只想到了这个。
卡米尔直到现在,唯一学到的两个字——大哥,这也是他唯一能发出的两个音,他的声带早被破坏,就连这两个字,都是在他自己的坚持下学会的。雷狮不愿意他受苦,可卡米尔却觉得这是他唯一能回报雷狮的,即使对方并不需要。
唯一会的两个音,卡米尔时常挂在嘴边,这是他表达亲近的方式,里面包裹着卡米尔的各种情绪,愉悦的,欣喜的,满足的,骄傲的,但这一次,雷狮却听出了撕心裂肺的绝望。
卡米尔拖着僵硬的身体跑了过来,他坐在雷狮身边,嘶吼着,威吓着警告丧尸们的接近。
身体被卡米尔抱在怀里,雷狮努力撑起身体,在卡米尔的搀扶下和他面对面。
雷狮:卡米尔......
卡米尔:有什么事吗,大哥?
雷狮:你走吧
卡米尔浑身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雷狮深幽的眼睛,紫色的眼眸一如既往的好看,雷狮坚定的看着他,里面是卡米尔熟悉的坚毅和无畏。
哪怕是死,雷狮的神情都没有任何变化。
只是,他伸手揉了揉卡米尔黑亮的头发,柔软的触感使得雷狮享受般的眯了下眼,能够在最后一刻看到卡米尔,他真的很开心。
丧尸是不可能再生长的,卡米尔跟在雷狮身边这么多年,他依旧是最开始雷狮捡回来的那个模样。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卡米尔冰冷的额头上,对卡米尔,雷狮给了他所有的温柔。
雷狮:卡米尔,等我死后,你就把我吃了吧
卡米尔:大哥!
听出卡米尔声音里的拒绝,雷狮扬起一抹张狂的笑。
雷狮:怎么,不乐意?以你的食量,很多天都可以不用幸苦出去找吃的了
卡米尔有点委屈:大哥......
雷狮拉过卡米尔的脖颈,两人额头抵着额头,四目相对。
雷狮:卡米尔,听话
卡米尔蹭了蹭雷狮的鼻尖,慢慢的,坚定的,摇了下头。
雷狮深吸口气,认真的看着卡米尔。
雷狮:卡米尔,我喜欢你
卡米尔:我知道,大哥已经说了很多次了
雷狮:那不一样
卡米尔疑惑的眨了下眼睛,哪里不一样吗?
雷狮并没有多说,他看了一圈围着他们的丧尸,慑于卡米尔的威胁,他们都不敢上前,只焦躁的围着他们转圈。雷狮可以肯定卡米尔的能力可以完好的把他带出去,但是他的腿已经废了,他的骄傲不允许他继续活下去,所以,他想要卡米尔吃了他,他想一直陪着卡米尔,就像卡米尔一直陪着他一样。
卡米尔还是没能阻止雷狮,他的“亲人”已经死去。
经过雷狮长时间的教育,他懂得了他和人类的区别,也知道人类并不像他一样可以“活”很久,人类很脆弱,会生病,会受伤,会死掉。卡米尔见过雷狮杀人,也见过别人想要杀雷狮却反被杀,他亲眼看见雷狮处理他的食物,挑出其中最好的肉,完美的切割下来,然后递给他。这在卡米尔眼中没什么不对,虽然他的这个“亲人”也属于食物中的一类,但在卡米尔眼中,对方是不同的。没有任何理由。
可现在,对方却逼着他,让他像对待食物的方式对待自己的“亲人”,卡米尔觉得自己做不到,可这是雷狮的“请求”。
囫囵的往嘴里塞着肉,卡米尔机械的重复咀嚼吞咽的动作,他完全尝不出肉的味道,哪怕这是他最喜欢的人肉,他也提不起半点兴趣,只为了完成雷狮的愿望。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丧尸并没有所谓的时间观念,卡米尔混在一群丧尸中间,行尸走肉般向前。
他似乎有点理解雷狮的那句话的意思了,在很久很久以后,雷狮说,喜欢他,是想融入骨血的喜欢,是不到死不放手的喜欢,是就连死后都不愿意分开的喜欢。也许那个时候卡米尔就觉察出了什么,可是他不愿意承认,对他来说,雷狮更多的像养育他的父母,他也很喜欢很喜欢雷狮,但这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在哪,卡米尔不清楚,他迷迷糊糊的感觉告诉他,两者之间完全不同。
可是,有的时候,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如果有个人天天在你的耳边说着喜欢,也许就真的是喜欢了。
两只手僵硬的抬起,慢慢的放在耳边,狠狠的盖住耳廓,卡米尔的双眼有一瞬间的迷茫,又听见了,一个熟悉的低语。
那人在说,卡米尔,我喜欢你。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