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逃生者游戏

在某lo上看到一太太的图,哇,好萌,小本本走起

并没有太关注cp,所以私设无性别吧,都,配对全靠剧情需要,萌点自寻

超紧张的,毕竟没多玩,设定啥的,ooc无视吧

暂定cp:艾玛(园丁)x杰克 弗雷迪(律师)x艾米丽(医生) 微玛尔塔(空军)x艾米丽(医生)(咩,超喜欢医生的说,并不是治病救人,而是被攻略,哇咔咔)






艾玛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在睡一觉醒来后。
很阴森,这是他的第一反应,但冥冥之中他又觉得这个地方他好像来过。艾玛使劲摇了下头,想要将脑中奇怪的想法赶跑,一片黑影从他的头顶飘下。
咦,草帽?
艾玛弯下腰,试着戴了一下,这简直就是为他量身订做的。
戴着帽子,艾玛再一次打量他所在的环境,破旧的房屋,坍塌的废墟,在他不远处,一个绿皮箱子缩在墙角。
也许他可以从那里面发现线索,艾玛迈开步子。
“别动!”
一个突然的声音阻止了艾玛,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脖子有点凉。
艾玛小心低下头,一把闪着银光的刀。他僵硬的不敢动,同时也很茫然,这个人到底怎么出现的,又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但艾玛却觉得浑身冰凉,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对方还拿着一把刀,时刻威胁着自己的生命。
精神高度集中,艾玛动都不敢动一下,身后的那个人除了说别动和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以外没有任何动作,艾玛拿不定身后那人的意思,只能乖乖按照对方的要求,保持着僵硬的动作,一动不动。
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几秒钟,艾玛终于听到对方的另一个指示。
“不要乱跑,不要叫喊,跟着我。”
见艾玛点头同意,对方像是放松了下来,脖子上的刀缓缓放下。


“你好,欢迎加入我们,我是弗雷迪,是一个律师。”
“克利切,我是一名慈善家,小伙子,以后我们就是同伴了,多多关照啊。”
“您,您好,我是......一个医生,我叫艾米丽,很高兴认识您。”
“玛尔塔,空军。”
艾玛歪歪脑袋,他们现在在一个隐蔽的小房子里,刚刚带他过来的是空军,也是他们当中唯一一个有武器的人。
看着对面四个人都盯着自己,艾玛拉拉帽檐,低头想了一会,道。
“你们好,我是......艾玛?”艾玛有些迟疑,他并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他的名字,但是,他现在能记得的,只有这个。
“艾玛?这个名字很好听。”费雷迪,也就是律师上前一步靠近艾玛,抬手压了压艾玛的帽子,“那么,你的职业是什么呢?”他低头,对上艾玛稍显惊慌的眼神,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眼底带着安抚。
职业?艾玛想了会,悄悄抬起脑袋仔细看了看其他人。
好像他们手上都拿着东西,身边这个律师拿的一个本子,慈善家拿着手电筒,医生拿着一剂针管,空军拿着一把枪。
而他,只有头顶上的一顶帽子,还是用稻草做的。
难道他是农民?
几人见艾玛低着头不说话,又想起他之前介绍自己时不确定的语气,心里都模糊的有了一个想法。
最后,还是艾米丽站了出来,他轻轻扯了扯艾玛的衣袖,“你有没有哪里伤到,我,我可以治疗。”


从几人口中了解到了关于这里的信息,艾玛垮下了脸,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确实有点害怕。
害怕这里的环境,害怕四处巡视的监管者,更害怕,他会一直记不起其他的事。
这个地方很大,但是他们出不去,不,也不能这样说,律师告诉了他出去的办法,但是听上去,那似乎很难。
“不管怎么样,千万不要被监管者抓住,更不要试图违背‘规则’,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是空军在其他人走出去的时候,靠在他耳边悄悄跟他说的,对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硬邦邦的不似其他三人的温和,可艾玛还是在空军恶狠狠的语气下察觉到了对方的关心,就跟空军本人带给人的感觉一样。
“玛尔塔真的很温柔呢。”
“是啊。”
艾玛眨了眨眼睛,惊讶的看向身边的人。
克利切俏皮的冲艾玛眨了下眼,指了指不远处的晃动的杂草,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上。
“嘘——”
艾玛顺着对方的视线看过去,一个瘦长高挑的身影在一棵树下,左右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手臂突然被扯了一下,艾玛长大了嘴,一只手赶紧捂住他的嘴巴,才没让他惊呼出声,把即将出口的尖叫堵在了嘴里。
“嘘——那是监管者。”
克利切贴着艾玛的耳朵,声音放的很轻很轻。
艾玛瞪大了眼,他以为那个人也和他一样,是他们的同伴。
克利切有些无语,但他却没说什么,只是敲了下艾玛的脑袋。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好点子,虽然这个计划他已经策划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好时机。
他拉着艾玛悄悄挪到一个隐蔽的角落,慎重交待对方不要乱跑之后,弓着背挪到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然后在艾玛惊恐的目光下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


没事的,克利切不会有事的。
他们说过,监管者只有一个,而且克利切他在这呆了这么久了,肯定没问题的。
虽然在心里不断安慰自己,艾玛的手却不知不觉拽紧了衣角。他现在不是特别了解这个地方,仅凭着其他人给他的信息,他能做的也只是保护好自己不给其他人拖后腿而已,而且......他什么也不会。
想到这,艾玛突然想到了他醒来时看到的绿皮箱。
因为对其他人的不了解,艾玛并没有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们。
只能靠自己了。
艾玛想到之前怪异的氛围,那些人之间并不想他们表现出来的那样友好,虽然艾玛忘记了许多事,但这种近乎本能的察言观色似乎被刻进了骨子里。
他们只是被迫合作罢了,一旦有危险,没有人会救人。
克利切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艾玛腿都蹲麻了,他想了会。再等五分钟吧,如果克利切还没回来,他就先去他醒来都地方找到那个绿皮箱。至于找到了之后要做什么,艾玛自己也不清楚,但他总觉得,只要打开了那个箱子,他就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一些其他人没有告诉他的信息。

tbc

看到这张图突然想到忘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看到监管者求生者心脏是会砰砰跳的啊,不过.....emmmm,如果视力够好的话,hhhhhhh,看到很远很远的监管者也不是问题对吧
很好奇,如果园丁和杰克在一起了,心脏真的不会爆掉吗,毕竟心跳的那么快,但是!这是个悲剧啊,哪来的相处哦
哇,这样又一个脑洞开始了,ooc更严重嘛耶
(私设杰克略忠犬,当然,该变态还是得变态啊,嘛耶,略慌)
艾玛:离我远点
杰克:为什么呢,小艾玛不喜欢我吗?嘤,小艾玛不喜欢我,我好伤心。【装作委屈的抹眼泪】
艾玛:......没有【抿唇】
杰克:那是什么原因呢,艾玛讨厌我了吗?这怎么可以
艾玛:......
杰克:嗯?你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艾玛:【没好气】我说我没有讨厌你
杰克:【摊手】那好吧,那我就离你远点好了,哦,对了,作为交换,艾玛把自己的心给我好了
嘛耶,好可怕,果然变态很可怕,是蛇精病的变态更可怕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