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花将军的“童养媳”(上)

花木兰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皮皮花表示家爸妈都是自己的,不接受反驳


可是母亲也向着别人怎么办


再一看,哇,这是老爹给我买来的童养媳吗?


你以为这是养成吗?太天真了,这都是假的,假的


将军花x将军兰(花魁兰)


哈哈哈哈,传说中女装大佬?男女通吃的兰陵王,传说中的万人迷?吃醋的花花?霸气侧漏的花花?


嗯,以上皆没有,太懒了全在下集,感觉给自个立了个flag,龟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表示每天都很忙啊,所以下集是啥时候.....国庆没几天了啊好像







花木兰家里多了一个孩子,那是他父亲出门时带回来的,据说是一个好朋友的遗孤,这次是借着出任务特意去接的人。


对这个突然到来的人,第一次听母亲说的时候,木兰是很排斥的,毕竟多了一个人和自己分享父母的关注,哪怕花木兰很少呆在家,也本能的讨厌那个即将到来的人。


可花木兰很快就改变了她的想法,在对方来的第二天。昨晚在外面玩到很晚,结果导致第二天早上起迟的花木兰,在饭桌上看到那个很乖巧坐着的孩子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哪来的这么乖的小孩子,第二反应是,这肯定是她父亲给她买回来的童养媳!不然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她家。至于几天前她的母亲扯着她的耳朵强调了又强调的话,花木兰早抛到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


当花木兰兴冲冲绕过桌子跑到另一边看到对方正脸的时候,从出生就不知道害羞为何物的花木兰突然红了脸,她扭捏的抓了下衣摆,然后故作潇洒的理了理袖子,磕磕绊绊朝对方了打了个招呼,然后问道,“请问你是父亲买来给我做童养媳的吗?”


“花木兰!”还没等那小孩回答,花木兰就被突然出现的母亲大人给喝住了。


花妈妈刚刚还在想要怎么给花木兰介绍她才不会太反感,可谁知还没等她想明白呢,自家女儿就给她整了这么一出。听听,这都是什么话,什么叫买来,什么叫童养媳,且不说小小年纪知不知道什么叫童养媳,就算是道听途说,那买字又怎么解释,她是不是该庆幸一下自家女儿好歹记得询问前带给请字,总算丢脸丢的不是太彻底!


花妈妈柔和了表情把呆站着不动的乖小孩拉到自己身后,揉了下对方的头表示安抚,然后她转过脑袋,狠狠瞪了自家女儿一眼,等见到花木兰那红透了的耳尖,花妈妈反而被气笑了。


“怎么?知道害羞了,这是高长恭,以后他就住在我们家了。木兰,他比你小,我对你的要求也不高,别欺负他就行了。”花妈妈把高长恭推到花木兰面前,交代了几句后,回厨房给他们准备早餐。


自家母亲走后,花木兰看着面前拘谨的小孩,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骨碌碌转了转,伸手就要去拉高长恭的手。


低着头的小孩被吓了一跳,手被一只软软的手抓住,小孩惊慌的抬起脸,圆圆的双眼瞪的更大,尤其看见了花木兰眼底灼灼的光,小孩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被抓住的手却挣脱不开,而这样做的后果是小孩失去平衡,眼看着人就要往后倒去。花木兰被小孩的容貌惊艳,那一瞬间也忘了反应,两人齐齐摔在地上。


身下是小孩软软的身体,花木兰低头,小孩眉头皱的紧紧的,死死咬住嘴没哼出半声,花木兰连忙爬起来,又朝地上的小孩伸出手,脸上破天荒露出一丝歉意,“那个......”


谁知小孩压根不理她,只撇了一眼离得不远的手,自顾自爬了起来,一张小脸绷的紧紧的,不说话也不喊痛,只是站的离花木兰远了点。


花妈妈回到厅堂,就看见两小孩各自占据一角默默对峙着,尤其是自家女儿眼中的跃跃欲试,十分了解自家女儿的花妈妈直觉不会发生什么好事,当即走到花木兰身边,提溜着她的耳朵耳提面命,各种威逼利诱警告了遍,末了还不放心,威胁说如果花木兰敢欺负小孩就把她送去舅舅那边寄住。


这是花木兰和兰陵王第一次见面,彼时花木兰还是个令父母头疼的调皮蛋,兰陵王在花木兰眼里也不过是个漂亮但无趣的“小孩子”,在她多姿多彩的生活里,她和兰陵王的第一次见面不过一圈石子荡起来的涟漪,很快被其他的事物掩埋,找不到半点痕迹。




兰陵王至今都记得第一次和花木兰见面的场景,对方不仅眼瞎没认出他的性别,还大言不惭的说他是童养媳。呵,怎么可能,先不说他是男的不可能嫁,就算他真的想娶她,两人之间也隔了太多沟壑,根本没有可能。


不过,兰陵王不得不承认,他这十几年接触过的人当中,花木兰的眼睛是他见过最好看的,就像现在,对方虽然被他压制住,但那双眼睛却死死的瞪着他,眼中的火光与不屈的战意熠熠生辉,浅褐色的瞳孔萃出金色,如初生的太阳,耀眼却不刺目,给人以生的希望。


只是这样被注视着,兰陵王有一瞬间的晃神,而就是这么一瞬间,被他压制住的人抓住机会,反手挣脱了他的束缚,手顺势在他面前挥了一下,“回神,就这么在敌人眼皮子底下发呆真的好吗,大将军?”


早在花木兰挣扎的时候兰陵王就反应了过来,懊恼的情绪一闪而过,听到花木兰的声音,兰陵王不自觉动了下手指,随即看向了花木兰空着的左手。


“哎呀,被发现了,不过大将军,手感不错哦,真期待你摘下面罩的样子。”花木兰回味似的摩挲了几下手指,眨眨眼,不怀好意的目光在兰陵王脸上逡巡而过,而后不等兰陵王反应,飞快向远处越去。


兰陵王呆站在原地,还没有从震惊中回神,自他出生以来,唯两次被人轻薄,都是栽在同一个人手里,这让他有些不敢相信。不得不说花木兰的脸皮是真厚,可即便这样,兰陵王也没错看花木兰“逃走”之时露出来的红透的耳尖。


还真是,敢做不敢认。




“客官,进来玩啊~”


“来嘛,客官,一起来玩啊~”


红灯笼晕染着迷离的光,温暖的室内,粘稠的空气中浮动着暧昧的气息,芙蓉帐暖胭脂迷蒙,铮铮铁骨也在温柔乡中软了身骨,卸了防备。


花木兰带着她的小队来庆祝战争的胜利,却不想在路过醉花楼的时候发现楼外站了一排又一排的人,好奇的百里玄策好不容易挤进去,等他出来的时候,衣服被扯的凌乱不堪,一张小脸红彤彤的,脸颊两侧还有好几个唇印,整个人狼狈不已,看的百里守约直皱眉头,将他扯过去,又是整理衣服又是掏出手帕擦脸上的印子。“说吧,发生什么事了?”花木兰问。


百里玄策抱着自家哥哥的脖子,在他身上蹭了蹭,心满意足的抖了抖耳朵,把刚才打听到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原来是醉花楼几天前来了一位美貌异常的姑娘,一过来就将楼里的花魁比了下去,而今天,是那位新任花魁第一次登台献艺,很多人慕名而来,都想瞧一瞧这位美人是不是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倾国倾城,这不,现在还没到花魁献艺的时间,醉花楼人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的密不透风,苍蝇挤进去都困难。


花木兰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看了几眼身边的人,苏列和凯一本正经的似乎在讨论什么,百里两兄弟就更不用说了,玄策抱着守约的腰,暗戳戳吃着豆腐,身后的大尾巴摇的欢快,百里守约也是一副宠溺的表情,一遍又一遍重复着不要随便一个人去青楼这种地方,就算要去也要有人陪着去,当然,最好是叫上他。


花木兰左看一下右瞟一眼,结果发现自家队员全都成双入对,只有自己形单影只,这种感觉......花木兰有些微妙,但作为队长,队员能幸福也是值得开心的事,不过既然这样,那今晚她就去看看那个花魁是不是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般漂亮。


看着毫不犹豫把他们甩开的队长,居家小能手百里守约隐隐表示担忧,挂在他身上的百里玄策一眼就看穿了自家哥哥的心思,暗红色的大尾巴缠住哥哥的大腿,尾巴尖悄悄向他身后探去,“没事的,哥哥,我可以跟你保证那个花魁绝对没问题,而且你还不相信花姐的武力值吗?”


百里守约沉思着,队长的实力他们是有目共睹的,但百里玄策的那个保证,“玄策,你认识那个花魁?”


趁着自家哥哥的注意全都在自己的话里,百里玄策暗自勾起坏笑,蓄势待发的尾巴尖微微一勾,百里守约垂在身后的尾巴就这样落入了玄策手中。


“唔!”敏感的尾巴尖被掐住,百里守约有一瞬的僵硬,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泄愤似的狠揉了一下面前毛绒绒的脑袋,“这是在外面,认真点!”


“诶呀,都说了花姐没事啦,难道哥哥你还不相信我吗?好伤心呢......”百里玄策低下脑袋,原本竖着的耳朵也无精打采的耷拉着。


百里守约无奈,“那好,你都这样保证了......”


“哥哥,我们回家吧,我想吃肉!之前说好了的!”


“玄策,不能挑食。”


“如果是哥哥喂的话,不管什么我都会吃下去的哦。”


“......”




花木兰坐在榻上和对面的人大眼瞪小眼,房间内的气氛很奇怪,虽然她的小队全有龙阳之好,虽然她经常做男儿打扮,在战场上算得上所向披靡,虽然她想一睹花魁的芳容,但她真的没有娶个女人回家的想法,这要是让她的父亲知道自家女儿不仅逛青楼还招了个女人,估计会把她打断腿不可。为了自己的小命找想,花木兰默默思索托辞。


只是......这花魁怎么越看越眼熟呢?


想到花魁摘下面罩之前那双夺人心魄的眼眸,再仔细打量面前美人近看更诱人的凤眼,记忆中也有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她,只不过那时对方眼中并没有太多的情绪,钴蓝色的眸子好像一望无际的大海,看似清澈透亮,实则掩藏着无数的情绪,随时可能倾覆一切。


可到底是谁呢,这样一双眼睛,这样漂亮的一张脸......


“童......养媳?”花木兰喃喃低语,对面一到冷光瞥过来,花木兰一个激灵,刚刚抓住的思路从脑海一闪而过,消失在深处。


“将军~奴家把别人赶走可不是让将军来发呆的~”“花魁”娇嗔的瞪了花木兰一眼,轻纱颜面遮住了她半边脸,那双眼睛更加突出,狭长的眼尾向上轻挑,勾魂摄魄的眼神就像一个细细的勾子,一下一下抓挠着对方的心脏。


花木兰被对方的眼神勾的心里莫名痒痒,定下心神,暗叹这“花魁”果真名副其实,要是她是个男人,估计早就忍不住扑上去了。


to be continue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