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夭寿啦,雷总变兔子了

依旧是熟悉的配方,咱酷炫狂霸拽,桀骜不驯秒天秒低秒空气的雷大大变成了一只柔弱的兔叽,这是多么令(喜)人(闻)悲(乐)伤(见)的事


霸道总裁兔叽雷大x想尽办法都没有把哥哥变回来的卡米尔小可爱


如此的简单粗暴,内容......ooc的锅我背






自中秋节过后,所有凹凸星的居民都心照不宣的远离了他们可靠的管理者丹尼尔住的那片区域,原本住在丹尼尔旁边的那些人也都默契的探亲访友,这家生小孩去看一看,那家要远行去住几天送送行。一时间,丹尼尔所住的那条街门可罗雀,白天的街道寂静的和夜晚没什么区别。


但事情也并没有这么绝对,至少金他们那一群人依旧我行我素定居在他们的小窝里,他们也不是不怕,就像紫堂幻每天都试图以各种理由把金给骗走,可某个一心想找到姐姐的少年固执的认为丹尼尔那里有消息不肯走,紫堂幻也没办法,为了兄弟,更何况他们这也有大佬,还不止一个(某显然是忘了那天他们都变成了兔子,大佬什么的,也是要看级别的)。


不怕丹尼尔的当然不止金的小队,嘉德罗斯等人,雷狮海盗团,艾比埃米姐弟也都没有挪窝,后者当然不是不怕,只是男神的吸引力限制住了艾比脚步,再加上时不时来串门的安迷修,丹尼尔也不算孤零零一个人。


然而我们管理者大大最近有点小小的烦恼,是关于卡米尔的。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中秋节那天晚上,丹尼尔突发奇想给大家一个小小的惊喜,带给他们一种与众不同的中秋节的体验,被一大群兔子包围,隐性毛绒控丹尼尔绝对不承认他心里的暗爽。可是好像哪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直到第二天卡米尔找上门丹尼尔才发现哪里出了问题,他记得他昨天明明没有给雷狮和卡米尔准备月饼,可是雷狮却变成了兔子,而且今天还没有变回来。


丹尼尔认真的回想了一下,又叫小机器人调出当天的画面。罪魁祸首似乎没有半点隐藏的意思,正大光明的给月饼加完料后朝摄像头吐了吐舌头,丹尼尔捂住脸,回头对着卡米尔怀里的兔子说了声抱歉。


“小黑洞给你们添麻烦了,虽然我知道他用的是我做的药,但他到底朝里面加了什么东西我现在还看不出来,所以暂时委屈你了。等我抓到小黑洞,一定会让他当面给你道歉。”


小黑洞喜欢和丹尼尔做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对这个立志于做坏人的小孩,卡米尔也不好说什么,雷狮则因为语言不通,没有发表言论的能力。礼貌性的道完谢后,卡米尔抱着雷狮准备离开。


哪知,刚一出丹尼尔家门,怀里的兔子就不安分起来,有力的后腿一蹬一蹬的,似乎想从卡米尔怀里下去。


“大哥,别闹!”看着自己怀里到地上的距离,卡米尔不禁低喝出声。即使是带点训斥的口吻,卡米尔的声音也足够柔和,可怀里一直在动的兔子却浑身一僵,过了一会似乎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小脑袋一点一点转抬起,一双红通通的眼镜盯着卡米尔,带着点怀疑,带着点惊讶。


卡米尔也被盯的一愣,随后他顺了顺兔子牌雷狮的白毛,温声解释,“哥哥你离地面太高了,虽然我知道你很强大,但我还是不希望你冒险,我会担心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雷狮变成了兔子,很多以前不敢说的话卡米尔现在都一点一点的表达了出来,也许是潜意识里认为变成了兔子的雷狮相对来说比较弱小,又也许认定了对方这个身体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呆在自己怀里,有些话就算雷狮不想听他也没办法不听,卡米尔意外变得大胆起来。


果然,听了卡米尔的话之后,兔子挣扎的更厉害了,雷狮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这次他没再犹豫,双腿用力一蹬,卡米尔下意识的松手。兔子落地后很快消失在草丛中,卡米尔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眼中莫名有些失落。


丹尼尔被卡米尔连续烦了几天,每天早中晚准时报到,询问是否做出了解药。哪怕脾气再好,丹尼尔也被烦得不行,想要雷狮的血液标本做化验却又被卡米尔以各种借口推脱。直到丹尼尔反复询问,卡米尔才不得不说出实情。


“什么?雷狮不见了?那天你们不还好好的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丹尼尔的印象里,雷狮和卡米尔是一对很要好的兄弟,让他相信金和格瑞会吵架,他都不相信雷狮能和卡米尔吵起来。


卡米尔低着头,把帽子往下拉了一点,“是我不好,惹哥哥生气了。”


“......”


丹尼尔摇了摇头,召来了一只小机器人,“总而言之,还是先把雷狮找到吧,他现在可不比以前,随随便便一个人都可以把他抓住。”


听到这,卡米尔也急了,在他的记忆里,雷狮是最强大的存在,今天突然被丹尼尔提醒,他才意识到雷狮现在的状态不过是一只可以任人宰割的兔子。连续几天的恐慌一齐涌上心头,卡米尔猛的抓住丹尼尔的袖子,如水洗过的蓝色瞳孔里满是坚定,“那就拜托丹尼尔先生了,我也会努力去找到大哥的!”


卡米尔听到丹尼尔传来雷狮的消息的时候,心里立即松了口气,可他赶到丹尼尔所说的地方的时候,那里却什么也没有。


“大哥。”


“大哥。”


卡米尔有些着急,经过丹尼尔的提醒,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即使这几天帕洛斯一直让他安心,可卡米尔一想到自家大哥天不怕地不怕的拽样,如果雷狮真的碰到了什么事,他绝对不会退缩,然而一只兔子也做不了什么啊。


就在卡米尔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晃的时候,他的腿突然被一个什么软软的东西碰了碰。刚开始他没有在意,可脚下那只小东西一直碰啊碰,甚至还用爪子挠他的裤腿。


卡米尔终于低下头,而他脚边的小东西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长长的毛绒绒的耳朵抖动几下,后腿撑起身子,用两只前爪洗了个脸,然后才慢条斯理的拍了拍卡米尔的裤腿,往某个方向跳了几步,转头用红通通的眼睛盯着卡米尔看。


一人一兔在林子里绕了半天,总算到达了目的地,卡米尔看着面前兔子聚会的场面,有那么一瞬间回到中秋节那天晚上的错觉。


被一群兔子警惕的盯着,卡米尔莫名有些不自在,他压了压帽檐,低声问道,“大哥,你在吗?”


脚下的兔群慢慢分出一条路,卡米尔看着尽头昂首挺胸坐在一个草垫上的兔子,嘴角拉开一个微笑的弧度。

“大哥,我们回去吧。”

end








以下纯属个人恶趣味



变兔子二三事

#论语言相通的重要性#

又是一天午饭时间,雷狮牌兔子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胡萝卜和大白菜,再看向坐在一旁的卡米尔碗里的饭菜,内心是十分的崩溃了,天知道他虽然变成了兔子,但不是真的兔子啊,就算兔子不能喝啤酒,但作为一个正常人,他需要肉!

然而卡米尔不知道为什么完全没有get到自家大哥的内心思想,他看着雷狮半天不动嘴,疑惑的歪了下头,“大哥,菜不和胃口吗?”

雷狮双眼一亮,刚想点头,听见卡米尔下一句话之后就呆住了,“可是这刚摘下来没多久的,很新鲜,如果大哥还不满意的话,就得去种植园去吃了。”

雷狮:“.......”

好不容易雷狮做好心理建设,抱着胡萝卜啃了几口,啃着啃着,他又把目光移到卡米尔面前。

卡米尔察觉到雷狮直勾勾的目光,内心微叹了口气。

“大哥,你现在是不能喝啤酒的。”

听到啤酒,雷狮僵硬了一瞬(偷酒后心虚),而后他反应过来,卡米尔指的是桌上那瓶。











可是卡米尔并不怎么喜欢喝啤酒,为什么桌上会有一瓶酒呢?

end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