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攵

每天都在跟时间战斗

动物的领地意识

狮王雷x饲养员卡
#总有人在暗中偷窥我#
#狮王的小心机#
#雷总的正确饲养方法#
因为职业需要会有ooc,emmmm.....见谅
很久没动笔了,脑袋都锈了嘤




1
最近卡米尔总感有人在跟踪他,对方那种强烈到不容忽视的视线他想无视都不行,可是每当他仔细寻找的时候,却总找不到对方的踪迹,就好像这一切都是他的幻觉,是他最近没休息好产生的错觉而已。
“卡米尔,怎么了吗?”
一道金色的身影扑过来趴在卡米尔肩上,金等了一会,却发现自己这个同事兼好友并没有同往常一样把他推开,他疑惑的歪着脑袋,伸出爪子在好友眼前晃了晃。
咦?还是没动静,不会傻了吧?
金瞬间慌了,下意识朝自己身后看去,果然,一只形体修长健壮的雪狼正慢悠悠的缀在他身后。见状,金内心安定下来,朝雪狼招了招手,语气里的担忧着急不加掩饰,“格瑞,快来看看,卡米尔他怎么了?”
听到金的召唤,雪狼别扭的挠了挠地,但还是迈开四肢,小跑了过去。
他只是懒得换饲主而已,并不是担心他更不是不关心这个人类!
这么想着,雪狼的速度更快了,几乎几秒冲到金面前,雪狼蹲在金面前,等着对方的指示。
“格瑞,快看看卡米尔怎么了。”金从卡米尔身上下来,虽然着急,但也很小心没有很大的动作。
雪狼快速翻了个和他优雅外表不符的白眼,这个人一看就是在发呆,能有什么事,而且,人类的事情不是应该找其他的人类吗,找他有什么用。虽然想是这么想,雪狼的内心还是因为金对他的信赖和依靠柔软起来,闪着坚定目光的独特的紫罗兰色眼瞳也露出温柔的色彩。
而这个时候,卡米尔却浑身一僵,他感觉到了,那种侵略感十足的目光,就好像他已经被对方锁定,随时都可能被抓住被撕碎的危险。
卡米尔的心情金是半点都感觉不到,但格瑞却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比如某道不可忽视的目光,再比如空气中属于别的生物的气息。格瑞用脑袋顶了顶金,然后循着气味走过去。
如芒在背的目光终于消失,卡米尔松了口气,刚回过神来就被面前晶亮的眼睛吓了一跳。
金蹲在卡米尔面前,经过格瑞的提醒,他总算发觉自己这个好友只是在发呆,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格瑞不知道去了哪里,金刚好也没什么事,就准备呆在这等着好友回神。
卡米尔的眼睛终于动了一下,只是因为长时间睁着眼,他的眼睛有点干涩。卷翘的睫毛随着眼皮上下翻飞,天空般湛蓝的眼眸渐渐有了焦距。
“金?”卡米尔愣了一下。他看了看四周,毫不意外的发现格瑞就蹲在不远处,对上他的目光后狼狈的瞥开眼,显然之前一直盯着他这边。而金,则蹲在他面前,看样子似乎蹲了很久了。
卡米尔站起身,朝金伸出手,“起来吧。”他还有很多工作没完成,至于那个在暗中窥伺的人,既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麻烦的话,暂时就不要管了吧。这样想着,卡米尔眼底闪过一抹幽光,明亮的眼睛也暗了一瞬。
金抬起脑袋,略带婴儿肥的脸皱在一起,可怜兮兮的说,“我的腿......好像麻了。”
卡米尔:......
少年无奈的弯下腰,将白皙修长的手放在金眼前,温声道,“把手给我。”
蹲在地上的金发少年两眼放光,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朝面前的手抓去。
“嗷呜!”
一声狼嚎来的猝不及防,卡米尔只觉得眼前一花,等他定神,只见原本金蹲着的地方趴着一个金色的毛茸茸的物体,而金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卡米尔愣了愣,莫名想到了几个月前金跟他透露的消息。
虽然不清楚本该重点保护的“珍惜物种”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但作为一名优秀的饲养员,卡米尔还是决定,尝试着把它送回去。
卡米尔给专门负责这件事的同事打了个电话,问好了安置地后,继续盯着霸占自己位置的某珍稀动物。
也许他应该好好想想,该如何在不惊动它的情况下把这么个庞然大物挪去几百米以外的笼子里。
少年低头敛目,双手无意识搅着围巾。突然,一道锐利的目光打断卡米尔的沉思,他警觉的抬起头,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面前这位百兽之王换了个位置。四目相对,卡米尔恍然看到了无尽的星空,顺着那闪烁的星光探寻,深邃的夜空望不到底,迷雾的朦胧间吞噬神魂。
卡米尔湛蓝的眼睛有一瞬间的迷离,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卡米尔脸上还带着一丝狼狈,他尝试着抬手,天空般的眸子紧盯着眼前紫色的竖瞳,他原以为驯服这只高傲美丽的兽就算不经历一番苦战也不会很容易,可事情顺利的出乎意料,卡米尔眨了眨眼,他的手也在这时成功摸到了浓密顺滑的皮毛。
金毛的狮子慵懒的趴在地上,一双眼舒服的眯起,尾巴时不时摆一下,全然一副放松的样子。在他身前,卡米尔被他占有似的圈在中央,过一会抬起爪子这指指那指指,大爷的让对方给自己顺毛,那理直气壮的态度,那高傲嚣张的动作,丝毫没有成为笼中兽的自觉,一举一动尽显王者风范。

2
“卡米尔,你能过来一下吗?这头狮子精神不是特别好,能不能麻烦你?”
“好。”
“卡米尔qwq,过来帮帮忙,雷狮好像有点厌食,我一个人搞不定,嘤。”
“马上,我给佩利喂完吃的就过来。”
“卡卡~我需要你的帮助~”
“......马上。”
“卡~啊!米尔、救命!”
“......我就在你身后。”
“啊,哈哈,哈,雷老大就交给你了,爱你哦~”
卡米尔面无表情的目送同事落荒而逃,回过头,一张放大版的毛茸茸的脸扑到面前,卡米尔淡定的抬手,仅一个动作就拦住了对方,他无视那双眼睛中的委屈和欣喜,偏头朝雷狮身后望去。
一片狼籍,要说雷狮不是故意的,一餐不给卡米尔吃甜食他都不信,看着自觉缩到角落力图把存在感降到最低的某狮王,卡米尔有一种有气无处发的感觉。
“既然你不想吃东西的话,那今天就都别吃了吧。”淡定的说完,卡米尔也懒得去处理那一看就知道是故意弄出来的混乱,转身大铁门一关,也不走就静静的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刚好可以看到室内所有地方恰好雷狮又够不着的距离。
卡米尔丝毫不担心对方能不能理解他的话,几乎每天被叫过来看某狮子,卡米尔已经充分认识到了对方的聪明程度,哪怕他不想承认,但雷狮的行为举止却不容辩驳。
笼子里,雷狮怏怏的趴在离卡米尔最近的地方,圆圆的耳朵委屈的耷拉着,身后的尾巴也晃的有气无力,整头狮子跟病了一样,要不是卡米尔之前看到他活蹦乱跳的样子,也许真会被骗过去。
可惜的事,这招雷狮已经用过很多遍了。
卡米尔随手拿过一本书,眼不见心不烦。
见状,雷狮有些烦躁的站起身,在铁门边来回走了几步,还没等他想出点什么,他的耳朵抖动了几下,紫色的眼中闪过一抹幽光,转了个身,后背对着铁门,默默的趴在地上。
不一会,一道清脆的声音在这个不大的房内响起,“咦,卡米尔?又是你在这啊。”金色头发的少年站在门外探了探头,见房内只有卡米尔一个人后蹦跳的走进门,蹲在卡米尔身边,好奇的打量着铁门边的狮王。在他的身后,一只雪狼迈着优雅轻盈的步伐慢悠悠走出,在看到金的招呼后,不耐烦小跑了几步,然后伸爪子扒了扒金的手臂,硬生生插在金和卡米尔之间蹲下。
卡米尔诧异的看了雪狼一眼,抿了抿嘴,但却没有说什么。
这雪狼的脾性有点古怪,当初下面的人把他交过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可以近他的身,本来他们都以为这只雪狼活不下去,可之后没过几天,金笑嘻嘻的揽过了照顾雪狼的活。想来也很奇怪,这只雪狼好像认定了金一样,不管金在哪都要跟着,笼子上的锁对他来说没有半点作用,也幸好他只盯着金,对其他人半点兴趣也没有。不得已,在金的央求下,园长同意雪狼在不威胁其他人的情况下跟着金,但同时,金晚上必须睡在动物园内,在金外出期间,雪狼也必须待在笼子里。如此约法三章下,金和雪狼这对奇怪的组合也成了动物园里的一道风景。
“卡米尔,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金指着趴着的雷狮,眼里有些微的担忧。
卡米尔抬眼瞅了瞅不远处支棱着耳朵的某狮子,手上的书又翻了一页,“没事,大概是吃撑了不舒服吧。”
雷狮:......
格瑞:......
金听到好友的话,嚯的站了起来,他拍了拍雪狼的头,急匆匆往铁门那边走,边走边说,“吃撑了?那还不运动运动,他现在是不是很难受,肯定超级难受吧,看,他都难受的趴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了,卡米尔,没想到你居然会做出这种事,你怎么可以虐待他!”
卡米尔:......
雷狮:......
走到铁门边,金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钥匙,他朝呆楞的卡米尔伸出手,示意了一下,然而卡米尔并没有理解他要干什么。
“钥匙啊,你忍心看着他就这样死掉吗?”金焦急的走来走去,他想碰一下雷狮,安慰一下对方,但是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伸进铁笼里的手又收了回来。
卡米尔:......
“金,你大学学的什么专业?”过了几秒钟,卡米尔才幽幽说出这句话。
金一个健步冲到卡米尔面前,说话声音都带着急切,“都这时候了,你还要问我学的什么专业,你难道就忍心看着雷狮这么难受吗?”
默默的咽下即将脱口而出的“忍心”两个字,卡米尔算是彻底的了解到自己这个好友死脑筋的性格,他如果不解释的话,金估计会一直揪着这件事不放。
简单的解释了几句,卡米尔再次问出他的疑问。
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声音虽然小,但卡米尔还是听到了他说的两个字。

3
“所以说,我觉得雷狮应该是不喜欢他的饲养员。”金说完,随手撸了一把身边雪狼的毛发。雪狼反抗的低声呜咽,却没有甩开头顶上的手。
“但我也不是每次都有空啊。”
金摊了摊手,无所谓的说道,“要不,你两换一下?看样子雷老大更喜欢和你呆一起。”
卡米尔迟疑了一会,这时,安静趴在一边的雷狮动了,他抬起前爪搭在卡米尔膝上,紫水晶剔透的眼睛静静的和卡米尔对视。
“你看,雷狮也希望你能照顾他。”金一拍手,兴奋的说。
卡米尔:......
“不过,雷老大的毛看上去好绒好好摸的样子,卡米尔,我能默默看吗?”话虽然这样说,金的手早就探了过去。
然而他还没有够到,一张狼嘴叼住了他的手腕。雪狼的力度不大,尖锐的牙齿被舌头包裹,金敏感的颤了颤,雪狼湿乎乎的呼吸带着热气拂过手腕,金手臂上泛起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他挣了挣,雪狼随即松了口,只是在金收回手的时候感觉腕上被舔了一下,很轻很快的一下,让金一度以为这是错觉。
卡米尔迟疑了很久,雷狮的爪子一直搭在他膝盖上,眼睛始终看着卡米尔,无声的坚持着。
最终,卡米尔握住了雷狮的爪子。长久保持一个姿势,雷狮在卡米尔握住他爪子的瞬间抖了一下,但很快,他调整好了动作,任由卡米尔牵拉触碰。
“那我试着跟他说说。”
闻言,低头和雪狼玩闹的金抬起头,冲卡米尔扬起灿烂的笑,“这才对嘛。”
在卡米尔和金没有注意到角度,雷狮和格瑞交换了一个眼神,两兽心照不宣。

4
很久没有的那种窥伺感再一次盯上卡米尔,只是这次,对方好像更加明目张胆,卡米尔可以明显感觉到对方离自己很近,可是,他身边除了一头狮子,也没有其他什么人。
难道......卡米尔回头看了看身后跟着的某兽,称霸草原的王者此时乖顺的跟小猫一样跟在身后,慢悠悠晃着步伐。
似乎感觉到了卡米尔的目光,狮子头上毛茸茸的耳朵抖了抖,紫色的眼睛静静的和卡米尔对视,似乎在问,出了什么事。
卡米尔怔了下,随即又晃了下头,也许只是他多心了,卡米尔想。
回到家,卡米尔带着雷狮来到早就准备好的房间,已经很晚了,他困的不行,只想回到自己床上好好睡一觉。可是看着雷狮紧绷的肌肉和锐利的眼神,卡米尔还是强打起精神,一点一点的为对方介绍那些东西的用途。
也许是雷狮表现的太过聪明,卡米尔下意识将对方当作和自己一样的人类。各种东西都被他示范性的用了一遍,卡米尔再看向雷狮,却发现对方都没往他手里看一眼,那双紫色的眼睛紧盯着他,冷而沉的目光投注在他身上,却无端让人觉得安心。
卡米尔不知道自己是失落多一些还是高兴多一些,对方只是只普通的兽类,这样的结论让他有些烦躁。
“你好好在这休息吧。”卡米尔疲惫的揉了揉额,最近动物园的事很多,他已经很累了。
雷狮趴在卡米尔为他准备好的毯子上,幽深的双眼静静的看着面前瘦弱到弱不禁风的少年,看着少年仔细的告诉他如何使用那些专门为他准备的东西,直到卡米尔说好好休息,起身离开,雷狮才慢悠悠的站起来,轻轻的跟在这个随时都可能睡去的少年身后。
卡米尔一点都没有发现跟在他身后随着他进房的狮子,他的脑袋几乎混成一团浆糊,除了最本能的走到自己的卧室睡觉,其他的他都没有思考的能力。第二天早上他起来的时候还有一瞬间的懵,眼睛和雷狮沉静的紫眸对视,他完全记不起昨晚他到底做了什么。

5
“啊,卡米尔!”
金发少年开心的挥着手,招呼着卡米尔过去,在他的身后,伪装过的雪狼以一种守护者的姿态,警惕的环伺周围,默默的保护着属于他的宝物。
被叫到名字的少年抿了下唇,不自在的把帽子往下压了压,他不是特别喜欢去人多的地方,相较于人,其实他更喜欢和动物们相处。只是当时金哀求的眼神......卡米尔的朋友不多,他不是特别擅长与人交往,冷淡的眼神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使得他看上去十分的不好相处,当初要不是金不管不顾的缠着他,卡米尔身边连一个人可以交谈的朋友都没有,这也使他格外珍惜金这个来之不易的友谊,因此即使不是特别喜欢,他还是答应了金,一起去游乐场。
这次雷狮没有跟着,雷狮不像格瑞可以伪装成狗,他的体型太大,而且到动物园的时间不长,园长也不舍得将他放出来。
金是个闲不住的人,他拉着卡米尔在游乐场上蹿下跳,一会说坐云霄飞车,一会说去鬼屋,两人这里逛逛那里晃晃,很快就把游乐场转了个遍。
“哈,好久没这么玩过了,真开心,谢谢你啊,卡米尔,陪我过来。”
金摊在长椅上,天空般的眼睛却是亮闪闪的,脸上也带着轻松的笑容。
仿佛被感染了一般,卡米尔不自觉勾起一抹浅笑,和金发少年同色的眼睛微眯,显然是认同了少年的话。
突然,金像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激动的坐直了,“啊,对了,既然都到这来了,那就去那家店看看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卡米尔很喜欢吃甜食对吧,那一家的甜食可以很出名的哦,可不能错过。”
“走走走,迟了那里关门了就晚了,格瑞,快跟上!”边说着,金一把拉住卡米尔放在身侧的手,边招呼还在原地看什么的雪狼。
卡米尔无奈的拂了下额,抬眼确认的看了一下天色。
现在好像还是......中午吧?哪家店关门关这么早......
吃过甜点,又在路上逛了逛,在金的再三挽留下,卡米尔还是拒绝了金的邀请,决定回去自己弄点吃的。
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金的朋友那么多却没人陪他出来玩了,金的好奇心太重,不管看到什么都想要去瞅一瞅,就算之前见过,他还是像选择失忆一样,继续去看。格瑞估计知道他的习惯,仗着动物的体力超常,跟在金身后一步不落,这下可怜了不是特别喜欢外出以至于体力弱一点的卡米尔,勉强跟在金身后,时不时需要那一人一狼停下来等他。
回到家,卡米尔摸出钥匙,刚准备开门,就听见一声不属于这个地方的吼叫。
熟悉的狮吼仿佛夹杂了一些卡米尔猜不透的情绪,卡米尔回过头,身姿矫健的狮子缓缓从拐角阴影处走了出来。

6
给自己准备好晚餐,顺便帮某越狱的狮子也准备的一份,但是显然,野性未除的狮王对已经处理好的食物兴趣不大,撕了一小块肉尝了一下后就再没碰过。
“抱歉,我这没有你的食物。”发现后卡米尔安抚的摸了下狮子顺滑的毛,郑重其事的道歉。
回应他的,是手心里温热粗糙的温度,金毛狮子两只毛茸茸的前爪收起锋利的锐齿,搭在卡米尔膝上,大脑袋和卡米尔贴的很近。
再次和狮子如此接近,而且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卡米尔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他就放松下来,只是暗自提高警惕,以免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
雷狮仿佛没有注意到卡米尔的不自然,脑袋在卡米尔身上乱拱乱蹭,这里嗅嗅,那里闻闻,碰到卡米尔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还会伸出舌头舔一舔。卡米尔在意识到他这种圈地盘的行为后很无奈,但到底对他没有恶意,而且正相反,从这可以看出雷狮是极喜欢他的,虽然早就知道,可卡米尔没想到雷狮对他好感度这么高。
一阵风从开着的窗户吹进来,卡米尔觉得有点冷。低下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雷狮已经把他的衣服下摆蹭到了腰上,肚子那一块湿漉漉的,显然都被雷狮关照到了,而且看那个架势,对方还有更进一步的趋势。
卡米尔赶紧推开狮子的大脑袋,务必解救自己岌岌可危的胸口,为此,某只占尽便宜的狮子还不死心的低吼了几声,待看到卡米尔坚定的眼神,最终放弃了,从卡米尔身上跳了下来。
总算找到机会在自己的所有物身上做了标记,还把其他乱七八糟的人的气味掩盖了下去。雷狮表示今天很满足,至于所有物背着他偷偷出去跟别的人接触什么的,这笔帐先欠着。


end(没毛病

评论(2)

热度(103)