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月饼节当然是变成兔子啦

emmmm,中秋节快乐,兔子们给大家送祝福啦~





卡米尔喜欢吃甜食是整个凹凸星人都知道的事,月饼这种只有在中秋才会有的甜食,不只是卡米尔,几乎所有凹凸星的人都在期待晚上丹尼尔发放的月饼。金和安迷修为甜的月饼好吃还是咸的月饼好吃争论不休,艾米娇羞的站在一块大石头后面,一边悄悄看着金,一边扯着自家弟弟的衣服,碎碎念如果她找丹尼尔学做月饼的话金会不会激动的和她一起玩,不远处,嘉德罗斯以月饼为赌注,要求格瑞和他痛痛快快打一场,白发倒葱头少年思考了一下,破天荒答应了对方的邀战,以往一直跟在嘉九岁身后的雷德和蒙特祖玛破天荒没有跟自家老大闹,绿头发的印加王族末裔远离众人一个人站在一边,望着天空上刚升起缺了个角的月亮出神,雷德一改往日的吵闹,静静站在祖玛身后,悄无声息陪伴着罕见露出脆弱神态的人。而在另一边,雷狮海盗团出奇的安静,不,也许不能说安静,只是在大晚上还可以看出颜色的烟雾,还有那诡异的气味,几乎所有人都自觉远远避开那片范围,佩利拦在卡米尔身前,张嘴似乎在劝着什么,只知道打架的他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显然业务不是很熟练,卡米尔不为所动,佩利偏头求助一旁看好戏的帕洛斯,笑的不怀好意的少年冲佩利点点头,在卡米尔耳边说了一句话之后,刚松了一口气的佩利就看见,之前还安安静静站着的少年抬脚就往烟雾最密集的地方冲了过去,速度之快,佩利还没眨眼,人就已经不见了。


卡米尔找到雷狮的时候,对方正在跟一碗面粉做斗争,工作台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除了雷狮占的那块地相比而言干净许多以外,其他的地方则堆满了颜色诡异的不知名物品。卡米尔闻着空气中堪称恐怖的味道,不自觉皱起眉头,用手掩住鼻子。可他看着头发脸上身上白一块黑一块的雷狮,从未在人前露出如此狼狈模样的人此时手忙脚乱,却还是一脸严肃的看着从凯莉那买来的食谱,认真的按照上面的步骤一丝不苟的完成,卡米尔瞳孔骤缩,另一只放在身侧的手暗自抓紧。


发现有人靠近,雷狮撇了一眼,在看清是卡米尔后,手上的雷电散去,人也放松下来,只是手里那碗刚和好的面粉,又成了黑乎乎的一团。


“卡米尔,不是让你在外面等着吗?”


雷狮不动声色的把碗里的东西倒在脚下,用脚尖将其毁尸灭迹,再若无其事的提起放在一边的面粉袋,加面粉加水,这个动作他做了很多遍,很熟练。


卡米尔摇摇头,走到雷狮身边拿了条围裙给自己围上,说,“我想过来陪着哥哥。”卡米尔很了解雷狮,他知道以雷狮的骄傲不可能会让别人帮忙,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更何况这是雷狮要送给他的中秋礼物。


在两人的合作下,月饼终于被做了出来,丹尼尔准时出现,说了一大堆看似挺有道理其实也有点道理的祝福后,最期待的环节终于到来。


每人手上都发了一份月饼,就连小机器人们,也都是人手一份举着自己的小月饼开心的跑来跑去。不仅如此,拿到月饼的人对比之后发现,月饼竟不是以往统一的味道,而是根据每个人的喜好,制作了不同口味的月饼。比如金的甜月饼,安迷修的咸月饼,再比如格瑞的牛奶布丁月饼,嘉德罗斯的炸鸡月饼,凯莉的棒棒糖月饼,佩利的肉味月饼,帕罗斯的炸薯条月饼,银爵的西红柿月饼(据说西红柿可以美白,所以丹尼尔是真“贴心”),当然,虽然知道雷狮做了月饼丹尼尔也没忘记他们那份,卡米尔拿着丹尼尔制作的大份月饼罕见的给了他一个笑容,只是一旁的雷狮看上去并不是特别开心,黑着一张脸抓着月饼,死死盯着月饼上的那个笑脸。


中秋赏月吃月饼,这是每年凹凸星的传统,只是今年似乎有点不一样。好友坐在一起赏月分享月饼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在这个观赏月亮最好的地方,一群不同颜色的小兔子蹦来蹦去,只有一个戴着羽毛帽子的少年站在兔子堆里,看了一会后,走到一只兔子面前把它抱了起来。


end



其实某攵当初想的是,卡米尔吃了雷狮做的月饼变成兔子,后来一想,雷总要如何手残才会做出一个正常的月饼,然后有了卡卡在一边帮忙,这种“黑暗料理”肯定是杜绝的,所以就丹尼尔,不,小黑洞偷偷在丹尼尔做月饼的时候放了“料”,这样,丹尼尔也愉快的变成月饼,不,兔子了

再然后,本来是有后续的,但是车上太晕了,卡米尔“调戏”雷·兔子·狮就当另一篇吧(主要是还没想好hhhh)

再次,中秋快乐哟~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